北齊書:之 - 卷四(李百药)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49875.html 北齐书原文:  文宣  显祖文宣皇帝,讳洋,字子进,高祖第二子,世宗之母弟。后初孕,每夜有赤 光照室,后私尝怪之。初,高祖之归尔朱荣,时经危乱,家徒壁立,后与亲姻相对, 共忧寒馁。帝时尚未能言,欻然应曰“得活”,太后及左右大惊而不敢言。及长, 黑色,大颊兑下,鳞身重踝。不好戏弄,深沉有大度。晋阳曾有沙门,乍愚乍智, 时人不测,呼为阿秃师。帝曾与诸童共见之,历问禄位,至帝,举手再三指天而已, 口无所言。见

北齊書:之 - 卷四(李百药)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2:24:05   

导读:北齐书原文:  文宣  显祖文宣皇帝,讳洋,字子进,高祖第二子,世宗之母弟。后初孕,每夜有赤 光照室,后私尝怪之。初,高祖之归尔朱荣,时经危乱,家徒壁立,后与亲姻相对, 共忧寒馁。帝时尚未能言,欻然应曰“得活”,太后及左右大惊而不敢言。及长, 黑色,大颊兑下,鳞身重踝。不好戏弄,深沉有大度。晋阳曾有沙门,乍愚乍智, 时人不测,呼为阿秃师。帝曾与诸童共见之,历问禄位,至帝,举手再三指天而已, 口无所言。见

原文:

  文宣

  显祖文宣皇帝,讳洋,字子进,高祖第二子,世宗之母弟。后初孕,每夜有赤 光照室,后私尝怪之。初,高祖之归尔朱荣,时经危乱,家徒壁立,后与亲姻相对, 共忧寒馁。帝时尚未能言,欻然应曰“得活”,太后及左右大惊而不敢言。及长, 黑色,大颊兑下,鳞身重踝。不好戏弄,深沉有大度。晋阳曾有沙门,乍愚乍智, 时人不测,呼为阿秃师。帝曾与诸童共见之,历问禄位,至帝,举手再三指天而已, 口无所言。见者异之。高祖尝试观诸子意识,各使治乱丝,帝独抽刀斩之,曰: “乱者须斩。”高祖是之。又各配兵四出,而使甲骑伪攻之。世宗等怖挠,帝乃勒 众与彭乐敌,乐免胄言情,犹擒之以献。后从世宗行过辽阳山,独见天门开,余人 无见者。内虽明敏,貌若不足,世宗每嗤之,云:“此人亦得富贵,相法亦何由可 解。”唯高祖异之,谓薛琡曰:“此儿意识过吾。”幼时师事范阳卢景裕,默识过 人,景裕不能测也。天平二年,授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左光禄大夫、 太原郡开国公。武定元年,加侍中。二年,转尚书左仆射、领军将军。五年,授尚 书令、中书监、京畿大都督。

  武定七年八月,世宗遇害,事出仓卒,内外震骇。帝神色不变,指麾部分,自 脔斩群贼而漆其头,徐宣言曰:“奴反,大将军被伤,无大苦也。”当时内外莫不 惊异焉。乃赴晋阳,亲总庶政,务从宽厚,事有不便者咸蠲省焉。冬十月癸未朔, 以咸阳王坦为太傅,潘相乐为司空。十一月戊午,吐谷浑国遣使朝贡。梁齐州刺史 茅灵斌、德州刺史刘领队、南豫州刺史皇甫慎等并以州内属。十二月己酉,以并州 刺史彭乐为司徒,太保贺拔仁为并州刺史。

  八年春正月庚申,梁楚州刺史宋安顾以州内属。辛酉,魏帝为世宗举哀于东堂。 梁定州刺史田聪能、洪州刺史张显等以州内属。戊辰,魏诏进帝位使持节、丞相、 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大行台、齐郡王,食邑一万户。甲戌,地豆于国遣使 朝贡。三月辛酉,又进封齐王,食冀州之渤海长乐安德武邑、瀛州之河间五郡,邑 十万户。自居晋阳,寝室夜有光如昼。既为王,梦人以笔点己额。旦以告馆客王昙 哲曰:“吾其退乎?”昙哲再拜贺曰:“王上加点,便成主字,乃当进也。”夏五 月辛亥,帝如邺。甲寅,进相国,总百揆,封冀州之渤海长乐安德武邑、瀛州之河 间高阳章武、定州之中山常山博陵十郡,邑二十万户,加九锡,殊礼,齐王如故。 魏帝遣兼太尉彭城王韶、司空潘相乐册命曰:

  於戏!敬听朕命:夫惟天为大,列晷宿而垂象;谓地盖厚,疏川岳以阜物。所 以四时代序,万类骈罗,庶品得性,群形不夭。然则皇王统历,深视高居,拱默垂 衣,寄成师相,此则夏伯、殷尹竭其股肱,周成、汉昭无为而治。顷者天下多难, 国命如旒,则我建国之业将坠于地。齐献武王奋迅风云,大济艰危,爰翼朕躬,国 为再造,经营庶土,以至勤忧。及文襄承构,愈广前业,康邦夷难,道格穹苍。王 纵德应期,千龄一出,惟几惟深,乃神乃圣,大崇霸德,实广相猷。虽冥功妙实, 藐绝言象,标声示迹,典礼宜宣。今申后命,其敬虚受。

  王抟风初举,建旟上地,庇民立政,时雨滂流,下识廉耻,仁加水陆,移风易 俗,自齐变鲁,此王之功也。仍摄天台,总参戎律,策出若神,威行朔土,引弓窜 迹,松塞无烟,此又王之功也。逮光统前绪,持衡匡合,华戎混一,风海调夷,日 月光华,天地清晏,声接响随,无思不偃,此又王之功也。逖矣炎方,逋违正朔, 怀文曜武,授略申规,淮楚连城,漼然桑落,此又王之功也。关、岘衿带,跨蹑萧 条,肠胃之地,岳立鸱跱,偏师才指,涣同冰散,此又王之功也。晋熙之所,险薄 江雷,迥隔声教,迷方未改,命将鞠旅,覆其巢穴,威略风腾,倾慑南海,此又王 之功也。群蛮跋扈,世绝南疆,摇荡边垂,亟为尘梗,怀德畏威,向风请顺,倾陬 尽落,其至如云,此又王之功也。胡人别种,延蔓山谷,酋渠万族,广袤千里,凭 险不恭,恣其桀黠,有乐淳风,相携叩款,粟帛之调,王府充积,此又王之功也。 茫茫涉海,世敌诸华,风行鸟逝,倏来忽往,既饮醇醪,附同胶漆,毛裘委仞,奇 兽衔尾,此又王之功也。秦川尚阻,作我仇雠,爰挹椒兰,飞书请好,天动其衷, 辞卑礼厚,区宇乂宁,遐迩毕至,此又王之功也。江阴告祸,民无适归,萧宗子弟, 尚相投庇,如鸟还山,犹川赴海,荆江十部,俄而献割,乘此会也,将混朱方,此 又王之功也。天平地成,率土咸茂,祯符显见,史不停笔,既连百木,兼呈九尾, 素过秦雀,苍比周乌,此又王之功也。搜扬管库,衣冠获序,礼云乐云,销沉俱振, 轻徭彻赋,矜狱宽刑,大信外彰,深仁远洽,此又王之功也。王有安日下之大勋, 加以表光明之盛德,宣赞洪猷,以左右朕言。昔旦、奭外分,毛、毕入佐,出内之 任,王宜总之。

  人谋鬼谋,两仪协契,锡命之行,义申公道。以王践律蹈礼,轨物苍生,圆首 安志,率心归道,是以锡王大路、戎路各一,玄牡二驷。王深重民天,唯本是务, 衣食之用,荣辱所由,是用锡王衮冕之服,赤舄副焉。王深广惠和,易调风化,神 祗且格,功德可象,是用锡王轩悬之乐,六佾之舞。王风声振赫,九域咸绥,远人 率俾,奔走委赆,是用锡王朱户以居。王求贤选众,草莱以尽,陈力就列,罔非其 人,是用锡王纳陛以登。王英图猛概,抑扬千品,毅然之节,肃是非违,是用锡王 武贲之士三百人。王兴亡所系,制极幽显,纠行天讨,罪人咸得,是用锡王鈇钺各 一。王鹰扬豹变,实扶下土,狼顾鸱张,罔不弹射,是用锡王彤弓一、彤矢百、卢 弓十、卢矢千。王孝悌之至,通于神明,率民兴行,感达区宇,是用锡王秬鬯一卣, 珪瓒副焉。往钦哉。其祗顺往册,保弼皇家,用终尔休德,对扬我太祖之显命。

  魏帝以天人之望有归,丙辰,下诏曰:

  三才剖判,百王代兴,治天静地,和神敬鬼,庇民造物,咸自灵符,非一人之 大宝,实有道之神器。昔我宗祖应运,奄一区宇,历圣重光,暨于九叶。德之不嗣, 仍离屯圮,盗名字者遍于九服,擅制命者非止三公,主杀朝危,人神靡系,天下之 大,将非魏有。赖齐献武王奋扬灵武,克剪多难,重悬日月,更缀参辰,庙以扫除, 国由再造,鸿勋巨业,无德而称。逮文襄承构,世业逾广,迩安远服,海内晏如, 国命已康,生生得性。迄相国齐王,纬文经武,统兹大业,尽睿穷几,研深测化, 思随冥运,智与神行,恩比春天,威同夏日,坦至心于万物,被大道于八方,故百 僚师师,朝无秕政,网疏泽洽,率土归心。外尽江淮,风靡屈膝,辟地怀人,百城 奔走,关陇慕义而请好,瀚漠仰德而致诚。伊所谓命世应期,实抚千载。祯符杂遝, 异物同途,讴颂填委,殊方一致,代终之迹斯表,人灵之契已合,天道不远,我不 独知。朕入纂鸿休,将承世祀,籍援立之厚,延宗社之算,静言大运,欣于避贤, 远惟唐、虞禅代之典,近想魏、晋揖让之风,其可昧兴替之礼,稽神祇之望?今便 逊于别宫,归帝位于齐国,推圣与能,眇符前轨。主者宣布天下,以时施行。

  又使兼太尉彭城王韶、兼司空敬显俊奉册曰:

  咨尔相国齐王:夫气分形化,物系君长,皇王递兴,人非一姓。昔放勋驭世, 沉璧属子;重华握历,持衡拥璇。所以英贤茂实,昭晰千古,岂盛衰有运,兴废在 时,知命不得不授,畏天不可不受。是故汉刘告否,当涂顺民,曹历不永,金行纳 禅,此皆重规袭矩,率由旧章者也。

  我祖宗光宅,混一万宇。迄于正光之末,奸孽乘权,厥政多僻,九域离荡。永 安运穷,人灵殄瘁,群逆滔天,割裂四海,国土臣民,行非魏有。齐献武王应期授 手,凤举龙骧,举废极以立天,扶倾柱而镇地,剪灭黎毒,匡我坠历,有大德于魏 室,被博利于苍生。及文襄继轨,诞光前业,内剿凶权,外摧侵叛,遐迩肃晏,功 格上玄。王神祇协德,舟梁一世,体文昭武,追变穷微。自举迹藩旟,颂歌总集, 入统机衡,风猷弘远。及大承世业,扶国昌家,相德日跻,霸风愈邈,威灵斯畅, 则荒远奔驰,声略所播,而邻敌顺款。以富有之资,运英特之气,顾眄之间,无思 不服。图谍潜蕴,千祀彰明,嘉祯幽秘,一朝纷委,以表代德之期,用启兴邦之迹, 苍苍在上,照临不远。朕以虚昧,犹未逡巡,静言愧之,坐而待旦。且时来运往, 妫舜不暇以当阳,世革命改,伯禹不容于北面,况于寡薄,而可踟蹰。是以仰协穹 昊,俯从百姓,敬以帝位式授于王。天禄永终,大命格矣。于戏!其祗承历数,允 执其中,对扬天休,斯年千万,岂不盛欤!

  又致玺书于帝,遣兼太保彭城王韶、兼司空敬显俊奉皇帝玺绶,禅代之礼一依 唐虞、汉魏故事。又尚书令高隆之率百僚劝进。戊午,乃即皇帝位于南郊,升坛柴 燎告天曰:

  皇帝臣洋敢用玄牡昭告于皇皇后帝:否泰相沿,废兴迭用,至道无亲,应运斯 辅。上览唐、虞,下稽魏、晋,莫不先天揖让,考历终归。魏氏多难,年将三十, 孝昌已后,内外去之。世道横流,苍生涂炭。赖我献武,拯其将溺,三建元首,再 立宗祧,扫绝群凶,芟夷奸宄。德被黔黎,勋光宇宙。文襄嗣武,克构鸿基,功浃 寰宇,威陵海外,穷发怀音,西寇纳款,青丘保候,丹穴来庭,扶翼危机,重匡颓 运,是则有大造于魏室也。

  魏帝以卜世告终,上灵厌德,钦若昊天,允归大命,以禅于臣洋。夫四海至公, 天下为一,总民宰世,树之以君,既川岳启符,人神效祉,群公卿士,八方兆庶, 佥曰皇极乃顾于上,魏朝推进于下,天位不可以暂虚。遂逼群议,恭膺大典。猥以 寡薄,托于兆民之上,虽天威在颜,咫尺无远,循躬自省,实怀祗惕。敬简元辰, 升坛受禅,肆类上帝,以答万国之心,永隆嘉祉,保祐有齐,以被于无穷之祚。

  是日,京师获赤雀,献于南郊。事毕,还宫,御太极前殿。诏曰:“无德而称, 代刑以礼,不言而信,先春后秋。故知恻隐之化,天人一揆,弘宥之道,今古同风。 朕以虚薄,功业无纪。昔先献武王值魏世不造,九鼎行出,乃驱御侯伯,大号燕、 赵,拯厥颠坠,俾亡则存。文襄王外挺武功,内资明德,纂戎先业,辟土服远。年 逾二纪,世历两都,狱讼有适,讴歌斯在。故魏帝俯遵历数,爰念褰裳,远取唐、 虞,终同脱屣。实幽忧未已,志在阳城,而群公卿士,诚守愈切,遂属代终,居于 民上,如涉深水,有眷终朝。始发晋阳,九尾呈瑞,外坛告天,赤雀效祉。惟尔文 武不贰心之臣,股肱爪牙之将,左右先王,克隆大业,永言诚节,共斯休祉。思与 亿兆,同始兹日,其大赦天下。改武定八年为天保元年。其百官进阶,男子赐爵, 鳏寡六疾,义夫节妇,旌赏各有差。”

  己未,诏封魏帝为中山王,食邑万户;上书不称臣,答不称诏,载天子旌旗, 行魏正朔,乘五时副车;封王诸子为县公,邑一千户;奉绢万匹,钱千万,粟二万 石,奴婢二百人,水碾一具,田百顷,园一所。诏追尊皇祖文穆王为文穆皇帝,妣 为文穆皇后,皇考献武王为献武皇帝,皇兄文襄王为文襄皇帝,祖宗之称,付外速 议以闻。辛酉,尊王太后为皇太后。乙丑,诏降魏朝封爵各有差。其信都从义及宣 力霸朝者,及西来人并武定六年以来南来投化者,不在降限。辛未,遣大使于四方, 观察风俗,问民疾苦,严勒长吏,厉以廉平,兴利除害,务存安静。若法有不便于 时,政有未尽于事者,具条得失,还以闻奏。甲戌,迁神主于太庙。

  六月己卯,高丽遣使朝贡。辛巳,诏曰:“顷者风俗流宕,浮竞日滋,家有吉 凶,务求胜异。婚姻丧葬之费,车服饮食之华,动竭岁资,以营日富。又奴仆带金 玉,婢妾衣罗绮,始以创出为奇,后以过前为丽,上下贵贱,无复等差。今运属惟 新,思蠲往弊,反朴还淳,纳民轨物。可量事具立条式,使俭而获中。”又诏封崇 圣侯邑一百户,以奉孔子之祀,并下鲁郡以时修治庙宇,务尽褒崇之至。诏分遣使 人致祭于五岳四渎,其尧祠舜庙,下及孔父、老君等载于祀典者,咸秩罔遗。诏曰: “冀州之渤海、长乐二郡,先帝始封之国,义旗初起之地。并州之太原、青州之齐 郡,霸业所在,王命是基。君子有作,贵不忘本,思申恩洽,蠲复田租。齐郡、渤 海可并复一年,长乐复二年,太原复三年。”

  诏故太傅孙腾、故太保尉景、故大司马娄昭、故司徒高昂、故尚书左仆射慕容 绍宗、故领军万俟干、故定州刺史段荣、故御史中尉刘贵、故御史中尉窦泰、故殷 州刺史刘丰、故济州刺史蔡俊等并左右先帝,经赞皇基,或不幸早徂,或殒身王事, 可遣使者就墓致祭,并抚问妻子,慰逮存亡。又诏封宗室高岳为清河王,高隆之为 平原王,高归彦为平秦王,高思宗为上洛王,高长弼为广武王,高普为武兴王,高 子瑗为平昌王,高显国为襄乐王,高睿为赵郡王,高孝绪为脩城王。又诏封功臣厍 狄干为章武王,斛律金为咸阳王,贺拔仁为安定王,韩轨为安德王,可朱浑道元为 扶风王,彭乐为陈留王,潘相乐为河东王。癸未,诏封诸弟青州刺史浚为永安王, 尚书左仆射淹为平阳王,定州刺史浟为彭城王,仪同三司演为常山王,冀州刺史涣 为上党王,仪同三司氵肓为襄城王,仪同三司湛为长广王,湝为任城王,湜为高阳 王,济为博陵王,凝为新平王,润为冯翊王,洽为汉阳王。

  丁亥,诏立王子殷为皇太子,王后李氏为皇后。庚寅,诏以太师厍狄干为太宰, 司徒彭乐为太尉,司空潘相乐为司徒,开府仪同三司司马子如为司空。辛卯,以前 太尉、清河王岳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司州牧。壬辰,诏曰:“自今已后,诸有 文启论事并陈要密,有司悉为奏闻。”己亥,以皇太子初入东宫,赦畿内及并州死 罪已下,余州死降,徒流已下一皆原免。

  秋七月辛亥,诏尊文襄妃元氏为文襄皇后,宫曰静德。又诏封文襄皇帝子孝琬 为河间王,孝瑜为河南王。乙卯,以尚书令、平原王隆之录尚书事,尚书左仆射、 平阳王淹为尚书令。又诏曰:“古人鹿皮为衣,书囊成帐,有怀盛德,风流可想。 其魏御府所有珍奇杂彩常所不给人者,徒为蓄积,命宜悉出,送内后园,以供七日 宴赐。”

  八月,诏郡国修立黉序,广延髦俊,敦述儒风。其国子学生亦仰依旧铨补,服 膺师说,研习《礼经》。往者文襄皇帝所运蔡邕石经五十二枚,即宜移置学馆,依 次修立。又诏曰:“有能直言正谏,不避罪辜,謇謇若朱云,谔谔若周舍,开朕意, 沃朕心,弼于一人,利兼百姓者,必当宠以荣禄,待以不次。”又曰:“诸牧民之 官,仰专意农桑,勤心劝课,广收天地之利,以备水旱之灾。”庚寅,诏曰:“朕 以虚寡,嗣弘王业,思所以赞扬盛绩,播之万古。虽史官执笔,有闻无坠,犹恐绪 言遗美,时或未书。在位王公文武大小,降及民庶,爰至僧徒,或亲奉音旨,或承 传傍说,凡可载之文籍,悉宜条录封上。”甲午,诏曰:“魏世议定《麟趾格》, 遂为通制,官司施用,犹未尽善。可令群官更加论究。适治之方,先尽要切。引纲 理目,必使无遗。”

  九月癸丑,以散骑常侍、车骑将军、领东夷校尉、辽东郡开国公、高丽王成为 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领护东夷校尉,王、公如故。诏梁侍中、使持节、假 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承制、邵陵王萧纶为梁王。庚午,帝如晋阳,拜 辞山陵。是日皇太子入居凉风堂,监总国事。

  冬十月己卯,备法驾,御金辂,入晋阳宫,朝皇太后于内殿。辛巳,曲赦并州 太原郡晋阳县及相国府四狱囚。癸未,茹茹国遣使朝贡。乙酉,以特进元韶为尚书 左仆射,并州刺史段韶为尚书右仆射。丙戌,吐谷浑国遣使朝贡。壬辰,罢相国府, 留骑兵、外兵曹,各立一省,别掌机密。十一月,周文帝率众至陕城,分骑北渡, 至建州。甲寅,梁湘东王萧绎遣使朝贡。丙寅,帝亲戎出次城东。周文帝闻帝军容 严盛,叹曰:“高欢不死矣。”遂退师。庚午,还宫。十二月丁丑,茹茹、库莫奚 国并遣使朝贡。辛丑,帝至自晋阳。

  二年春正月丁未,梁湘东王萧绎遣使朝贡。辛亥,有事于圆丘,以神武皇帝配。 癸亥,亲耕籍田于东郊。乙酉,前黄门侍郎元世宝、通直散骑侍郎彭贵平谋逆,免 死配边。有事于太庙。甲戌,帝泛舟于城东。二月壬辰,太尉彭乐谋反,伏诛。壬 寅,茹茹国遣使朝贡。三月丙午,襄城王氵肓薨。己未,诏梁承制湘东王绎为梁使 持节、假黄钺、相国,建梁台,总百揆,承制。梁交州刺史李景盛、梁州刺史马嵩 仁、义州刺史夏侯珍洽、新州刺史李汉等并率州内附。庚申,司空司马子如坐事免。 夏四月壬辰,梁王萧绎遣使朝贡。闰月乙丑,室韦国遣使朝贡。五月丙戌,合州刺 史斛斯显攻克梁历阳镇。丁亥,高丽国遣使朝贡。是月,侯景废梁简文,立萧栋为 主。六月庚午,以前司空司马子如为太尉。七月壬申,茹茹遣使朝贡。癸酉,行台 郎邢景远破梁龙安戍,获镇城李洛文。己卯,改显阳殿为昭阳殿。九月壬申,诏免 诸伎作、屯、牧、杂色役隶之徒为白户。癸巳,帝如赵、定二州,因如晋阳。冬十 月戊申,起宣光、建始、嘉福、仁寿诸殿。庚申,萧绎遣使朝贡。丁卯,文襄皇帝 神主入于庙。十一月,侯景废梁主,僭即伪位于建邺,自称曰汉。十二月,中山王 殂。

  三年春正月丙申,帝亲讨库莫奚于代郡,大破之,获杂畜十余万,分赉将士各 有差。以奚口付山东为民。二月,茹茹主阿那瑰为突厥虏所破,瑰自杀,其太子庵 罗辰及瑰从弟登注俟利发、注子库提并拥众来奔。茹茹余众立注次子铁伐为主。辛 丑,契丹遣使朝贡。三月戊子,以司州牧清河王岳为使持节、南道大都督,司徒潘 相乐为使持节、东南道大都督,及行台辛术率众南伐。癸巳,诏进梁王萧绎为梁主。 夏四月壬申,东南道行台辛术于广陵送传国玺。甲申,以吏部尚书杨愔为尚书右仆 射。丙申,室韦国遣使朝贡。六月乙亥,清河王岳等班师。丁未,帝至自晋阳。乙 卯,帝如晋阳。九月辛卯,帝自并州幸离石。冬十月乙未,至黄栌岭,仍起长城, 北至社干戍四百余里,立三十六戍。十一月辛巳,梁王萧绎即帝位于江陵,是为元 帝,遣使朝贡。十二月壬子,帝还宫。戊午,帝如晋阳。

  四年春正月丙子,山胡围离石。戊寅,帝讨之,未至,胡已逃窜,因巡三堆戍, 大狩而归。戊寅,库莫奚遣使朝贡。己丑,改铸新钱,文曰“常平五铢”。二月, 送茹茹主铁伐父登注及子库提还北。铁伐寻为契丹所杀,国人复立登注为主,仍为 其大人阿富提等所杀,国人复立库提为主。夏四月戊戌,帝还宫。戊午,西南有大 声如雷。五月庚午,帝校猎于林虑山。戊子,还宫。九月,契丹犯塞。壬午,帝北 巡冀、定、幽、安,仍北讨契丹。冬十月丁酉,帝至平州,遂从西道趣长堑。诏司 徒潘相乐率精骑五千自东道趣青山。辛丑,至白狼城。壬寅,经昌黎城。复诏安德 王韩轨率精骑四千东趣,断契丹走路。癸卯,至阳师水,倍道兼行,掩袭契丹。甲 辰,帝亲逾山岭,为士卒先,指麾奋击,大破之,虏获十万余口、杂畜数十万头。 乐又于青山大破契丹别部。所虏生口皆分置诸州。是行也,帝露头袒膊,昼夜不息, 行千余里,唯食肉饮水,壮气弥厉。丁未,至营州。丁巳,登碣石山,临沧海。十 一月己未,帝自平州,遂如晋阳。闰月壬寅,梁帝遣使来聘。十二月己未,突厥复 攻茹茹,茹茹举国南奔。癸亥,帝自晋阳北讨突厥,迎纳茹茹。乃废其主库提,立 阿那瑰子庵罗辰为主,置之马邑川,给其禀饩缯帛。亲追突厥于朔州,突厥请降, 许之而还。于是贡献相继。

  五年春正月癸巳,帝讨山胡,从离石道。遣太师、咸阳王斛律金从显州道,常 山王演从晋州道,掎角夹攻,大破之,斩首数万,获杂畜十余万,遂平石楼。石楼 绝险,自魏世所不能至。于是远近山胡莫不慑服。是月周文帝废西魏主,立齐王廓, 是为恭帝。三月,茹茹庵罗辰叛,帝亲讨,大破之,辰父子北遁。太保贺拔仁坐违 节度除名。夏四月,茹茹寇肆州。丁巳,帝自晋阳讨之,至恒州黄瓜堆,虏骑走。 时大军已还,帝率麾下千余骑,遇茹茹别部数万,四面围逼。帝神色自若,指画形 势,虏众披靡,遂纵兵溃围而出。虏乃退走,追击之,伏尸二十里,获庵罗辰妻子 及生口三万余人。五月丁亥,地豆干、契丹等国并遣使朝贡。丁未,北讨茹茹,大 破之。六月,茹茹率部众东徙,将南侵。帝率轻骑于金山下邀击之,茹茹闻而远遁。 秋七月戊子,肃慎遣使朝贡。壬辰,降罪人。庚戌,帝至自北伐。八月丁巳,突厥 遣使朝贡。庚子,以司州牧、清河王岳为太保,司空尉粲为司徒,太子太师侯莫陈 相为司空,尚书令、平阳王淹录尚书事,常山王演为尚书令,中书令、上党王涣为 尚书左仆射。乙亥,仪同三司元旭以罪赐死。丁丑,帝幸晋阳。己卯,开府仪同三 司、录尚书事、平原王高隆之薨。是月,诏常山王演、上党王涣、清河王岳、平原 王段韶等率众于洛阳西南筑伐恶城、新城、严城、河南城。九月,帝亲自临幸,欲 以致周师。周师不出,乃如晋阳。冬十月,西魏伐梁元帝于江陵。诏清河王岳、河 东王潘相乐、平原王段韶等率众救之,未至而江陵陷,梁元帝为西魏将于谨所杀。 梁将王僧辩在建康,共推晋安王萧方智为太宰、都督中外诸军,承制置百官。十二 月庚申,帝北巡至达速岭,览山川险要,将起长城。

  六年春正月壬寅,清河王岳以众军渡江,克夏首。送梁郢州刺史陆法和。诏以 梁散骑常侍、贞阳侯萧明为梁主,遣尚书左仆射、上党王涣率众送之。二月甲子, 以陆法和为使持节、都督荆雍江巴梁益湘万交广十州诸军事、太尉公、大都督、西 南道大行台,梁镇北将军、侍中、荆州刺史宋蒨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郢州刺史。 甲戌,上党王涣克谯郡。三月丙戌,上党王涣克东关,斩梁将裴之横,俘斩数千。 丙申,帝至自晋阳。封世宗二子孝珩为广宁王,延宗为安德王。戊戌,帝临昭阳殿 听狱决讼。夏四月庚申,帝如晋阳。丁卯,仪同萧轨克梁晋熙城,以为江州。戊寅, 突厥遣使朝贡。梁反人李山花自号天子,逼鲁山城。五月乙酉,镇城李仲侃击斩之。 庚寅,帝至自晋阳。萧明入于建邺。丁未,茹茹遣使朝贡。六月壬子,诏曰:“梁 国遘祸,主丧臣离,逷彼炎方,尽生荆棘。兴亡继绝,义在于我,纳以长君,拯其 危弊,比送梁主,已入金陵。藩礼既修,分义方笃。越鸟之思,岂忘南枝,凡是梁 民,宜听反国,以礼发遣。”丁卯,帝如晋阳。壬申,亲讨茹茹。甲戌,诸军大会 于祁连池。乙亥,出塞,至厍狄谷,百余里内无水泉,六军渴乏,俄而大雨。戊寅, 梁主萧明遣其子章、兼侍中袁泌、兼散骑常侍杨裕奉表朝贡。秋七月己卯,帝顿白 道,留辎重,亲率轻骑五千追茹茹。壬午,及于怀朔镇。帝躬当矢石,频大破之, 遂至沃野,获其俟利蔼焉力娄阿帝、吐头发郁久闾状延等,并口二万余,牛羊数十 万头。茹茹俟利郁久闾李家提率部人数百降。壬辰,帝还晋阳。九月乙卯,帝至自 晋阳。冬十月,梁将陈霸先袭王僧辩,杀之,废萧明,复立萧方智为主。辛亥,帝 如晋阳。十一月丙戌,高丽遣使朝贡。梁秦州刺史徐嗣辉、南豫州刺史任约等袭据 石头城,并以州内附。壬辰,大都督萧轨率众至江,遣都督柳达摩等渡江镇石头。 东南道行台赵彦深获秦郡等五城,户二万余,所在安辑之。己亥,太保、司州牧、 清河王岳薨。是月,柳达摩为霸先攻逼,以石头降。十二月戊申,库莫奚遣使朝贡。 是年,发夫一百八十万人筑长城,自幽州北夏口至恒州九百余里。

  七年春正月甲辰,帝至自晋阳。于邺城西马射,大集众庶而观之。二月辛未, 诏常山王演等于凉风堂读尚书奏按,论定得失,帝亲决之。三月丁酉,大都督萧轨 等率众济江。夏四月乙丑,仪同娄睿率众讨鲁阳蛮,大破之。丁卯,诏造金华殿。 五月丙申,汉阳王洽薨。是月,帝以肉为断慈,遂不得食。六月乙卯,萧轨等与梁 师战于钟山之西,遇霖雨,失利,轨及都督李希光、王敬宝、东方老、军司裴英起 并没,土卒散还者十二三。乙丑,梁湘州刺史王琳献驯象。是年,修广三台宫殿。 秋七月己亥,大赦天下。八月庚申,帝如晋阳。九月甲辰,库莫奚遣使朝贡。冬十 月丙戌,契丹遣使朝贡。是月,发山东寡妇二千六百人以配军士,有夫而滥夺者五 分之一。是月,周文帝殂。十一月壬子,诏曰:

  昆山作镇,厥号神州;瀛海为池,是称赤县。蒸民乃粒,司牧存焉。王者之制, 沿革迭起,方割成灾,肇分十二,水土既平,还复九州。道或繁简,义在通时,殷 因于夏,元所改作。然则日月缠于天次,王公国于地野,皆所以上叶玄仪,下符川 岳。逮于秦政,鞭挞区宇,罢侯置守,天下为家。洎两汉承基,曹、马属统,其间 损益,难以胜言。魏自孝昌之季,数钟浇否,禄去公室,政出多门,衣冠道尽,黔 首涂炭。铜马、铁胫之徒。黑山、青犊之侣,枭张晋、赵,豕突燕、秦,纲纪从兹 而颓,彝章因此而紊。是使豪家大族,鸠率乡部,托迹勤王,规自署置。或外家公 主,女谒内成,昧利纳财,启立州郡。离大合小,本逐时宜,部竹分符,盖不获已, 牧守令长,虚增其数,求功录实,谅足为烦,损害公私,为弊殊久,既乖为政之礼, 徒有驱羊之费。自尔因循,未遑删改。朕寅膺宝历,恭临八荒,建国经野,务存简 易。将欲镇躁归静,反薄还淳,苟失其中,理从刊正。傍观旧史,逖听前言,周曰 成、康,汉称文、景,编户之多,古今为最。而丁口灭于畴日,守令倍于昔辰,非 所以驭俗调风,示民轨物。且五岭内宾,三江乃化,拓土开疆,利穷南海。但要荒 之所,旧多浮伪,百室之邑,便立州名,三户之民,空张郡目。譬诸木犬,犹彼泥 龙,循名督实,事归乌有。今所并省,一依别制。

  于是并省三州、一百五十三郡、五百八十九县、二镇二十六戍。又制刺史令尽 行兼,不给干物。十二月,西魏相宇文觉受魏禅。先是,自西河总秦戍筑长城东至 于海,前后所筑东西凡三千余里,率十里一戍,其要害置州镇,凡二十五所。

  八年春三月,大热,人或暍死。夏四月庚午,诏诸取虾蟹蚬蛤之类,悉令停断, 唯听捕鱼。乙酉,诏公私鹰鹞俱亦禁绝。以太师、咸阳王斛律金为右丞相,前大将 军、扶风王可朱浑道元为太傅,开府仪同三司贺拔仁为太保,尚书令、常山王演为 司空、录尚书事,长广王湛为尚书令,尚书右仆射杨愔为尚书左仆射,以并省尚书 右仆射崔暹为尚书右仆射,上党王涣录尚书事。是月,帝在城东马射,敕京师妇女 悉赴观,不赴者罪以军法,七日乃止。五月辛酉,冀州民刘向于京师谋逆,党与皆 伏诛。、秋八月己巳,库莫奚遣使朝贡。庚辰,诏丘、郊、禘、祫、时祀,皆仰市 取,少牢不得剖割,有司监视,必令丰备;农社先蚕,酒肉而已;雩、禖、风、雨、 司民、司禄、灵星、杂祀,果饼酒脯。唯当务尽诚敬,义同如在。自夏至九月,河 北六州、河南十二州、畿内八郡大蝗。是月,飞至京师,蔽日,声如风雨。甲辰, 诏今年遭蝗之处免租。是月,周冢宰宇文护杀其主闵帝而立帝弟毓,是为明帝。冬 十月乙亥,陈霸先弑其主方智自立,是为陈武帝,遣使称藩朝贡。是年,于长城内 筑重城,自库洛拔而东至于坞纥戍,凡四百余里。

  九年春二月丁亥,降罪人。己丑,诏限仲冬一月燎野,不得他时行火,损昆虫 草木。三月丁酉,帝至自晋阳。夏四月辛巳,大赦。是夏,大旱。帝以祈雨不应, 毁西门豹祠,掘其冢。山东大蝗,差夫役捕而坑之。是月,北豫州刺史司马消难以 城叛,入于周。五月辛丑,尚书令、长广王湛录尚书事,骠骑大将军、平秦王归彦 为尚书左仆射。甲辰,以前尚书左仆射杨愔为尚书令。六月乙丑,帝自晋阳北巡。 己巳,至祁连池。戊寅,还晋阳。秋七月辛丑,给京畿老人刘奴等九百四十三人版 职及杖帽各有差。戊申,诏赵、燕、瀛、定、南营五州及司州广平、清河二郡去年 螽涝损田,兼春夏少雨,苗稼薄者,免今年租赋。八月乙丑,至自晋阳。甲戌,帝 如晋阳。是月,陈江州刺史沈泰以三千人内附。先是,发丁匠三十余万营三台于邺 下,因其旧基而高博之,大起宫室及游豫园。至是,三台成,改铜爵曰金凤,金兽 曰圣应,冰井曰崇光。十一月甲午,帝至自晋阳,登三台,御乾象殿,朝宴群臣, 并命赋诗。以新宫成,丁酉,大赦,内外文武并进一大阶。丁巳,梁湘州刺史王琳 遣使请立萧庄为梁主,仍以江州内属,令庄居之。十二月癸酉,诏梁王萧庄为梁主, 进居九派。戊寅,以太傅可朱浑道元为太师,司徒尉粲为太尉,冀州刺史段韶为司 空,录尚书事、常山王演为大司马,录尚书事、长广王湛为司徒。是月,起大庄严 寺。是年,杀永安王浚、上党王涣。

  十年春正月戊戌,以司空侯莫陈相为大将军。甲寅,帝如辽阳甘露寺。乙卯, 诏于麻城置卫州。二月丙戌,帝于甘露寺禅居深观,唯军国大政奏闻。三月戊戌, 以侍中高德政为尚书右仆射。丙辰,帝至自辽阳。是月,梁主萧庄至郢州,遣使朝 贡。闰四月丁酉,以司州牧、彭城王浟为司空,侍中、高阳王湜为尚书右仆射。乙 巳,以司空、彭城王浟兼太尉,封皇子绍廉为长乐郡王。五月癸未,诛始平公元世、 东平公元景式等二十五家,特进元韶等十九家并令禁止。六月,陈武帝殂,兄子蒨 立,是为文帝。秋八月戊戌,封皇子绍义为广阳郡王,以尚书右仆射、河间王孝琬 为尚书左仆射。癸卯,诏诸军民或有父祖改姓冒入元氏,或假托携认,忘称姓元者, 不问世数远近,悉听改复本姓。九月己巳,帝如晋阳。是月,使郦怀则、陆仁惠使 于萧庄。冬十月甲午,帝暴崩于晋阳宫德阳堂,时年三十一。遗诏:“凡诸凶事一 依俭约。三年之丧,虽曰达礼,汉文革创,通行自昔,义有存焉,同之可也,丧月 之断限以三十六日。嗣主、百僚、内外遐迩奉制割情,悉从公除。”癸卯,发丧, 敛于宣德殿。十一月辛未,梓宫还京师。十二月乙酉,殡于太极前殿。乾明元年二 月丙申,葬于武宁陵,谥曰文宣皇帝,庙号威宗。武平初,又改为文宣,庙号显祖。

  帝少有大度,志识沉敏,外柔内刚,果敢能断。雅好吏事,测始知终,理剧处 繁,终日不倦。初践大位,留心政术,以法驭下,公道为先。或有违犯宪章,虽密 戚旧勋,必无容舍,内外清靖,莫不祗肃。至于军国几策,独决怀抱,规模宏远, 有人君大略。又以三方鼎跱,诸夷未宾,修缮甲兵,简练士卒,左右宿卫置百保军 士。每临行阵,亲当矢石,锋刃交接,唯恐前敌之不多,屡犯艰危,常致克捷。尝 于东山游宴,以关陇未平,投杯震怒,召魏收于御前,立为诏书,宣示远近,将事 西伐。是岁,周文帝殂,西人震恐,常为度陇之计。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六七 年后,以功业自矜,遂留连耽湎,肆行淫暴。或躬自鼓舞,歌讴不息,从旦通宵, 以夜继昼。或袒露形体,涂傅粉黛,散发胡服,杂衣锦彩。拔刃张弓,游于市肆, 勋戚之第,朝夕临幸。时乘馲驼牛驴,不施鞍勒,盛暑炎赫,隆冬酷寒,或日中暴 身,去衣驰骋,从者不堪,帝居之自若。亲戚贵臣,左右近习,侍从错杂,无复差 等。征集淫妪,分付从官,朝夕临视,以为娱乐。凡诸杀害,多令支解,或焚之于 火,或投之于河。沉酗既久,弥以狂惑,至于末年,每言见诸鬼物,亦云闻异音声。 情有蒂芥,必在诛戮,诸元宗室咸加屠剿,永安、上党并致冤酷,高隆之、高德政、 杜弼、王元景、李蒨之等皆以非罪加害。尝在晋阳以槊戏刺都督尉子耀,应手即殒。 又在三台大光殿上,以锯锯都督穆嵩,遂至于死。又尝幸开府暴显家,有都督韩悊 无罪,忽于众中唤出斩之。自余酷滥,不可胜纪。朝野惨憎,各怀怨毒。而素以严 断临下,加之默识强记,百僚战栗,不敢为非,文武近臣,朝不谋夕。又多所营缮, 百役繁兴,举国骚扰,公私劳弊。凡诸赏赉,无复节限,府藏之积,遂至空虚。自 皇太后诸王及内外勋旧,愁惧危悚,计无所出。暨于末年,不能进食,唯数饮酒, 曲蘖成灾,因而致毙。

  论曰:高祖平定四胡,威权延世。迁邺之后,虽主器有人,号令所加,政皆自 出。显祖因循鸿业,内外协从,自朝及野,群心属望。东魏之地,举世乐推,曾未 期月,玄运集己。始则存心政事,风化肃然,数年之间,翕斯致治。其后纵酒肆欲, 事极猖狂,昏邪残暴,近世未有。飨国弗永,实由斯疾,胤嗣殄绝,固亦余殃者也。

  赞曰:天保定位,受终攸属。奄宅区夏,爰膺帝箓。势叶讴歌,情毁龟玉。始 存政术,闻斯德音。罔遵克念,乃肆其心。穷理残虐,尽性荒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