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十三(李百药)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49884.html 北齐书原文:  赵郡王琛 清河王岳  赵郡王琛,字永宝,高祖之弟也。少时便弓马,有志气。高祖既匡天下,中兴 初,授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既居禁卫,恭勤慎密,率先左右。太 昌初,除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封南赵郡公,食邑五千户。寻拜骠骑大将军、 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散骑常侍。永熙二年,除使持节、都督定州刺史、六州大都 督。琛推诚抚纳,拔用人士,甚有声誉。及斛斯椿等衅结。高祖将谋内讨,以晋阳 根

北齊書:之 - 卷十三(李百药)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2:32:48   

导读:北齐书原文:  赵郡王琛 清河王岳  赵郡王琛,字永宝,高祖之弟也。少时便弓马,有志气。高祖既匡天下,中兴 初,授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既居禁卫,恭勤慎密,率先左右。太 昌初,除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封南赵郡公,食邑五千户。寻拜骠骑大将军、 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散骑常侍。永熙二年,除使持节、都督定州刺史、六州大都 督。琛推诚抚纳,拔用人士,甚有声誉。及斛斯椿等衅结。高祖将谋内讨,以晋阳 根

原文:

  赵郡王琛 清河王岳

  赵郡王琛,字永宝,高祖之弟也。少时便弓马,有志气。高祖既匡天下,中兴 初,授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既居禁卫,恭勤慎密,率先左右。太 昌初,除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封南赵郡公,食邑五千户。寻拜骠骑大将军、 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散骑常侍。永熙二年,除使持节、都督定州刺史、六州大都 督。琛推诚抚纳,拔用人士,甚有声誉。及斛斯椿等衅结。高祖将谋内讨,以晋阳 根本,召琛留掌后事,以为并、肆、汾大行台仆射,领六州九酋长大都督,其相府 政事琛悉决之。天平中,除御史中尉,正色纠弹,无所回避,远近肃然。寻乱高祖 后庭,高祖责罚之,因杖而毙,时年二十三。赠使持节、侍中、都督冀定沧瀛幽殷 并肆云朔十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冀州刺史、太尉、尚书令,谥曰贞平。天统三 年,又赠假黄钺、左丞相、太师、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进爵为王,配飨高祖庙庭。 子睿嗣。

  睿小名须拔,生三旬而孤,聪慧夙成,特为高祖所爱,养于宫中,令游娘母之, 恩同诸子。魏兴和中,袭爵南赵郡公。至四岁,未尝识母,其母则魏华阳公主也。 有郑氏者,睿母之从母姊妹之女,戏语睿曰:“汝是我姨儿,何因倒亲游氏。”睿 因问访,遂精神不怡。高祖甚以为怪,疑其感疾,欲命医看之。睿对曰:“儿无患 苦,但闻有所生,欲得暂见。”高祖惊曰:“谁向汝道耶?”睿具陈本末。高祖命 元夫人令就宫与睿相见,睿前跪拜,因抱头大哭。高祖甚以悲伤。语平秦王曰: “此儿天生至孝,我儿子无有及者。”遂为休务一日。睿初读《孝经》,至“资于 事父”,辄流涕歔欷。十岁丧母,高祖亲送睿至领军府,为睿发丧,与声殒绝,哀 感左右,三日水浆不入口。高祖与武明娄皇后殷勤敦譬,方渐顺旨。居丧尽礼,持 佛像长斋,至于骨立,杖而后起。高祖令常山王共卧起,日夜说喻之。并敕左右不 听进水,虽绝清漱,午后辄不肯食。由是高祖食必唤睿同案。其见愍惜如此。高祖 崩,哭泣呕血。及壮,将为婚娶,而貌有戚容。世宗谓之曰:“我为尔娶郑述祖女, 门阀甚高,汝何所嫌而精神不乐?”睿对曰:“自痛孤遗,常深膝下之慕,方从婚 冠,弥用感切。”言未卒,呜咽不自胜。世宗为之悯默。励己勤学,常夜久方罢。 武定末,除太子庶子。显祖受禅,进封爵为赵郡王,邑一千二百户,迁散骑常侍。

  睿身长七尺,容仪甚伟,闲习吏职,有知人之鉴。二年,出为定州刺史,加抚 军将军、六州大都督,时年十七。睿留心庶事,纠摘奸非,劝课农桑,接礼民俊, 所部大治,称为良牧。三年,加仪同三司。六年,诏睿领山东兵数万监筑长城。于 时盛夏六月,睿在途中,屏除盖扇,亲与军人同其劳苦。而定州先有冰室,每岁藏 冰,长史宋钦道以睿冒犯暑热,遂遣舆冰,倍道追送。正值日中停车,炎赫尤甚, 人皆不堪,而送冰者至,咸谓得冰一时之要。睿乃对之叹息云:“三军之人,皆饮 温水,吾以何义,独进寒冰,非追名古将,实情所不忍。”遂至消液,竟不一尝。 兵人感悦,遐迩称叹。先是,役徒罢作,任其自返。丁壮之辈,各自先归;羸弱之 徒,弃在山北,加以饥病,多致僵殒。睿于是亲帅所部,与之俱还,配合州乡,部 分营伍,督帅监领,强弱相持,遇善水草,即为停顿,分有余,赡不足,屯以全者 十三四焉。

  七年,诏以本官都督沧瀛幽安平东燕六州诸军事、沧州刺史。八年,征睿赴邺, 仍除北朔州刺史,都督北燕、北蔚、北恒三州,及库推以西黄河以东长城诸镇诸军 事。睿慰抚新迁,量置烽戍,内防外御,备有条法,大为兵民所安。有无水之处, 祷而掘井,锹锸裁下,泉源涌出,至今号曰赵郡王泉。

  九年,车驾幸楼烦,睿朝于行宫,仍从还晋阳。时济南以太子监国,因立大都 督府,与尚书省分理众事,仍开府置佐。显祖特崇其选,乃除睿侍中、摄大都督府 长史。睿后因侍宴,显祖从容顾谓常山王演等曰:“由来亦有如此长史不?吾用此 长史何如?”演对曰:“陛下垂心庶政,优贤礼物,须拔进居蝉珥之荣,退当委要 之职,自昔以来,实未闻如此铨授。”帝曰:“吾于此亦自谓得宜。”十年,转仪 同三司、侍中、将军、长史,王如故。寻加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太子太保。

  皇建初,行并州事。孝昭临崩,预受顾托,奉迎世祖于邺,以功拜尚书令,别 封浮阳郡公,监太史,太子太傅,议律令。又以讨北狄之功,封颍川郡公。复拜尚 书令,摄大宗正卿。天统中,追赠睿父琛假黄钺,母元氏赠赵郡王妃,谥曰贞昭, 华阳长公主如故,有司备礼仪就墓拜授。时隆冬盛寒,睿跣步号哭,面皆破裂,呕 血数升。及还,不堪参谢,帝亲就第看问。拜司空,摄录尚书事。突厥尝侵轶至并 州,帝亲御戎,六军进止皆令取睿节度。以功复封宣城郡公。摄宗正卿,进拜太尉, 监议五礼。睿久典朝政,清真自守,誉望日隆,渐被疏忌,乃撰古之忠臣义士,号 曰《要言》,以致其意。

  世祖崩,葬后数日,睿与冯翊王润、安德王延宗及元文遥奏后主云:“和士开 不宜仍居内任。”并入奏太后,因出士开为兖州刺史。太后曰:“士开旧经驱使, 欲留过百日。”睿正色不许。数日之内,太后数以为言。有中官要人知太后密旨, 谓睿曰:“太后意既如此,殿下何宜苦违。”睿曰:“吾国家事重,死且不避,若 贪生苟全,令国家扰攘,非吾志也。况受先皇遗旨,委寄不轻。今嗣主幼冲,岂可 使邪臣在侧。不守之以正,何面戴天。”遂重进言,词理恳切。太后令酌酒赐睿。 睿正色曰:“今论国家大事,非为卮酒!”言讫便出。其夜,睿方寝,见一人可长 丈五,臂长丈余,当门向床,以臂压睿,良久,遂失所在。睿意甚恶之,便起坐独 叹曰:“大丈夫命运一朝至此!”恐为太后所杀,旦欲入朝,妻子咸谏止之。睿曰: “自古忠臣,皆不顾身命,社稷事重,吾当以死效之,岂容令一妇人倾危宗庙。且 和士开何物竖子,如此纵横,吾宁死事先皇,不忍见朝廷颠沛。”至殿门,又有人 曰:“愿殿下勿入,虑有危变。”睿曰:“吾上不负天,死亦无恨。”入见太后, 太后复以为言,睿执之弥固。出至永巷,遇兵被执,送华林园,于雀离佛院令刘桃 枝拉而杀之,时年三十六。大雾三日,朝野冤惜之。期年后,诏听以王礼葬,竟无 赠谥焉。

  子整信嗣。历散骑常侍、仪同三司。好学有行检,少年时因猎坠马,伤腰脚, 卒不能行起,终于长安。琛同母弟惠宝早亡,元象初,赠侍中、尚书令、都督四州 诸军事、青州刺史。天统三年,重赠十州都督,封陈留王,谥曰文恭,以清河王岳 第十子敬文嗣。

  清河王岳,字洪略,高祖从父弟也。父翻,字飞雀,魏朝赠太尉,谥孝宣公。 岳幼时孤贫,人未之知也,长而敦直,姿貌嶷然,沈深有器量。初,岳家于洛邑, 高祖每奉使入洛,必止于岳舍。岳母山氏,尝夜起,见高祖室中有光,密往觇之, 乃无灯,即移高祖于别室,如前所见。怪其神异,诣卜者筮之,遇《乾》之《大有》, 占之曰:“吉,《易》称‘飞龙在天,大人造也’,飞龙九五大人之卦,贵不可言。” 山氏归报高祖。后高祖起兵于信都,山氏闻之,大喜,谓岳曰:“赤光之瑞,今当 验矣,汝可间行从之,共图大计。”岳遂往信都。高祖见之,大悦。

  中兴初,除散骑常侍、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领武卫将军。高祖与四胡战 于韩陵,高祖将中军,高昂将左军,岳将右军。中军败绩,贼乘之,岳举麾大呼, 横冲贼阵,高祖方得回师,表里奋击,因大破贼。以功除卫将军、右光禄大夫,仍 领武卫。太昌初,除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领左右卫,封清河郡公,食邑二千户。 母山氏,封为郡君,授女侍中,入侍皇后。时尔朱兆犹据并州,高祖将讨之,令岳 留镇京师,迁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天平二年,除侍中、六州军事都督,寻加开 府。岳辟引时贤,以为僚属,论者以为美。寻都监典书,复为侍学,除使持节、六 州大都督、冀州大中正。俄拜京畿大都督,其六州事悉诣京畿。时高祖统务晋阳, 岳与侍中孙腾等在京师辅政。元象二年,遭母忧去职。岳性至孝,尽力色养,母若 有疾,衣不解带,及遭丧,哀毁骨立,高祖深以忧之,每日遣人劳勉。寻起复本任。 二年,除兼领军将军。兴和初,世宗入总朝政,岳出为使持节、都督、冀州刺史, 侍中、骠骑、开府仪同如故。三年,转青州刺史。岳任权日久,素为朝野畏服,及 出为藩,百姓望风詟惮。武定元年,除晋州刺史、西南道大都督,得绥边之称。时 岳遇患,高祖令还并治疗,疾瘳,复令赴职。

  及高祖崩,侯景叛,世宗征岳还并,共图取景之计。而武帝乘间遣其贞阳侯明 率众于寒山,拥泗水灌彭城,与景为掎角声援。岳总帅诸军南讨,与行台慕容绍宗 等击明,大破之,临阵擒明及其大将胡贵孙,自余俘馘数万。景乃拥众于涡阳,与 左卫将军刘丰等相持。岳回军追讨,又破之,景单骑逃窜。六年,以功除侍中、太 尉,余如故,别封新昌县子。又拜使持节、河南总管、大都督,统慕容绍宗、刘丰 等讨王思政于长社。思政婴城自守,岳等引洧水灌城。绍宗、刘丰为思政所获,关 西出兵援思政,岳内外防御,甚有谋算。城不没者三板。会世宗亲临,数日城下, 获思政等。以功别封真定县男,世宗以为己功,故赏典弗弘也。

  世宗崩,显祖出抚晋阳,令岳以本官兼尚书左仆射,留镇京师。天保初,进封 清河郡王,寻除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宗师、司州牧。五年,加太 保。梁萧绎为周军所逼,遣使告急,且请援。冬,诏岳为西南道大行台,统司徒潘 相乐等救江陵。六年正月,师次义阳,遇荆州陷,因略地南至郢州,获梁州刺史司 徒陆法和,仍克郢州。岳先送法和于京师,遣仪同慕容俨据郢城。朝廷知江陵陷, 诏岳旋师。

  岳自讨寒山、长社及出随、陆,并有功绩,威名弥重。而性华侈,尤悦酒色, 歌姬舞女,陈鼎击钟,诸王皆不及也。初,高归彦少孤,高祖令岳抚养,轻其年幼, 情礼甚薄。归彦内衔之而未尝出口。及归彦为领军,大被宠遇,岳谓其德己,更倚 赖之。归彦密构其短。岳于城南起宅,听事后开巷。归彦奏帝曰:“清河造宅,僭 拟帝宫,制为永巷,但唯无阙耳。”显祖闻而恶之,渐以疏岳。仍属显祖召邺下妇 人薛氏入宫,而岳先尝唤之至宅,由其姊也。帝悬薛氏姊而锯杀之,让岳以为奸民 女。岳曰:“臣本欲取之,嫌其轻薄不用,非奸也。”帝益怒。六年十一月,使高 归彦就宅切责之。岳忧悸不知所为,数日而薨,故时论纷然,以为赐鸩也。朝野叹 惜之。时年四十四。诏大鸿胪监护丧事,赠使持节、都督冀定沧瀛赵幽济七州诸军、 太宰、太傅、定州刺史,假黄钺,给辒辌车,赗物二千段,谥曰昭武。

  初,岳与高祖经纶天下,家有私兵,并畜戎器,储甲千余领。世宗之末,岳以 四海无事,表求纳之。世宗敦至亲之重,推心相任,云:“叔属居肺腑,职在维城, 所有之甲,本资国用,叔何疑而纳之。”文宣之世,亦频请纳,又固不许。及将薨, 遗表谢恩,并请上甲于武库,至此葬毕,方许纳焉。皇建中,配享世宗庙庭。后归 彦反,世祖知其前谮,曰:“清河忠烈,尽力皇家,而归彦毁之,间吾骨肉。”籍 没归彦,以良贱百口赐岳家。后又思岳之功,重赠太师、太保,余如故。子劢嗣。

  劢,字敬德,夙智早成,为显祖所爱。年七岁,遣侍皇太子。后除青州刺史, 拜日,显祖戒之曰:“叔父前牧青州,甚有遗惠,故遣汝慰彼黎庶,宜好用心,无 坠声绩。”劢流涕对曰:“臣以蒙幼,滥叨拔擢,虽竭庸短,惧忝先政。”帝曰: “汝既能有此言,吾不虑也。”寻追授武卫将军、领军、祠部尚书、开府仪同三司。 以清河地在畿内,改封乐安王。转侍中、尚书右仆射,出为朔州行台仆射。

  后主晋州败,太后从土门道还京师,敕劢统领兵马,侍卫太后。时佞幸阍寺, 犹行暴虐,民间鸡猪,悉放鹰犬搏噬取之。劢收仪同三司苟子溢徇军,欲行大戮。 太后有令,然后释之。刘文殊窃谓劢曰:“子溢之徒,言成祸福,何容如此,岂不 虑后生毁谤耶?”劢攘袂语文殊曰:“自献武皇帝以来,抚养士卒,委政亲贤,用 武行师,未有折衄。今西寇已次并州,达官多悉委叛,正坐此辈专政弄权,所以内 外离心,衣冠解体。若得今日斩此卒,明日及诛,亦无所恨。王国家姻娅,须同疾 恶,返为此言,岂所望乎!”太后还至邺,周军续至,人皆恟惧,无有斗心,朝士 出降,昼夜相属。劢因奏后主曰:“今所翻叛,多是贵人,至于卒伍,犹未离贰。 请追五品已上家属,置之三台,因协之曰:‘若战不捷,即退焚台。’此曹顾惜妻 子,必当死战。且王师频北,贼徒轻我,今背城一决,理必破之,此亦计之上者。” 后主卒不能用。齐亡入周,依例授开府。隋朝历杨、楚、光、洮四州刺史。开皇中 卒。

  史臣曰:《易》称:“天地盈虚,与时消息,况于人乎!”盖以通塞有期,污 隆适道。举世思治,则显仁以应之;小人道长,则俭德以避之。至若负博陆之图, 处藩屏之地,而欲迷邦违难,其可得乎。赵郡以跗萼之亲,当顾命之重,高揖则宗 社易危,去恶则人神俱泰。是用安夫一德,同此贞心,践畏途而不疑,履危机而莫 惧。以斯忠义,取毙凶慝。岂道光四海,不遇周成之明;将朝去三仁,终见殷墟之 祸。不然则邦国殄瘁,何影响之速乎!清河属经纶之会,自致青云,出将入相,翊 成鸿业,虽汉朝刘贾,魏室曹洪,俱未足论其高下。天保不辰,易生悔咎,固不可 掩其风烈,适以彰显祖之失德云。

  赞曰:赵郡英伟,风范凝正。天道无亲,斯人斯命。赫赫清河,于以经国。末 路小疵,非为败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