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十四(李百药)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49885.html 北齐书原文:  盛 显国 元海 归彦 普 灵山 伏护  ○广平公盛 阳州公永乐弟长弼 襄乐王显国 上洛王思宗子元海 平秦王归 彦 武兴王普 长乐太守灵山 嗣子伏护   广平公盛,神武从叔祖也。宽厚有长者风。神武起兵于信都,以盛为中军大都 督,封广平郡公。历位司徒、太尉。天平三年,薨于位。赠假黄钺,太尉、太师、 录尚书事。无子,以兄子子瑗嗣。天保初,改封平昌王,卒于魏尹。   阳州公永乐,神武从祖兄子也。

北齊書:之 - 卷十四(李百药)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2:32:55   

导读:北齐书原文:  盛 显国 元海 归彦 普 灵山 伏护  ○广平公盛 阳州公永乐弟长弼 襄乐王显国 上洛王思宗子元海 平秦王归 彦 武兴王普 长乐太守灵山 嗣子伏护   广平公盛,神武从叔祖也。宽厚有长者风。神武起兵于信都,以盛为中军大都 督,封广平郡公。历位司徒、太尉。天平三年,薨于位。赠假黄钺,太尉、太师、 录尚书事。无子,以兄子子瑗嗣。天保初,改封平昌王,卒于魏尹。   阳州公永乐,神武从祖兄子也。

原文:

  盛 显国 元海 归彦 普 灵山 伏护

  ○广平公盛 阳州公永乐弟长弼 襄乐王显国 上洛王思宗子元海 平秦王归 彦 武兴王普 长乐太守灵山 嗣子伏护

  广平公盛,神武从叔祖也。宽厚有长者风。神武起兵于信都,以盛为中军大都 督,封广平郡公。历位司徒、太尉。天平三年,薨于位。赠假黄钺,太尉、太师、 录尚书事。无子,以兄子子瑗嗣。天保初,改封平昌王,卒于魏尹。

  阳州公永乐,神武从祖兄子也。太昌初,封阳州县伯,进爵为公。累迁北豫州 刺史。河阴之战,司徒高昂失利退。永乐守河阳南城,昂走趣城,西军追者将至, 永乐不开门,昂遂为西军所擒。神武大怒,杖之二百。后罢豫州,家产不立。神武 问其故,对曰:“裴监为长史,辛公正为别驾,受王委寄,斗酒只鸡不入。”神武 乃以永乐为济州,仍以监、公正为长史、别驾。谓永乐曰:“尔勿大贪,小小义取 莫复畏。”永乐至州,监、公正谏不见听,以状启神武。神武封启以示永乐。然后 知二人清直,并擢用之。永乐卒于州。赠太师、太尉、录尚书事,谥曰武昭。无子, 从兄思宗以第二子孝绪为后,袭爵。天保初,改封修城郡王。

  永乐弟长弼,小名阿伽。性粗武,出入城市,好殴击行路,时人皆呼为阿伽郎 君。以宗室封广武王。时有天恩道人,至凶暴,横行闾肆,后入长弼党,专以斗为 事。文宣并收掩付狱,天恩党十余人皆弃市,长弼鞭一百。寻为南营州刺史,在州 无故自惊走,叛亡入突厥,竟不知死所。

  襄乐王显国,神武从祖弟也。无才伎,直以宗室谨厚,天保元年,封襄乐王, 位右卫将军。卒。

  上洛王思宗,神武从子也。性宽和,颇有武干。天保初,封上洛郡王。历位司 空、太傅。薨于官。

  子元海,累迁散骑常侍。愿处山林,修行释典。文宣许之。乃入林虑山,经二 年,绝弃人事,志不能固,启求归。征复本任,便纵酒肆情,广纳姬侍。又除领军, 器小志大,颇以智谋自许。皇建末,孝昭幸晋阳,武成居守,元海以散骑常侍留典 机密。初孝昭之诛杨愔等,谓武成云:“事成,以尔为皇太弟。”及践祚,乃使武 成在邺主兵,立子百年为皇太子,武成甚不平。先是,恒留济南于邺,除领军厍狄 伏连为幽州刺史,以斛律丰乐为领军,以分武成之权。武成留伏连而不听丰乐视事。 乃与河南王孝瑜伪猎,谋于野,暗乃归。先是童谣云:“中兴寺内白凫翁,四方侧 听声雍雍,道人闻之夜打钟。”时丞相府在北城中,即旧中兴寺也。凫翁,谓雄鸡, 盖指武成小字步落稽也。道人,济南王小名。打钟,言将被击也。既而太史奏言北 城有天子气。昭帝以为济南应之,乃使平秦王归彦之邺,迎济南赴并州。武成先咨 元海,并问自安之计。元海曰:“皇太后万福,至尊孝性非常,殿下不须别虑。” 武成曰:“岂我推诚之意耶?”元海乞还省一夜思之。武成即留元海后堂。元海达 旦不眠,唯绕床徐步。夜漏未曙,武成遽出,曰:“神算如何?”答云:“夜中得 三策,恐不堪用耳。”因说梁孝王惧诛入关事,请乘数骑入晋阳,先见太后求哀, 后见主上,请去兵权,以死为限,求不干朝政,必保太山之安。此上策也。若不然, 当具表,云“威权大盛,恐取谤众口,请青、齐二州刺史。沉静自居,必不招物议。 此中策也。”更问下策曰:“发言即恐族诛。”因逼之,答曰:“济南世嫡,主上 假太后令而夺之。今集文武,示以此敕,执丰乐,斩归彦,尊济南,号令天下,以 顺讨逆,此万世一时也。”武成大悦,狐疑,竟未能用。乃使郑道谦卜之,皆曰: “不利举事,静则吉。”又召曹魏祖,问之国事。对曰:“当有大凶。”又时有林 虑令姓潘,知占候,密谓武成曰:“宫车当晏驾,殿下为天下主。”武成拘之于内 以候之。又令巫觋卜之,多云不须举兵,自有大庆。武成乃奉诏,令数百骑送济南 于晋阳。

  及孝昭崩,武成即位,除元海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太子詹事。河清二年,元 海为和士开所谮,被捶马鞭六十。责云:“尔在邺城,说我以弟反兄,几许不义! 邺城兵马抗并州,几许无智!不义无智,若为可使?”出为兖州刺史。元海后妻, 陆太姬甥也,故寻被追任使。武平中,与祖珽共执朝政。元海多以太姬密语告珽。 珽求领军,元海不可,珽乃以其所告报太姬。姬怒,出元海为郑州刺史。邺城将败, 征为尚书令。周建德七年,于邺城谋逆,伏诛。元海好乱乐祸,然诈仁慈,不饮洒 啖肉。文宣天保末年敬信内法,乃至宗庙不血食,皆元海所谋。及为右仆射,又说 后主禁屠宰,断酤酒。然本心非靖,故终致覆败。思宗弟思好。

  思好本浩氏子也,思宗养以为弟,遇之甚薄。少以骑射事文襄。及文宣受命, 为左卫大将军。本名思孝,天保五年,讨蠕蠕,文宣悦其骁勇,谓曰:“尔击贼如 鹘入鸦群,宜思好事。”故改名焉。累迁尚书令、朔州道行台、朔州刺史、开府、 南安王,甚得边朔人心。后主时,斫骨光弁奉使至州,思好迎之甚谨,光弁倨敖, 思好因心衔恨。武平五年,遂举兵反。与并州诸贵书曰:“主上少长深宫,未辨人 之情伪,昵近凶狡,疏远忠良。遂使刀锯刑余,贵溢轩阶,商胡丑类,擅权帷幄, 剥削生灵,劫掠朝市。暗于听受,专行忍害。幽母深宫,无复人子之礼;二弟残戮, 顿绝孔怀之义。仍纵子立夺马于东门,光弁擎鹰于西市,駮龙得仪同之号,逍遥受 郡君之名,犬马班位,荣冠轩冕。人不堪役,思长乱阶。赵郡王睿实曰宗英,社稷 惟寄,左丞相斛律明月,世为元辅,威著邻国,无罪无辜,奄见诛殄。孤既忝预皇 枝,实蒙殊奖,今便拥率义兵,指除君侧之害。幸悉此怀,无致疑惑。”行台郎王 行思之辞也。

  思好至阳曲,自号大丞相,置百官,以行台左丞王尚之为长史。武卫赵海在晋 阳掌兵,时仓卒不暇奏,矫诏发兵拒之。军士皆曰:“南安王来,我辈唯须唱万岁 奉迎耳。”帝闻变,使唐邕、莫多娄敬显、刘桃枝、中领军厍狄士文驰之晋阳,帝 勒兵续进。思好军败,与行思投水而死。其麾下二千人,桃枝围之,且杀且招,终 不降以至尽。时帝在道,叱奴世安自晋阳送露布于平都,遇斛斯孝卿。孝卿诱使食, 因驰诣行宫,叫已了。帝大欢,左右呼万岁。良久,世安乃以状自陈。帝曰:“告 示何物事,乃得坐食。”于是赏孝卿而免世安罪。暴思好尸七日,然后屠剥焚之, 烹尚之于邺市,令内参射其妃于宫内,仍火焚杀之。思好反前五旬,有人告其谋反。 韩长鸾女适思好子,故奏有人诬告诸贵,事相扰动,不杀无以息后,乃斩之。思好 既诛,死者弟伏阙下诉求赠兄,长鸾不为通也。平秦王归彦,字仁英,神武族弟也。 父徽,魏末坐事当徙凉州,行至河、渭间,遇贼,以军功得免流。因于河州积年。 以解胡言,为西域大使,得胡师子来献,以功得河东守。寻遂死焉。徽于神武旧恩 甚笃。及神武平京洛,迎徽丧与穆同营葬。赠司徒,谥曰文宣。

  初,徽尝过长安市,与妇人王氏私通而生归彦,至是年已九岁。神武追见之, 抚对悲喜。稍迁徐州刺史。归彦少质朴,后更改节,放纵好声色,朝夕酣歌。妻魏 上党王元天穆女也,貌不美而甚骄妒,数忿争,密启文宣求离,事寝不报。天保元 年,封平秦王。嫡妃康及所生母王氏并为太妃。善事二母,以孝闻。征为兼侍郎, 稍被亲宠。以讨侯景功,别封长乐郡公,除领军大将军。领军加大,自归彦始也。 文宣诛高德正,金宝财货悉以赐之。乾明初,拜司徒,仍总知禁卫。

  初,济南自晋阳之邺,杨愔宣敕,留从驾五千兵于西中,阴备非常。至邺数日, 归彦乃知之,由是阴怨杨、燕。杨、燕等欲去二王,问计于归彦。归彦诈喜,请共 元海量之。元海亦口许心违,驰告长广。长广于是诛杨、燕等。孝昭将入云龙门, 都督成休宁列仗拒而不内,归彦谕之,然后得入,进向柏阁、永巷亦如之。孝昭践 祚,以此弥见优重,每入常在平原王段韶上。以为司空,兼尚书令。齐制,宫内唯 天子纱帽,臣下皆戎帽,特赐归彦纱帽以宠之。

  孝昭崩,归彦从晋阳迎武成于邺。及武成即位,进位太傅,领司徒,常听将私 部曲三人带刀入仗。从武成还都,诸贵戚等竞要之,其所往处,一坐尽倾。归彦既 地居将相,志意盈满,发言陵侮,旁若无人。议者以威权震主,必为祸乱。上亦寻 其前翻覆之迹,渐忌之。高元海、毕义云、高乾和等咸数言其短。上幸归彦家,召 魏收对御作诏草,欲加右丞相。收谓元海曰:“至尊以右丞相登位,今为归彦威名 太盛,故出之,岂可复加此号。”乃拜太宰、冀州刺史,即乾和缮写。昼日,仍敕 门司不听辄入内。时归彦在家纵酒,经宿不知,至明欲参,至门知之,大惊而退。 及通名谢,敕令早发,别赐钱帛、鼓吹、医药,事事周备。又敕武职督将悉送至青 阳宫,拜而退,莫敢共语。唯与赵郡王睿久语,时无闻者。

  至州,不自安,谋逆,欲待受调讫,班赐军士,望车驾如晋阳,乘虚入邺。为 其郎中令吕思礼所告,诏平原王段韶袭之。归彦旧于南境置私驿,闻军将逼,报之, 便婴城拒守。先是,冀州长史宇文仲鸾、司马李祖挹、别驾陈季璩、中从事房子弼、 长乐郡守尉普兴等疑归彦有异,使连名密启,归彦追而获之,遂收禁仲鸾等五人, 仍并不从,皆杀之。军已逼城,归彦登城大叫云:“孝昭皇帝初崩,六军百万众悉 由臣手,投身向邺迎陛下,当时不反,今日岂有异心?正恨高元海、毕义云、高乾 和诳惑圣上,疾忌忠良。但为杀此三人,即临城自刎。”其后城破,单骑北走,至 交津见获,锁送邺。帝令赵郡王睿私问其故。归彦曰:“使黄领小儿牵挽我,何可 不反!”曰:“谁耶?”归彦曰:“元海、乾和岂是朝廷老宿?如赵家老公时,又 讵怀怨。”于是帝又使让焉。对曰:“高元海受毕义云宅,用作本州刺史,给后部 鼓吹。臣为藩王、太宰,仍不得鼓吹。正杀元海、义云而已。”上令都督刘桃枝牵 入,归彦犹作前语望活。帝命议其罪,皆云不可赦。乃载以露车,衔枚面缚,刘桃 枝临之以刃,击鼓随之,并子孙十五人皆弃市。赠仁州刺史。

  魏时山崩,得石角二,藏在武库。文宣入库,赐从臣兵器,特以二石角与归彦。 谓曰:“尔事常山不得反,事长广得反,反时,将此角吓汉。”归彦额骨三道,着 帻不安。文宣尝见之,怒,使以马鞭击其额,血被面,曰:“尔反时当以此骨吓汉。” 其言反竟验云。

  武兴王普,字德广,归彦兄归义之子也。性宽和有度量。九岁,归彦自河州俱 入洛,神武使与诸子同游处。天保初,封武兴郡王。武平二年,累迁司空。六年, 为豫州道行台、尚书令。后主奔邺,就加太宰。周师逼,乃降。卒于长安。赠上开 府、豫州刺史。

  长乐太守灵山,字景嵩,神武族弟也。从神武起兵信都,终于长乐太守。赠大 将军、司空,谥曰文宣。子懿,卒于武平镇将,无子,文宣帝以灵山从父兄齐州刺 史建国子伏护为灵山后。

  伏护,字臣援,粗有刀笔。天统初,累迁黄门侍郎。伏护历事数朝,恒参机要, 而性嗜酒,每多醉失,末路逾剧,乃至连日不食,事事酣酒,神识恍惚,遂以卒。 赠兖州刺史。建国侯孙乂袭。乂少谨。武平末,给事黄门侍郎。隋开皇中,为太府 少卿,坐事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