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 本纪·卷五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49995.html 作者:唐姚思  宣帝  高宗孝宣皇帝讳顼,字绍世,小字师利,始兴昭烈王第二子也。梁中大通二年 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满堂室。少宽大,多智略。及长,美容仪,身长八尺三寸,手 垂过膝。有勇力,善骑射。高祖平侯景,镇京口,梁元帝征高祖子侄入侍,高祖遣 高宗赴江陵,累官为直阁将军、中书侍郎。时有马军主李总与高宗有旧,每同游处。 高宗尝夜被酒,张灯而寐,总适出,寻返,乃见高宗身是大龙,总便惊骇,走避他 室。及江

陈书:- 本纪·卷五


  • 时间:2017-02-10 17:14:57
  •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唐姚思

  宣帝

  高宗孝宣皇帝讳顼,字绍世,小字师利,始兴昭烈王第二子也。梁中大通二年 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满堂室。少宽大,多智略。及长,美容仪,身长八尺三寸,手 垂过膝。有勇力,善骑射。高祖平侯景,镇京口,梁元帝征高祖子侄入侍,高祖遣 高宗赴江陵,累官为直阁将军、中书侍郎。时有马军主李总与高宗有旧,每同游处。 高宗尝夜被酒,张灯而寐,总适出,寻返,乃见高宗身是大龙,总便惊骇,走避他 室。及江陵陷,高宗迁于关右。永定元年,遥袭封始兴郡王,邑二千户。三年,世 祖嗣位,改封安成王。天嘉三年,自周还,授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置佐史。 寻授使持节、都督扬南徐东扬南豫北江五州诸军事、扬州刺史,进号骠骑将军,馀 如故。四年,加开府仪同三司。六年,迁司空。天康元年,授尚书令,馀并如故。 废帝即位,拜司徒,进号骠骑大将军,录尚书,都督中外诸军事,给班剑三十人。 光大二年正月,进位太傅,领司徒,加殊礼,剑履上殿,增邑并前三千户,馀并如 故。十一月甲寅,慈训太后令废帝为临海王,以高宗入纂。

  太建元年春正月甲午,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诏曰:“夫圣人受命,王者中兴, 并由懿德,方作元后。高祖武皇帝揖拜尧图,经纶禹迹,配天之业,光辰象而利贞, 格地之功,侔川岳而长远。世祖文皇帝体上圣之姿,当下武之运,筑宫示俭,所务 唯德,定鼎初基,厥谋斯在。朕以寡薄,才非圣贤,夙荷前规,方传景祚。虽复亲 承训诲,志守籓维,咏季子之高风,思城阳之远托,自元储绍国,正位君临,无道 非几,伫闻刑措。岂图王室不造,频谋乱阶,天步艰难,将倾宝历,仰惟嘉命,爰 集朕躬。我心贞确,坚誓苍昊,而群辟启请,相喧渭桥,文母尊严,悬心长乐,对 扬玺绂,非止殷汤之三辞,履涉春冬,何但代王之五让。今便肃奉天策,钦承介圭。 若据沧溟,逾增兢业。思所以云行雨施,品物咸亨,当与黔黎,普同斯庆。可改光 大三年为太建元年。大赦天下。在位文武赐位一阶,孝悌力田及为父后者赐爵一级, 异等殊才,并加策序。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人赐谷五斛。”复太皇太后尊号曰皇 太后。立妃柳氏为皇后,世子叔宝为皇太子,皇子南中郎将、江州刺史康乐侯叔陵 为始兴王,奉昭烈王祀。乙未,舆驾谒太庙。丁酉,分命大使巡行四方,观省风俗。 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新除中抚大将军章昭达进号车骑大将军,新除中军大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淳于量为征北大将军,镇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南徐州刺史、新除镇西将军、郢州刺史黄法抃进号征西大将军,新除安南将军、开 府仪同三司、湘州刺史吴明彻进号镇南将军,镇东将军、扬州刺史、鄱阳王伯山进 号中卫将军,尚书仆射沈钦为尚书左仆射,度支尚书王劢为尚书右仆射,护军将军 沈恪为镇南将军、广州刺史。辛丑,舆驾亲祠南郊。壬寅,以皇子建安侯叔英为宣 惠将军、东扬州刺史,改封豫章王。豊城侯叔坚改封长沙王。癸卯,以明威将军周 弘正为特进。戊午,舆驾亲祠太庙。二月庚午,皇后谒太庙。辛未,皇太子谒太庙。 乙亥,舆驾亲耕藉田。夏五月甲午,齐遣使来聘。丁巳,以吏部尚书、领大著作徐 陵为尚书右仆射,太子詹事、驸马都尉沈君理为吏部尚书。秋七月辛卯,皇太子纳 妃沈氏,王公已下赐帛各有差。丁酉,以平东将军、吴郡太守晋安王伯恭为中护军, 进号安南将军。九月甲辰,以新除中护军晋安王伯恭为中领军。冬十月,新除左卫 将军欧阳纥据广州举兵反。辛未,遣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章昭达率众讨之。壬 午,舆驾亲祠太庙。

  二年春正月乙酉,以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郢州刺史黄法抃为中权大将 军。丙午,舆驾亲祠太庙。二月癸未,仪同章昭达擒欧阳纥送都,斩于建康市,广 州平。三月丙申,皇太后崩。丙午,曲赦广、衡二州。丁未,大赦天下。又诏自讨 周迪、华皎已来,兵交之所有死亡者,并令收敛,并给棺槥,送还本乡;疮痍未瘳 者,各给医药。夏四月乙卯,临海王伯宗薨。戊寅,皇太后祔葬万安陵。闰月戊申, 舆驾谒太庙。己酉,太白昼见。五月乙卯,仪同黄法抃献瑞璧一。壬午,齐遣使来 吊。六月戊子,新罗国遣使献方物。辛卯,大雨雹。乙巳,分遣大使巡行州郡,省 理冤屈。戊申,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章昭达进号车骑大将军,安南将军、广州 刺史沈恪进号镇南将军。秋八月甲申,诏曰:“怀远以德,抑惟恒典,去戎即华, 民之本志。顷年江介襁负相随,崎岖归化,亭候不绝,宜加恤养,答其诚心。维是 荒境自皞,有在都邑及诸州镇,不问远近,并蠲课役。若克平旧土,反我侵地,皆 许还乡,一无拘限。州郡县长明加甄别,良田废村,随便安处。若辄有课订,即以 扰民论。”又诏曰:“民惟邦本,著在典谟,治国爱民,抑又通训。朕听朝晏罢, 日昃劬劳,方流惠泽,覃被亿兆。有梁之季,政刑废缺,条纲弛紊,僭盗荐兴,役 赋征徭,尤为烦刻。大陈御宇,拯兹馀弊,灭扈戡黎,弗遑创改,年代弥流,将及 成俗,如弗解张,物无与厝,夕惕疚怀,有同首疾。思从卑菲,约己济民,虽府帑 末充,君孰与足,便可删革,去其甚泰,冀永为定准,令简而易从。自今维作田, 值水旱失收,即列在所,言上折除。军士年登六十,悉许放还。巧手于役死亡及与 老疾,不劳订补。其籍有巧隐,并王公百司辄受民为程廕,解还本属,开恩听首。 在职治事之身,须递相检示,有失不推,当局任罪。令长代换,具条解舍户数,付 度后人。户有增进,即加擢赏;若致减散,依事准结。有能垦起荒田,不问顷亩少 多,依旧蠲税。”戊子,太白昼见。九月乙丑,以散骑常侍镇东将军吴兴太守杜棱 为特进、护军将军。冬十月乙酉,舆驾亲祠太庙。十一月辛酉,高丽国遣使献方物。 十二月癸巳夜,西北有雷声。

  三年春正月癸丑,以尚书右仆射、领大著作徐陵为尚书仆射。辛酉,舆驾亲祠 南郊。辛未,亲祠北郊。二月辛巳,舆驾亲祠明堂。丁酉,亲耕籍田。三月丁丑, 大赦天下。自天康元年讫太建元年,逋馀军粮、禄秩、夏调未入者,悉原之。又诏 犯逆子弟支属逃亡异境者,悉听归首;见絷系者,量可散释;其有居宅,并追还。 夏四月壬辰,齐遣使来聘。五月戊申,太白昼见。辛亥,辽东、新罗、丹丹、天竺、 盘盘等国并遣使献方物。六月丁亥,江阴王萧季卿以罪免。甲辰,封东中郎将长沙 王府谘议参军萧彝为江阴王。秋八月辛丑,皇太子亲释奠于太学,二傅、祭酒以下 赉帛各有差。九月癸酉,太白昼见。冬十月甲申,舆驾亲祠太庙。乙酉,周遣使来 聘。己亥,丹丹国遣使献方物。十二月壬辰,车骑大将军、司空章昭达薨。

  四年春正月丙午,以云麾将军、江州刺史始兴王叔陵为湘州刺史,进号平南将 军;东中郎将、吴郡太守长沙王叔坚为宣毅将军、江州刺史;尚书仆射、领大著作 徐陵为尚书左仆射;中书监王劢为尚书右仆射。庚申,以丹阳尹衡阳王伯信为信威 将军、中护军。庚午,舆驾亲祠太庙。二月乙酉,立皇子叔卿为建安王,授东中郎 将、东扬州刺史。三月壬子,以散骑常侍孙瑒为安西将军、荆州刺史。乙丑,扶南、 林邑国并遣使来献方物。夏四月戊子,以中权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黄法抃为征南 大将军、南豫州刺史。五月癸卯,尚书右仆射王劢卒。六月辛巳,侍中、镇右将军、 右光禄大夫杜棱卒。秋八月辛未,周遣使来聘。丁丑,景云见。戊寅,诏曰:“国 之大事,受赈兴戎。师出以律,禀策于庙,所以乂安九有,克成七德。自顷扫涤群 秽,廓清诸夏,乃貔貅之戮力,亦帷幄之运筹。虽左衽已戡,干戈载戢,呼韩来谒, 亭鄣无警,但不教民战,是谓弃之,仁必有勇,无忘武备。磻溪之传韬诀,谷城之 授神符,文叔悬制戎规,孟德颇言兵略。朕既惭暗合,良皆披览。兼昔经督戎,备 尝行阵,齐以七步,肃之三鼓,得自胸襟,指掌可述。今并条制,凡十三科,宜即 班宣,以为永准。”乙未,诏停督湘、江二州逋租,无锡等十五县流民,并蠲其徭 赋。九月庚子朔,日有蚀之。辛亥,大赦天下。又诏曰:“举善从谏,在上之明规; 进贤谒言,为臣之令范。朕以寡德,嗣守宝图,虽世袭隆平,治非宁一。辨方分职, 旰食早衣;傍阙争臣,下无贡士。何其阙尔,鲜能抗直。岂余独运,匪荐谠言。置 鼓公车,罕论得失;施石象魏,莫陈可否。硃云摧槛,良所不逢;禽息触楹,又为 难值。至如衣褐以见,檐簦以游,或耆艾绝伦,或妙年异等,干时而不偶,左右莫 之誉,黑貂改弊,黄金且殚,终其滞淹,可为太息。又贵为百辟,贱有十品,工拙 并骛,劝沮莫分,街谣徒拥,廷议斯阙。实朕之弗明,而时无献替。永言至治,何 乃爽欤?外可通示文武:凡厥在位,风化乖殊,朝政纟比蠹,正色直辞,有犯无隐。 兼各举所知,随才明试。其莅政廉秽,在职能否,分别矢言,俟兹黜陟。”丙寅, 以故太尉徐度、仪同杜棱、仪同程灵洗配食高祖庙庭,故车骑将军章昭达配食世祖 庙庭。冬十月乙酉,舆驾亲祠太庙。戊戌,以镇南将军、广州刺史沈恪为领军将军。 十一月己亥夜地震。闰月辛未,诏曰:“姑熟饶旷,荆河斯拟,博望关畿,天限严 峻,龙山南指,牛渚北临,对熊绎之馀城,迩全琮之故垒,良畴美柘,畦畎相望, 连宇高甍,阡陌如绣。自梁末兵灾,凋残略尽,比虽务优宽,犹未克复,咫尺封畿, 宜须殷阜。且众将部下,多寄上下,军民杂俗,极为蠹秏。自今有罢任之徒,许分 留部下;其已在江外,亦令迎还,悉住南州津里安置。有无交货,不责市估;莱荒 垦辟,亦停租税。台遣镇监一人,共刺史、津主分明检押,给地赋田,各立顿舍。” 十二月壬寅,甘露降乐游苑。甲辰,舆驾幸乐游苑,采甘露,宴群臣。丁卯,诏曰: “梁氏之季,兵火荐臻,承华焚荡,顿无遗构。宝命惟新,迄将二纪,频事戎旅, 未遑修缮。今工役差闲,椽楹有拟,来岁开肇,创筑东宫,可权置起部尚书、将作 大匠,用主监作。”

  五年春正月癸酉,以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淳于量为中权大 将军;宣惠将军、豫章王叔英为南徐州刺史,进号平北将军;吏部尚书、驸马都尉 沈君理为尚书右仆射,领吏部。辛巳,舆驾亲祠南郊。甲午,舆驾亲祠太庙。二月 辛丑,舆驾亲祠明堂。乙卯,夜有白气如虹,自北方贯北斗紫宫。三月壬午,分命 众军北伐,以镇前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明彻都督征讨诸军事。丙戌,西衡州献马 生角。己丑,皇孙胤生,内外文武赐帛各有差,为父后者爵一级。北讨大都督吴明 彻统众十万,发自白下。夏四月癸卯,前巴州刺史鲁广达克齐大岘城。辛亥,吴明 彻克秦州水栅。庚申,齐遣兵十万援历阳,仪同黄法抃破之。辛酉,齐军救秦州, 吴明彻又破之。癸亥,诏北伐众军所杀齐兵,并令埋掩。甲子,南谯太守徐槾克石 梁城。五月己巳,瓦梁城降。癸酉,阳平郡城降。甲戌,徐槾克庐江郡城。丙子, 黄法抃克历阳城。己卯,北高唐郡城降。辛巳,诏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 豫州刺史黄法抃徙镇历阳,齐改县为郡者并复之。乙酉,南齐昌太守黄咏克齐昌外 城。丙戌,庐陵内史任忠军次东关,克其东西二城,进克蕲城。戊子,又克谯郡城, 秦州城降。癸巳,瓜步、胡墅二城降。六月庚子,郢州刺史李综克滠口城。乙巳, 任忠克合州外城。庚戌,淮阳、沭阳郡并弃城走。癸丑,景云见。豫章内史程文季 克泾州城。乙卯,宣毅司马湛陀克新蔡城。癸亥,周遣使来聘。黄法抃克合州城。 吴明彻师次仁州,甲子,克其州城。是月,治明堂。秋七月乙丑,镇前将军、开府 仪同三司吴明彻进号征北大将军。戊辰,齐遣众二万援齐昌,西阳太守周炅破之。 己巳,吴明彻军次峡口,克其北岸城,南岸守者弃城走。周炅克巴州城。淮北绛城 及谷阳士民,并诛其渠帅,以城降。丙戌,吴明彻克寿阳外城。八月乙未,山阳城 降。壬寅,盱眙城降。戊申,罢南齐昌郡。壬子,戎昭将军徐敬辩克海安城。青州 东海城降。戊午,平固侯陈敬泰等克晋州城。九月甲子,阳平城降。壬申,高唐太 守沈善度克马头城。甲戌,齐安城降。丙子,左卫将军樊毅克广陵楚子城。癸未, 尚书右仆射、领吏部、驸马都尉沈君理卒。丁亥,前鄱阳内史鲁天念克黄城小城, 齐军退保大城。戊子,割南兗州之盱眙郡属谯州。壬辰晦,夜明。黄城大城降。冬 十月甲午,郭默城降。戊戌,以中书令王瑒为吏部尚书。己亥,以特进、领国子祭 酒周弘正为尚书右仆射。乙巳,吴明彻克寿阳城,斩王琳,传首京师,枭于硃雀航。 丁未,齐兵万人至颍口。樊毅击走之。辛亥,齐遣兵援苍陵,又破之。丙辰,诏曰: “梁末得悬瓠,以寿阳为南豫州,今者克复,可还为豫州。以黄城为司州,治下为 安昌郡,鳷湍为汉阳郡,三城依梁为义阳郡,并属司州。”以征北大将军、开府仪 同三司吴明彻为豫州刺史,进号车骑大将军;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 刺史黄法抃为征西大将军、合州刺史。戊午,湛陀克齐昌城。十一月甲戌,淮阴城 降。庚辰,威虏将军刘桃根克朐山城。辛巳,樊毅克济阴城。己丑,鲁广达等克北 徐州。十二月壬辰朔,诏曰:“古者反噬叛逆,尽族诛夷,所以藏其首级,诫之后 世。比者所戮止在一身,子胤或存,枭悬自足,不容久归武库,长比月支。恻隐之 怀,有仁不忍。维熊昙朗、留异、陈宝应、周迪、邓绪等及今者王琳首,并还亲属, 以弘广宥。”乙未,谯城降。乙巳,立皇子叔明为宜都王,叔献为河东王。壬午, 任忠克霍州城。

  六年春正月壬戌朔,诏曰:“王者以四海为家,万姓为子,一物乖方,夕惕犹 厉,六合未混,旰食弥忧。朕嗣纂鸿基,思弘经略,上符景宿,下叶人谋,命将兴 师,大拯沦溺。灰琯未周,凯捷相继,拓地数千,连城将百。蠢彼馀黎,毒兹异境, 江淮年少,犹有剽掠,乡闾无赖,摘出阴私,将帅军人,罔顾刑典,今使苛法蠲除, 仁声载路。且肇元告庆,边服来荒,始睹皇风,宜覃曲泽,可赦江右淮北南司、定、 霍、光、建、朔、合、豫、北徐、仁、北兗、青、冀,南谯、南兗十五州,郢州之 齐安、西阳,江州之齐昌、新蔡、高唐,南豫州之历阳、临江郡土民,罪无轻重, 悉皆原宥。将帅职司,军人犯法,自依常科。”以翊前将军新安王伯固为中领军, 进号安前将军;安前将军、中领军晋安王伯恭为安南将军、南豫州刺史。壬午,舆 驾亲祠太庙。甲申,广陵金城降。周遣使来聘。高丽国遣使献方物。二月壬辰朔, 日有蚀之。辛亥,舆驾亲耕籍田。丙辰,以中权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征 西大将军、郢州刺史。三月癸亥,诏曰:“去岁南川颇言失稔,所督田租于今未即。 豫章等六郡太建五年田租,可申半至秋。豫章又逋太建四年检首田税,亦申至秋。 南康一郡,岭下应接,民间尤弊,太建四年田租未入者,可特原除。庶修垦无废, 岁取方实。”夏四月庚子,彗星见。辛丑,诏曰:“戢情怀善,有国之令图,拯弊 救危,圣范之通训。近命师薄伐,义在济民,青、齐旧隶,胶、光部落,久患凶戎, 争归有道,弃彼农桑,忘其衣食。而大军未接,中途止憩,朐山、黄郭,车营布满, 扶老携幼,蓬流草跋,既丧其本业,咸事游手,饥馑疾疫,不免流离。可遣大使精 加慰抚,仍出阳平仓谷,拯其悬磬,并充粮种。劝课士女,随近耕种。石鳖等屯, 适意修垦。”六月壬辰,尚书右仆射、领国子祭酒周弘正卒。乙巳,以中卫将军、 扬州刺史鄱阳王伯山为征北将军、南徐州刺史,中护军衡阳王伯信为宣毅将军、扬 州刺史。冬十一月乙亥,诏北讨行军之所,并给复十年。十二月癸巳,平南将军、 湘州刺史始兴王叔陵进号镇南将军。戊戌,以吏部尚书王瑒为尚书右仆射,度支尚 书孔奂为吏部尚书。丙午,安右将军、左光禄大夫王通加特进。

  七年春正月辛未,舆驾亲祠南郊。乙亥,左卫将军樊毅克潼州城。辛巳,舆驾 亲祠北郊。二月戊申,樊毅克下邳、高栅等六城。三月辛未,诏豫、二兗、谯、徐、 合、霍、南司、定九州及南豫、江、郢所部在江北诸郡置云旗义士,往大军及诸镇 备防。戊寅,以新除征西大将军、合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黄法抃为豫州刺史。改 梁东徐州为安州,武州为沅州。移谯州镇于新昌郡,以秦郡属之。盱眙、神农二郡 还隶南兗州。夏四月丙戌,有星孛于大角。庚寅,监豫州陈桃根于所部得青牛,献 之,诏遣还民。甲午,舆驾亲祠太庙。乙未,陈桃根又表上织成罗文锦被各二,诏 于云龙门外焚之。壬子,郢州献瑞钟六。五月乙卯,割谯州之秦郡还隶南兗州。分 北谯县置北谯郡,领阳平所属北谯、西谯二县。合州之南梁郡,隶入谯州。六月丙 戌,为北讨将士死王事者克日举哀。壬辰,以尚书右仆射王瑒为尚书仆射。己酉, 改作云龙、神虎门。秋八月壬寅,移西阳郡治保城。癸卯,周遣使来聘。闰九月壬 辰,都督吴明彻大破齐军于吕梁。是月,甘露频降乐游苑。丁未,舆驾幸乐游苑, 采甘露,宴群臣,诏于苑龙舟山立甘露亭。冬十月戊午,以征北将军、南徐州刺史 鄱阳王伯山为征南将军、江州刺史;安前将军、中领军新安王伯固为南徐州刺史, 进号镇北将军;信威将军、江州刺史长沙王叔坚为云麾将军、中领军。己巳,立皇 子叔齐为新蔡王,叔文为晋熙王。十一月庚戌,以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郢 州刺史淳于量为中军大将军。十二月丙辰,以新除云麾将军、郢州刺史长沙王叔坚 为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东中郎将、东扬州刺史建安王叔卿为云麾将军、郢州刺 史,宣惠将军宜都王叔明为东扬州刺史。壬戌,以尚书仆射王瑒为尚书左仆射,太 子詹事、扬州大中正陆缮为尚书右仆射,国子祭酒徐陵为领军将军。甲子,南康郡 献瑞钟。

  八年春正月庚辰,西南有紫云见。二月壬申,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明 彻进位司空。丁丑,诏江东道太建五年以前租税夏调逋在民间者,皆原之。夏西月 甲寅,诏曰:“元戎凯旋,群师振旅,旌功策赏,宜有飨宴。今月十七日,可幸乐 游苑,设丝竹之乐,大会文武。”己未,舆驾亲祠太庙。五月庚寅,尚书左仆射王 瑒卒。六月癸丑,以云麾将军、广州刺史长沙王叔坚为合州刺史,进号平北将军。 甲寅,以尚书右仆射陆缮为尚书左仆射,新除晋陵太守王克为尚书右仆射。秋八月 丁卯,以车骑大将军、司空吴明彻为南兗州刺史。九月戊戌,以皇子叔彪为淮南王。 冬十一月乙酉,以平南将军、湘州刺史长沙王叔坚为平西将军、郢州刺史。丁酉, 分江州晋熙、高唐、新蔡三郡为晋州。辛丑,以冠军将军庐陵王伯仁为中领军。十 二月丁卯,以新除太子詹事徐陵为右光禄大夫。

  九年春正月辛卯,舆驾亲祠北郊。壬寅,以湘州刺史、新除中卫将军始兴王叔 陵为扬州刺史;云麾将军建安王叔卿为湘州刺史,进号平南将军。二月壬子,舆驾 亲耕藉田。夏五月丙子,诏曰:“朕昧旦求衣,日旰方食,思弘亿兆,用臻俾乂, 而牧守莅民,廉平未洽,年常租赋,多致逋馀,即此务农,宜弘宽省。可起太建已 来讫八年流移叛户所带租调,七年八年叛义丁、五年讫八年叛军丁、六年七年逋租 田米粟夏调绵绢丝布麦等,五年讫七年逋赀绢,皆悉原之。”秋七月乙亥,以轻车 将军、丹阳尹江夏王伯义为合州刺史。己卯,百济国遣使献方物。庚辰,大雨,震 万安陵华表。己丑,震慧日寺刹及瓦官寺重门,一女子于门下震死。冬十月戊午, 司空吴明彻破周将梁士彦众数万于吕梁。十二月戊申,东宫成,皇太子移于新宫。

  十年春正月己巳朔,以中领军庐陵王伯仁为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翊左将军、 右光禄大夫、领太子詹事徐陵为领军将军。二月甲子,北讨众军败绩于吕梁,司空 吴明彻及将卒已下,并为周军所获。三月辛未,震武库。丙子,分命众军以备周: 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大都督,总水陆诸军事;明威将军孙瑒都督荆、 郢水陆诸军事,进号镇西将军;左卫将军樊毅为大都督,督硃沛、清口上至荆山缘 淮众军,进号平北将军;武毅将军任忠都督寿阳、新蔡、霍州等众军,进号宁远将 军。乙酉,大赦天下。丁酉,以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护军将军淳于量为南 兗州刺史,进号车骑将军。夏四月庚戌,诏曰:“懋赏之言,明于训诰,挟纩之美, 著在抚巡。近岁薄伐,廓清淮、泗,摧锋致果,文武毕力,栉风沐雨,寒暑亟离, 念功在兹,无忘终食。宜班荣赏,用酬厥劳。应在军者可并赐爵二级,并加赉恤, 付选即便量处。”又诏曰:“惟尧葛衣鹿裘,则天为大,伯禹弊衣菲食,夫子曰 ‘无间然’,故俭德之恭,约失者鲜。朕君临宇宙,十变年籥,旰日勿休,乙夜忘 寝,跂予思治,若济巨川,念兹在兹,懔同驭朽。非贪四海之富,非念黄屋之尊, 导仁寿以置群生,宁劳役以奉诸己。但承梁季,乱离斯瘼,宫室禾黍,有名亡处, 虽轮奂未睹,颇事经营,去泰去甚,犹为劳费。加以戎车屡出,千金日损,府帑未 充,民疲征赋。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兴言静念,夕惕怀抱,垂训立法,良所多惭。 斫雕为朴,庶几可慕,雉头之服既焚,弋绨之衣方袭,损撤之制,前自朕躬,草偃 风行,冀以变俗。应御府堂署所营造礼乐仪服军器之外,其馀悉皆停息;掖庭常供、 王侯妃主诸有俸恤,并各量减。”丁巳,以新除镇右将军新安王伯固为护军将军。 戊午,樊毅遣军度淮北对清口筑城。庚申,大雨雹。壬戌,清口城不守。五月甲申, 太白昼见。六月丁卯,大雨,震大皇寺刹、庄严寺露盘、重阳阁东楼、千秋门内槐 树、鸿胪府门。秋七月戊戌,新罗国遣使献方物。乙巳,以散骑常侍、兼吏部尚书 袁宪为吏部尚书。八月乙丑朔,改秦郡为义州。戊寅,陨霜,杀稻菽。九月壬寅, 以平北将军樊毅为中领军。乙巳,立方明坛于娄湖。戊申,以中卫将军、扬州刺史 始兴王叔陵兼王官伯临盟。甲寅,舆驾幸娄湖临誓。乙卯,分遣大使以盟誓班下四 方,上下相警戒也。壬戌,以宣惠将军江夏王伯义为东扬州刺史。冬十月戊寅,罢 义州及琅邪、彭城二郡。立建兴,领建安、同夏、乌山、江乘、临沂、湖熟等六县, 属扬州。戊子,以尚书左仆射陆缮为尚书仆射。十一月辛丑,以镇西将军孙瑒为郢 州刺史。十二月乙亥,合州庐江蛮田伯兴出寇枞阳,刺史鲁广达讨平之。

  十一年春正月丁酉,龙见于南兗州永宁楼侧池中。二月癸亥,舆驾亲耕藉田。 三月丁未,诏淮北义人率户口归国者,建其本属旧名,置立郡县,即隶近州,赋给 田宅,唤订一无所预。夏五月乙巳,诏曰:“昔轩辕命于风后、力牧,放勋咨尔稷、 契、硃武,冕旒垂拱,化致隆平。爰逮汉列五曹,周分六职,设官理务,各有攸司, 亦几期刑措,卜世弥永,并赖群才,用康庶绩。朕日昃劬劳,思弘治要,而机事尚 拥,政道未凝,夕惕于怀,罔知攸济。方欲仗兹舟楫,委成股肱,征名责实,取宁 多士。自今应尚书曹、府、寺、内省监、司文案,悉付局参议分判。其军国兴造、 征发、选序、三狱等事,前须详断,然后启闻。凡诸辩决,务令清乂,约法守制, 较若画一,不得前后舛互,自相矛盾,致有枉滞。纡意舞文,纠听所知,靡有攸赦。” 甲寅,诏曰:“旧律以枉法受财为坐虽重,直法容贿其制甚轻,岂不长彼贪残,生 其舞弄?事涉货财,宁不尤切?今可改不枉法受财者,科同正盗。”六月庚辰,以 镇前将军豫章王叔英为镇南将军、江州刺史。丙戌,以征南将军、江州刺史鄱阳王 伯山为中权将军、护军将军。秋七月辛卯,初用大货六铢钱。八月甲子,青州义主 硃显宗等率所领七百户入附。丁卯,舆驾幸大壮观阅武。戊寅,舆驾还宫。冬十月 甲戌,以安前将军、祠部尚书晋安王伯恭为军师将军,尚书仆射陆缮为尚书左仆射。 十一月辛卯,诏曰:“画冠弗犯,革此浇风,孥戮是蹈,化于薄俗。朕肃膺宝命, 迄将一纪,思经邦济治,忧国爱民,日仄劬劳,夜分辍寝,而还淳反朴,其道靡阶, 雍熙盛美,莫云能致。遂乃鞫讯之牒,盈于听览,舂釱之人,烦于牢犴。周成刑措, 汉文断狱,杼轴空劳,邈焉既远。加以蕞尔丑徒,轶我彭、汴,淮、汝氓庶,企踵 王略,治兵誓旅,义存拯救。飞刍挽粟,征赋颇烦,暑雨祁寒,宁忘咨怨。兼宿度 乖舛,次舍违方,若曰之诚,责归元首,愧心斯积,驭朽非惧。即建子令月,微阳 初动,应此嘉辰,宜播宽泽,可大赦天下。”甲午,周遣柱国梁士彦率众至肥口。 戊戌,周军进围寿阳。辛丑,以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兗州刺史淳于量为上 流水军都督;中领军樊毅都督北讨诸军事,加安北将军;散骑常侍、左卫将军任忠 都督北讨前军事,加平北将军;前豊州刺史皋文奏率步骑三千趣阳平郡。癸卯,任 忠率步骑七千趣秦郡。丙午,新除仁威将军、右卫将军鲁广达率众入淮。是日,樊 毅领水军二万自东关入焦湖,武毅将军萧摩诃率步骑趣历阳。戊申,豫州陷。辛亥, 霍州又陷。癸丑,以新除中卫大将军、扬州刺史始兴王叔陵为大都督,总督水步众 军。十二月乙丑,南北兗、晋三州,及盱眙、山阳、阳平、马头、秦、历阳、沛、 北谯、南梁等九州,并自拔还京师。谯、北徐州又陷。自是淮南之地尽没于周矣。 己巳,诏曰:“昔尧、舜在上,茅屋土阶,汤、禹为君,藜杖韦带。至如甲帐珠络, 华榱璧珰,未能雍熙,徒闻侈欲。朕企仰前圣,思求讼平,正道多违,浇风靡乂。 至今贵里豪家,金铺玉舄,贫居陋巷,彘食牛衣,称物平施,何其辽远。爟烽未息, 役赋兼劳,文吏奸贪,妄动科格。重以旗亭关市,税敛繁多,不广都内之钱,非供 水衡之费,逼遏商贾,营谋私蓄。靖怀众弊,宜事改张。弗弘王道,安拯民蠹?今 可宣勒主衣、尚方诸堂署等,自非军国资须,不得缮造众物。后宫僚列,若有游长, 掖庭启奏,即皆量遣。大予秘戏,非会礼经,乐府倡优,不合雅正,并可删改。市 估津税,军令国章,更须详定,唯务平允。别观离宫,郊间野外,非恒飨宴,勿复 修治。并勒内外文武车马宅舍,皆循俭约,勿尚奢华。违我严规,抑有刑宪。所由 具为条格,标榜宣示,令喻朕心焉。”癸酉,遣平北将军沈恪、电威将军裴子烈镇 南徐州,开远将军徐道奴镇栅口,前信州刺史杨宝安镇白下。戊寅,以中领军樊毅 为镇西将军、都督荆郢巴武四州水陆诸军事。

  十二年春正月戊戌,以散骑常侍、左卫将军任忠为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督 缘江军防事。三月壬辰,以平北将军庐陵王伯仁为翊左将军、中领军。夏四月癸亥, 尚书左仆射陆缮卒。乙丑,以宣毅将军河东王叔献为南徐州刺史。己卯,大雩。壬 午,雨。五月癸巳,以军师将军、尚书右仆射晋安王伯恭为尚书仆射。六月壬戌, 大风坏皋门中闼。秋八月己未,周使持节、上柱国、郧州总管荥阳郡公司马消难以 郧、随、温、应、土、顺、沔、儇、岳等九州,鲁山、甑山、沌阳、应城、平靖、 武阳、上明、涢水等八镇内附。诏以消难为使持节、侍中、大都督、总督安随等九 州八镇诸军事、车骑将军、司空,封随郡公,给鼓吹、女乐各一部。庚申,诏镇西 将军樊毅进督沔、汉诸军事。遣平南将军、南豫州刺史任忠率众趣历阳;通直散骑 常侍、超武将军陈慧纪为前军都督,趣南兗州。戊辰,以新除司空司马消难为大都 督水陆诸军事。庚午,通直散骑常侍淳于陵克临江郡。癸酉,智武将军鲁广达克郭 默城。甲戌,大雨霖。丙子,淳于陵克祐州城。九月癸未,周临江太守刘显光率众 内附。是夜,天东南有声,如风水相击,三夜乃止。丙戌,改安陆郡为南司州。丁 亥,周将王延贵率众援历阳,任忠击破之,生擒延贵等。己酉,周广陵义主曹药率 众入附。冬十月癸丑,大雨雹震。十一月己丑,诏曰:“朕君临四海,日旰劬劳, 思弘至治,未臻斯道。而兵车骤出,军费尤烦,刍漕控引,不能征赋。夏中亢旱伤 农,畿内为甚,民失所资,岁取无托。此则政刑未理,阴阳舛度,黎元阻饥,君孰 与足?靖言兴念,余责在躬,宜布惠泽,溥沾氓庶。其丹阳、吴兴、晋陵、建兴、 义兴、东海、信义、陈留、江陵等十郡,并诸署即年田税、禄秩,并各原半,其丁 租半申至来岁秋登。”十二月庚辰,宣毅将军、南徐州刺史河东王叔献薨。

  十三年春正月壬午,以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左光禄大夫;中权将 军、护军将军鄱阳王伯山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镇右将军、国子祭酒新安王伯固为 扬州刺史;军师将军、尚书仆射晋安王伯恭为尚书左仆射;安右将军、丹阳尹徐陵 为中书监,领太子詹事;吏部尚书袁宪为尚书右仆射。庚寅,以轻车将军、卫尉卿 宜都王叔明为南徐州刺史。二月甲寅,诏赐司马消难所部周大将军田广等封爵各有 差。乙亥,舆驾亲耕藉田。夏四月乙巳,分衡州始兴郡为东衡州,衡州为西衡州。 五月丙辰,以前镇西将军樊毅为中护军。六月辛卯,以新除中护军樊毅为护军将军。 秋九月癸亥,夜,大风至自西北,发屋拔树,大雷震雹。冬十月癸未,以散骑常侍、 丹阳尹毛喜为吏部尚书,护军将军樊毅为镇西将军、荆州刺史。改鄱阳郡为吴州。 壬寅,丹丹国遣使献方物。十二月辛巳,彗星见。己亥,以翊右将军、卫尉卿沈恪 为护军将军。

  十四年春正月己酉,高宗弗豫。甲寅,崩于宣福殿,时年五十三。遗诏曰: “朕爰自遘疾,曾未浃旬,医药不瘳,便属大渐,终始定分,夫复奚言。但君临寰 宇,十有四载,诚则虽休勿休,日慎一日,知宗庙之负重,识王业之艰难。而边鄙 多虞,生民未乂,方欲荡清四海,包吞八荒,有志莫从,遗恨幽壤。皇太子叔宝继 体正嫡,年业韶茂,纂统洪基,社稷有主。群公卿士,文武内外,俱罄心力,同竭 股肱,送往事居,尽忠诚之节,当官奉职,引翼亮之功。务在叶和,无违朕意。凡 厥终制,事从省约。金银之饰,不须入圹,明器之具,皆令用瓦。唯使俭而合礼, 勿得奢而乖度。以日易月,既有通规,公除之制,悉依旧准。在位百司,三日一临, 四方州镇,五等诸侯,各守所职,并停奔赴。”二月辛卯,上谥孝宣皇帝,庙号高 宗。癸巳,葬显宁陵。

  高宗在田之日,有大度干略,及乎登庸,实允天人之望。梁室丧乱,淮南地并 入齐,高宗太建初,志复旧境,乃运神略,授律出师,至于战胜攻取,献捷相继, 遂获反侵地,功实懋焉。及周灭齐,乘胜略地,还达江际矣。

  史臣曰:高宗器度弘厚,亦有人君之量焉。世祖知冢嗣仁弱,弗可传于宝位, 高宗地居姬旦,世祖情存太伯,及乎弗悆,大事咸委焉。至于纂业,万机平理,命 将出师,克淮南之地,开拓土宇,静谧封疆。享国十馀年,志大意逸,吕梁覆军, 大丧师徒矣。江左削弱,抑此之由。呜呼!盖德不逮文,智不及武,虽得失自我, 无御敌之略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