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君道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07.html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清玄剖而上浮, 浊黄判而下沈。 尊卑等威, 於是乎著。 往圣取诸两仪, 而君臣之道立;设官分职, 而雍熙之化隆。 君人者, 必修诸己以先四海, 去偏党以平王道, 遣私情以标至公, 氦宇宙以笼万殊。 真伪既明於物外矣, 而兼之以自见;听受既聪於接来矣, 而加之以自闻。 仪决水以进善, 钧绝弦以黜恶, 昭德塞违, 庸亲昵贤, 使规尽其圆, 矩竭其方, 绳肆其直, 斤效其斫。 器

抱朴子:- 外篇·君道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21:51   

导读: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清玄剖而上浮, 浊黄判而下沈。 尊卑等威, 於是乎著。 往圣取诸两仪, 而君臣之道立;设官分职, 而雍熙之化隆。 君人者, 必修诸己以先四海, 去偏党以平王道, 遣私情以标至公, 氦宇宙以笼万殊。 真伪既明於物外矣, 而兼之以自见;听受既聪於接来矣, 而加之以自闻。 仪决水以进善, 钧绝弦以黜恶, 昭德塞违, 庸亲昵贤, 使规尽其圆, 矩竭其方, 绳肆其直, 斤效其斫。 器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清玄剖而上浮, 浊黄判而下沈。 尊卑等威, 於是乎著。 往圣取诸两仪, 而君臣之道立;设官分职, 而雍熙之化隆。 君人者, 必修诸己以先四海, 去偏党以平王道, 遣私情以标至公, 氦宇宙以笼万殊。 真伪既明於物外矣, 而兼之以自见;听受既聪於接来矣, 而加之以自闻。 仪决水以进善, 钧绝弦以黜恶, 昭德塞违, 庸亲昵贤, 使规尽其圆, 矩竭其方, 绳肆其直, 斤效其斫。 器无量表之任, 才无失授之用。

  考名责实, 屡省勤恤, 树训典以示民极, 审褒贬以彰劝沮, 明检齐以杜僭滥, 详直枉以违晦吝。 其与之也, 无叛理之幸;其夺之也, 有百氏之掩。 匠之以六艺, 轨之以忠信, 莅之以慈和, 齐之以礼刑。 扬仄陋以促沈抑, 激清流以澄臧否。 使物无诡道, 事无非分。 立朝牧民者, 不得侵官越局;推毂即戎者, 莫敢惮危顾命。 悦近以怀远, 修文以招携。 阜百姓之财粟, 阐进德之广途, 杜机伪之繁务(下有脱文), 则明罚敕法, 哀敬折狱;淳化洽, 则匿瑕藏疾, 五教在宽。

  外总多士於文武, 内建维城之穆属, 使亲疏相持, 尾为身干。 枝虽茂而无伤本之忧, 流虽盛而无背源之势。 石磐岳峙, 式遏觊觎。 见三苗之倾殄, 则知川源之未可恃也;睹翳幽之不守, 则觉严*崄之不足赖也。 夫江汉犹存, 而强楚虏辱;剑阁自如, 而子阳赤族。 四岳三涂土, 实不一姓;金城汤池, 未若人和。 守在海外, 匪山河也。

  是以贤君抱(有脱文)惧不足, 而改过恐有余。 谋当计得, 犹思危而弗休焉;战胜地广, 犹戒盈而夕惕焉。 象浑穹以遐焘, 式坤厚以广载。 运重光以表微, 致远思乎未兆。 资春景以妪煦, 范秋霜以肃物。 言州谘以校同异, 平衡以铨群言。 虚己以尽下情, 推功以劝将来。 御之以术, 则终始可竭也;整之以度, 则叁差可齐也。 嶷若阆风之凌霄, 而诸下不得以轻重料焉;窈若玄渊之万仞, 则近侍不能以少多量焉。 然则君之流源不穷, 而百僚之才力毕陈矣;我之涯畔无外, 而彼之斤两可限矣。

  发号吐令, 则车訇若震霆之激响, 而不为邪辩改其正。 画法创制, 则炳若七曜之丽天, 而不以爱恶曲其情。 宏略远罩, 则蔼若密云之高结。 居贞成务, 则确若嵩岱之根地。 料倚伏於未萌之前, 审毁誉於巧言之口。 不使敦朴散於雕伪, 不使一体浇於二端。 虽能独断, 必博纳乎刍荛;虽务含弘, 必清耳於浸润。

  民之饥寒, 则哀彼责此;百姓有罪, 则谓之在予。 嘉祥之臻, 则念得神之佑;或逢天之怒, 则思桑林之引咎。 不吝改弦於宜易之调, 不耻反迷於朝过之途。 虎眄以警密, 麟跱以接疏。 路无击壤之叟, 则羞闻和音之作;民有不粒之匮, 则愧临方丈之膳。 处飞阁之概天, 则惧役夫之劳瘁;茹柔嘉之旨月色, 则忧敬授之失时;聆管弦之宴羡, 则戚逸乐之有过;瞻藻丽之辨粲, 则虑赋敛之惨烈。 遵放勋之粗裘, 准卫文之大帛;追有夏之卑宫, 识露台之不果;鉴章华之召灾, 悟阿房之速祸。

  诰誓则念依时之失信。 耽玩则觉褒妲之惑我。 征伐则量力度时, 不令百里有号泣之愤;诛戮则遗情任理, 不使鸱夷有抱枉之魂。 鉴操彤之杜伯, 惟人立之呼豕。 废嫡则戒晋献之巨惑。 立庶则念刘表之殄祀。 草鬼畋则乐失兽而得士, 识驰网而悦远, 偏爱则虑袖蜂之谤巧, 飞燕之专宠。 独任则悟鹿马之作威, 恭显之恶直。 纳策则思汉祖之吐哺, 孝景之诛错。

  旨甘之进, 则疏仪狄。 容悦姑息, 则沈栾激。 除蒸子之谄, 亲放麋之仁。 鉴白龙以辍轻脱, 观羸(原脱一字)以节无餍。 防人彘之变於六宫之中, 止汗血之求於绝域之外。 除恶犬以遏酒酗之患, 市马骨以招追风之骏。 轼怒蛙以以劝勇, 避螳螂以励武。 聆公庐之谠言, 容保甲之正直。 剔腹背无益之毛, 揽六翮凌虚之用。 烹如簧以谧司原之箴, 折菀渃以迪梁伯之美。 放丹姬以弭婉娈之迷, 退子瑕以杜余桃之惑。 藏渊中之鱼, 操利器之柄。 勿惮徙薪之烦, 以省焦烂之费。 鼓廉耻之陶冶, 明考试之准的。

  怒不越法以加虐, 喜不逾宪以厚遗。 割情於所爱, 而有犯者无赦;辨善於所憎, 而有劳者不遗。 倾下(原脱一字)以纳忠, 闻逆耳而不讳。 广乞言於诽谤, 虽委抑而不距。 掩细瑕而录大用, 忘近恶而念远功, 使夫曹刿孟明有修来之效, 魏尚张敞立雪耻之绩。 身钩之贼臣, 著匡合之弘勋;释缚之左车, 吐止戈之高策。 则鸺枭化为鸳鸾, 邪伪变成忠贞。 芒颖秀於斥卤, 夜光起乎泥泞。 剡锐载胥, 九功允谐, 西面逡巡, 以延师友之才;尊事老叟, 以敦孝悌之行。

  是以渊蟠者仰赴, 山栖者俯集。 炳蔚内弼, 九虎阚外御。 政得於上, 而物倾於下;惠发乎迩, 而泽迈乎远。 明哲宣力於攸莅, 黔庶让畔於薮泽。 尔乃蠲滋章之法令, 振大和之清风。 蒲轮玉帛, 以抽丘园之俊民;元岂毕集, 以究论道之损益。 减牧羊之多人, 反不酤之至醇, 张仁让之闱, 杜华竞之津, 旌义正之操, 弘道素之格。 使附德者若潜萌之悦甘雨, 见归者犹行潦之赴大川。 黎民安之, 若绿叶之缀修柯;左衽仰之, 若众星之系北辰。

  是以七政不乱象於玄极, 寒温不谬节而错集。 四灵备觌, 芝华灼粲。 甘露淋漉以霄附, 嘉穗婀娜而盈箱。 。 丹魃逐於神潢, 玄厉拘於广朔。 百川无沸腾之异, 南箕谧偃禾之暴, 物无诡时之凋, 人无嗟慨之响。 囹圄虚陈, 五刑寝厝。 正朔所不加, 冕绅所不暨, 毡裘皮服, 山栖海窜, 莫不含欢革面, 感和重译, 灵禽贡於彤庭, 瑶环献自西极。 员首遽善, 犹氤氲之顺劲风;要荒承指, 若响亮之和绝音。 诚升隆之盛致, 三五之轨躅也。 故能固庙祧於罔极, 繁本枝乎百世矣。

  夫根深则末盛矣, 下乐则上安矣。 马不调, 造父不能超千里之迹;民不附, 唐虞不能致同天之美。 马极则变态生, 而倾偾惟忧矣;民困则多离叛, 其祸必振矣。 可不战战以待旦乎! 可不栗栗而虑危乎! 人主不澄思於治乱, 不深鉴於亡徵, 虽盼百寻之秋毫, 耳精八音之清浊, 文则琳琅堕於笔端, 武则钩铬摧於指掌, 心苞万篇之诵, 口播涛波之辩, 犹无补於土崩, 不救乎瓦解也。 何者? 不居其大, 而务其细, 滞乎下人之业, 而暗元本之端也。

  诚能事过乎丛, 临深履冰, 居安不忘乘奔之戒, 处存不废虑亡之惧, 操纲领以整毛目, 握道数以御众才, 韩白毕力以折冲, 萧曹竭能以经国, 介一人之心致其果毅, 谋夫协思进其长算;则人主虽从容玉房之内, 逍遥云阁之端, 羽爵腐於甘醪, 乐人疲於拚舞, 犹可以垂拱而任贤, 高枕以责成。 何必居茅茨之狭陋, 食薄味之大羹, 躬监门之劳役, 怀损命之辛勤, 然後可以惠流苍生, 道洽海外哉!

  昏惑之君, 则不然焉。 其为政也, 或仁而不断, 朱紫混漫, 正者不赏, 邪者不罚。 或苛猛惨酷, 或纯威无恩, 刑过乎重, 不恕不逮。 根露基颓, 危犹巢幕, 而自比於天日, 拟固於泰山, 谓克明俊德者不难及, 小心翼翼者未足算也。 於是无罪无辜, 淫刑以逞, 民不见德, 唯戮是闻。

  官人则以顺志者为贤, 擢才则以近习者为前。 上宰鼎列, 委之母後之族;专断顾问, 决之阿谄之徒。 所扬引则远九族外亲, 而不简其器干;所信仗则在於琐才曲媚, 而憎乎方直;所抑退则从雷同, 而不察之以情;所宠进则任美谈, 而不考其绩用。 掌要治民之官, 御戎专征之将, 或贪污以坏所在矣, 或营私以乱朝廷矣, 或懦弱以败庶事矣, 或恇怯以失军利矣。 终於不觉, 不忍黜斥, 犹加亲委, 冀其晚效。 器小任大, 遂及於祸。 良才远量无援之士, 或披褐而朝隐, 或沈沦於穷否, 怀道括囊, 民力莫由, 陵替之灾, 所以多有也。

  又经典规戒, 弗闻弗览, 玩弄亵宴, 是耽是务。 高楼观而下道德, 广苑囿而狭招纳, 深池沼而浅恩信, 悦狗马而恶蹇谔, 贵珠玉而贱智略, 丰绮纨而约惠泽, 缓赈济而急聚敛, 勤畋弋而忽稼穑, 重兼并而轻民命, 进优倡而退儒雅, 厚嬖幸而薄战士, 流声色而忘庶事, 先酣游而後听断, 数苦役而疏犒赐, 工造费好不急之器, 圈聚食肉靡谷之物。 然则危亡不可以怨天, 微弱不可以尤人也。 夫吉凶由己, 汤武岂一哉?

  昔周文掩未埋之骨, 而天下称其仁。 殷纣剖比干之心, 而四海疾其虐。 望在具瞻, 毁誉尤速。 得失之举, 不在多也。 凡誉重则蛮貊归怀, 而不可以虚索也;毁积即华夏离心, 而不可以言救也。 是以小善虽无大益, 而不可不为;细恶虽无近祸, 而不可不去也。

  若乃肆情纵欲, 而不与天下共其乐, 故有忧莫之恤也。 削基憎峻, 而不觉下堕则上崩, 故倾颓莫之扶也。 於是辔策去於我手, 神物假而不还, 力勤财匮, 民不堪命, 众怨於下, 天怒於上, 田成盗全齐於帷幄, 姬昌取有二於西邻, 陈吴之徒, 奋剑而大呼, 刘项之伦, 挥戈而飚骇, 云梯乘於百雉之上, 皓刃交於象魏之下, 飞锋内荐, 禁兵外溃, 而乃忧悲以思邈世之大贤, 拥彗以延岩栖之智士, 慕伊吕於嵩岫, 招孙吴於草莱, 拜昌言而无所, 思嘉算而莫问, 犹大厦既燔, 而运水於沧海, 洪潦凌室, 而造船於长洲矣。

  夫巍巍之称, 不可骄吝构;而东岳之封, 未易以恣欲修也。 上圣兼策载驰, 犹惧不逮前;而庸主缓步按辔, 而自以为过之。 或於安而思危, 或在崄而自逸。 或功成治定, 而匪怠匪荒, 或缀旒累卵, 而不觉不寤。 不有辛癸之没溺, 曷用贵钦明之高济哉? 念兹在兹, 庶乎庶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