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任能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14.html 作者:葛洪  或曰:“尾大於身者, 不可掉;臣贤於君者, 不可任。 故口不容而强吞之者必哽, 才非匹而安仗之者见轻。”  抱朴子曰:“诡哉, 言乎! 昔者荆子总角而摄相事, 实赖二十五老, 臻乎惠康。 子贱起家而治大邦, 实由胜己者多, 而招其弘益。 齐桓杀兄而立, 鸟兽其行, 被发彝酒, 妇闾三百, 委政仲父, 遂为霸宗;夷吾既终, 祸乱亟起。 鲁用季子二十余年, 内无秕政, 外无侵削;人之亡没

抱朴子:- 外篇·任能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26:48   

导读:作者:葛洪  或曰:“尾大於身者, 不可掉;臣贤於君者, 不可任。 故口不容而强吞之者必哽, 才非匹而安仗之者见轻。”  抱朴子曰:“诡哉, 言乎! 昔者荆子总角而摄相事, 实赖二十五老, 臻乎惠康。 子贱起家而治大邦, 实由胜己者多, 而招其弘益。 齐桓杀兄而立, 鸟兽其行, 被发彝酒, 妇闾三百, 委政仲父, 遂为霸宗;夷吾既终, 祸乱亟起。 鲁用季子二十余年, 内无秕政, 外无侵削;人之亡没

作者:葛洪

  或曰:“尾大於身者, 不可掉;臣贤於君者, 不可任。 故口不容而强吞之者必哽, 才非匹而安仗之者见轻。”

  抱朴子曰:“诡哉, 言乎! 昔者荆子总角而摄相事, 实赖二十五老, 臻乎惠康。 子贱起家而治大邦, 实由胜己者多, 而招其弘益。 齐桓杀兄而立, 鸟兽其行, 被发彝酒, 妇闾三百, 委政仲父, 遂为霸宗;夷吾既终, 祸乱亟起。 鲁用季子二十余年, 内无秕政, 外无侵削;人之亡没, 殄瘁响集。 岂非才所不逮, 其功如彼;自任其事, 其祸如此乎! ”

  “汉高决策於玄帏, 定胜乎千里, 则不如良平;治兵多而益善, 所向无敌, 则不如信布;兼而用之, 帝业克成。 故疾步累趋, 未若托乘乎逸足;寻飞逐走, 未若假伎乎鹰犬。 夫劲弩难彀, 而可以摧坚逮远;大舟难乘, 而可以致重济深;猛将难御, 而可以折冲拓境;高贤难临, 而可以攸叙彝伦。

  “昔鲁哀庸主也, 而仲尼上圣, 不敢不尽其节;齐景下才也, 而晏婴大贤, 不敢不竭其诚。 岂有人臣当与其君校智力之多少, 计局量之优劣, 必须尧舜乃为之役哉! 何事非君? 何使非民? 耻令其君不及唐虞, 此亦达者之用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