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钦士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15.html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由余在戎, 而秦穆惟忧。 楚杀得臣, 而晋文乃喜。 乐毅出而燕坏, 种蠡入而越霸。 破国亡家, 失士者也。 岂徒有之者重, 无之者轻而已哉! 柳惠之墓, 犹挫元寇之锐, 况於坐之於朝廷乎? 干木之隐, 犹退践境之攻, 况於置之於端右乎? 郅都之象, 使劲虏振慑。 孔明之尸, 犹令大国寝锋。 以此御侮, 则地必不侵矣;以此率师, 则主必不辱矣。  是以明主旅束帛於穷巷, 扬滞

抱朴子:- 外篇·钦士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27:58   

导读: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由余在戎, 而秦穆惟忧。 楚杀得臣, 而晋文乃喜。 乐毅出而燕坏, 种蠡入而越霸。 破国亡家, 失士者也。 岂徒有之者重, 无之者轻而已哉! 柳惠之墓, 犹挫元寇之锐, 况於坐之於朝廷乎? 干木之隐, 犹退践境之攻, 况於置之於端右乎? 郅都之象, 使劲虏振慑。 孔明之尸, 犹令大国寝锋。 以此御侮, 则地必不侵矣;以此率师, 则主必不辱矣。  是以明主旅束帛於穷巷, 扬滞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由余在戎, 而秦穆惟忧。 楚杀得臣, 而晋文乃喜。 乐毅出而燕坏, 种蠡入而越霸。 破国亡家, 失士者也。 岂徒有之者重, 无之者轻而已哉! 柳惠之墓, 犹挫元寇之锐, 况於坐之於朝廷乎? 干木之隐, 犹退践境之攻, 况於置之於端右乎? 郅都之象, 使劲虏振慑。 孔明之尸, 犹令大国寝锋。 以此御侮, 则地必不侵矣;以此率师, 则主必不辱矣。

  是以明主旅束帛於穷巷, 扬滞羽於瘁林, 飞翘车於河梁, 辟四门而不倦, 不吝金璧, 不远千里, 不惮屈己, 不耻卑辞, 而以致贤为首务, 得士为重宝。 举之者受上赏, 蔽之者为窃位。

  故公旦执贽於白屋, 秦邵拜昌於张生。 邹子涉境, 而燕君拥彗;庄周未食, 而赵惠竦立。 晋平接亥唐, 脚痹而坐不敢正;齐任之造稷丘, 虽频繁而不辞其劳。 楚王受笞於保申, □简去甲於公庐, 彼虽降高抑满, 以贵下贱, 终亦并目以远其明, 假耳以广其聪。 龙腾虎踞, 宜其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