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审举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17.html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华霍所以能崇极天之峻者, 由乎其下之厚也;唐虞所以能臻巍巍之功者, 实赖股肱之良也。 虽有孙阳之手, 而无骐骥之足, 则不得致千里矣。 虽有稽古之才, 而无宣力之佐, 则莫缘凝庶绩矣。 人君虽明并日月, 神鉴未兆, 然万机不可以独统, 曲碎不可以亲总, 必假目以遐览, 借耳以广听, 诚须有司, 是康是赞。  故圣君莫不根心招贤, 以举才为首务, 施玉帛於丘园, 驰翘车於岩薮

抱朴子:- 外篇·审举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29:22   

导读: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华霍所以能崇极天之峻者, 由乎其下之厚也;唐虞所以能臻巍巍之功者, 实赖股肱之良也。 虽有孙阳之手, 而无骐骥之足, 则不得致千里矣。 虽有稽古之才, 而无宣力之佐, 则莫缘凝庶绩矣。 人君虽明并日月, 神鉴未兆, 然万机不可以独统, 曲碎不可以亲总, 必假目以遐览, 借耳以广听, 诚须有司, 是康是赞。  故圣君莫不根心招贤, 以举才为首务, 施玉帛於丘园, 驰翘车於岩薮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华霍所以能崇极天之峻者, 由乎其下之厚也;唐虞所以能臻巍巍之功者, 实赖股肱之良也。 虽有孙阳之手, 而无骐骥之足, 则不得致千里矣。 虽有稽古之才, 而无宣力之佐, 则莫缘凝庶绩矣。 人君虽明并日月, 神鉴未兆, 然万机不可以独统, 曲碎不可以亲总, 必假目以遐览, 借耳以广听, 诚须有司, 是康是赞。

  故圣君莫不根心招贤, 以举才为首务, 施玉帛於丘园, 驰翘车於岩薮, 劳於求人, 逸於用能, 上自槐棘, 降逮皂隶, 论道经国, 莫不任职。 恭己无为, 而治平刑措;而化洽无外, 万邦咸宁。 设官分职, 其犹构室, 一物不堪, 则崩桡之由也。 然夫贡举之士, 格以四科, 三事九列, 是之自出, 必简标颖拔萃之俊, 而汉之末叶, 桓灵之世, 柄去帝室, 政在奸臣, 网漏防溃, 风颓教沮, 抑清德而扬谄媚, 退履道而进多财。 力竞成俗, 苟得无耻, 或输自售之宝, 或卖要人之书, 或父兄贵显, 望门而辟命;或低头屈膝, 积习而见收。

  夫铨衡不平, 则轻重错谬;斗斛不正, 则少多混乱;绳墨不陈, 则曲直不分, 准格倾侧, 则滓杂实繁。 以之治人, 则虐暴而豺贪, 受取聚敛, 以补买官之费;立之朝廷, 则乱剧於棼丝。 引用驽庸, 以为党援, 而望风向草偃, 庶事之康, 何异悬瓦砾而责夜光, 弦不调而索清音哉! 何可不澄浊飞沉, 沙汰臧否, 严试对之法, 峻贪夫之防哉! 殄瘁攸阶, 可勿畏乎?

  古者诸侯贡士, 适者谓之有功, 有功者增班进爵;贡士不适者谓之有过, 有过者黜位削地。 犹复不能令诗人谧大车素餐之刺, 山林无伐檀罝兔之贤。 况举之无非才之罪, 受之无负乘之患。 衡量一失其格, 多少安可复损乎? 夫孤立之翘秀, 藏器以待贾;琐碌之轻薄, 人事以邀速。 夫唯待价, 故顿沦於穷瘁矣;夫唯邀速, 故佻窍而腾跃矣。

  盖鸟鸱屯飞, 则鸳凤幽集;豺狼当路, 则麒麟遐遁。 举善而教, 则不仁者远矣;奸伪荣显, 则英杰潜逝。 高概耻与阘茸为伍, 清节羞入饕餮之贯。 举任并谬, 则群贤括囊;群贤括囊, 则凶邪相引;凶邪相引, 则小人道长;小人道长, 则梼杌比肩。 颂声所以不作, 怨嗟所以嗷嗷也。

  高干长材, 恃能胜己, 屈伸默语, 听天任命, 穷通得失, 委之自然, 亦焉得不堕多党者之後, 而居有力者之下乎? 逸伦之士, 非礼不动, 山峙渊渟, 知之者希, 驰逐之徒, 蔽而毁之, 故思贤之君, 终不知奇才之所在, 怀道之人, 愿效力而莫从。 虽抱稷卨之器, 资邈世之量, 遂沈滞诣死, 不得登叙也。 而有党有力者, 纷然鳞萃, 人乏官旷, 致者又美, 亦安得不拾掇而用之乎?

  灵献之世, 阉官用事, 群奸秉权, 危害忠良。 台阁失选用於上, 州郡轻贡举於下。 夫选用失於上, 则牧守非其人矣;贡举轻於下, 则秀孝不得贤矣。 故时人语曰:“举秀才, 不知书;察孝廉, 父别居。 寒素清白浊如泥, 高第良将怯如鸡。” 又云:“古人欲达勤诵经, 今世图官免治生。” 盖疾之甚也。

  於时悬爵而卖之, 犹列肆也;争津者买之, 犹市人也。 有直者无分而径进, 空拳者望途而收迹。 其货多者其官贵, 其财少者其职卑。 故东园积卖官之钱, 崔烈有铜臭之嗤。 上为下效, 君行臣甚。 故阿佞幸, 独谈亲容。 桑梓议主, 中正吏部, 并为魁侩, 各责其估。 清贫之士, 何理有望哉! 是既然矣。 又邪正不同, 譬犹冰炭;恶直之人, 憎於非党。 刀尺颠到者, 则恐人之议己也;达不由道者, 则患言论之不美也。 乃共构合虚诬, 中伤清德, 瑕累横生, 莫敢救拔。

  於是曾闵获商臣之谤, 孔墨蒙盗跖之垢。 怀正居贞者, 填笮乎泥泞之中, 而狡猾巧伪者, 轩翥乎虹霓之际矣。 而凡夫浅识, 不辩邪正, 谓守道者为陆沈, 以履径者为知变。 俗之随风而动, 逐波而流者, 安能复身於德行, 苦思於学问哉! 是莫不弃检括之劳, 而赴用赂之速矣。 斯诚有汉之所以倾, 来代之所宜深鉴也。

  或曰:“吾子论汉末贡举之事, 诚得其病也。 今必欲戒既往之失, 避倾车之路, 改有代之弦调, 防法玩之或变, 令濮上《巴人》, 反安乐之正音, 腠理之疾, 无退走之滞患者, 岂有方乎? 士有风姿丰伟, 雅望有余, 而怀空抱虚, 干植不足, 以貌取之, 则不必得贤, 徐徐先试, 则不可仓卒。 将如之何? ”

  抱朴子答曰:“知人则哲, 上圣所难。 今使牧守皆能审良才於未用, 保性履之始终, 诚未易也。 但共遣其私情, 竭其聪明, 不为利欲动, 不为属托屈。 所欲举者, 必澄思以察之, 博访以详之, 修其名而考其行, 校同异以备虚饰。 令亲族称其孝友, 邦闾归其信义。 尝小仕者, 有忠清之效, 治事之干, 则寸锦足以知巧, 刺鼠足以观勇也。

  “又, 秀孝皆宜如旧试经答策, 防其罪对之奸, 当令必绝其不中者勿署, 吏加罚禁锢。 其所举书不中者, 刺史太守免官, 不中左迁。 中者多不中者少, 後转不得过故。 若受赇而举所不当, 发觉有验者除名, 禁锢终身, 不以赦令原, 所举与举者同罪。 今试用此法, 治一二岁之间, 秀孝必多不行者, 亦足以知天下贡举不精之久矣。 过此, 则必多修德而勤学者矣。

  “又, 诸居职, 其犯公坐者, 以法律从事;其以贪浊赃污为罪, 不足死者, 刑竟及遇赦, 皆宜禁锢终身, 轻者二十年。 如此, 不廉之吏, 必将化为夷齐矣。 若临官受取, 金钱山积, 发觉则自恤得了, 免退则旬日复用者, 曾史亦将变为盗跖矣。 如此, 则虽贡士皆中, 不辞於官长之不良。”

  或曰:“能言不必能行, 今试经对策虽过, 岂必有政事之才乎? ”

  抱朴子答曰:“古者犹以射择人, 况经术乎? 如其舍旃, 则未见余法之贤乎此也。 夫丰草不秀瘠土, 巨鱼不生小水, 格言不吐庸人之口, 高文不堕顽夫之笔。 故披《洪范》而知箕子有经世之器, 览九术而见范生怀治国之略, 省夷吾之书, 而明其有拨乱之干, 视不害之文, 而见其精霸王之道也。 今孝廉必试经无脱谬, 而秀才必对策无失指, 则亦不得暗蔽也。 良将高第取其胆武, 犹复试之以对策, 况文士乎? 假令不能必尽得贤能, 要必愈於了不试也。

  今且令天下诸当在贡举之流者, 莫敢不勤学。 但此一条, 其为长益风教, 亦不细矣。 若使海内畏妄举之失, 凡人息侥幸之求, 背竞逐之末, 归学问之本, 儒道将大兴, 而私货必渐绝, 奇才可得而役, 庶官可以不旷矣。”

  或曰:“先生欲急贡举之法, 但禁锢之罪, 苛而且重, 惧者甚众。 夫急辔繁策, 伯乐所不为;密防峻法, 德政之所耻。”

  抱朴子曰:“夫骨填肉补之药, 长於养体益寿, 而不可以救日曷溺之急也。 务宽含垢之政, 可以莅敦御朴, 而不可以拯衰弊之变也。 虎狼见逼, 不挥戈奋剑, 而弹琴咏诗, 吾未见其身可保也。 燎火及室, 不奔走灌注, 而揖让盘旋, 吾未见其焚之自息也。 今与知欲卖策者论此, 是与跖议捕盗也。”

  抱朴子曰:“今普天一统, 九垓同风, 王制政令, 诚宜齐一。 夫衡量小器, 犹不可使往往有异, 况人士之格, 而可叁差而无检乎? 江表虽远, 密迩海隅, 然染道化, 率礼教, 亦既千余载矣。 往虽暂隔, 不盈百年, 而儒学之事, 亦不偏废也。 惟以其土宇褊於中州, 故人士之数, 不得钧其多少耳。 及其德行才学之高者, 子游仲任之徒, 亦未谢上国也。

  昔吴土初附, 其贡士见偃以不试。 今太平已近四十年矣, 犹复不试, 所以使东南儒业衰於在昔也。 此乃见同於左衽之类, 非所以别之也。 且夫君子犹爱人以礼, 况为其恺悌之父母邪! 法有招患, 令有损化, 其此之谓也。 今贡士无复试者, 则必皆修饰驰逐, 以竞虚名, 谁肯复开卷受书哉? 所谓饶之适足以败之者也。

  “自有天性好古, 心悦艺文。 学不为禄, 味道忘贫, 若法高卿周生烈者。 学精不仕(疑有脱文)徇乎荣利者, 万之一耳。 至於甯越倪宽黄霸之徒, 所以强自笃励於典籍者, 非天性也, 皆由患苦困瘁, 欲以经术自拔耳。 向使非汉武之世, 则朱买臣严助之属, 亦未必读书也。 今若取富贵之道, 幸有易於学者, 而复素无自然之好, 岂肯复空自勤苦, 执洒埽为诸生, 远行寻师问道者乎?

  兵兴之世, 武贵文寝, 俗人视儒士如仆虏, 见经诰如芥壤者, 何哉? 由於声名背乎此也。 夫不用譬犹售章甫於夷越, 徇髯蛇於华夏矣。 今若遐迩一例, 明考课试, 则必多负笈千里, 以寻师友, 转其礼赂之费, 以买记籍者, 不俟终日矣。”

  抱朴子曰:才学之士堪秀孝者, 已不可多得矣。 就令其人若桓灵之世, 举吏不先以财货, 便安台阁主者, 则虽诸经兼本解, 於问无不对, 犹见诬枉, 使不得过矣。 常追恨於时执事, 不重为之防。

  余意谓新年当试贡举者, 今年便可使儒官才士, 豫作诸策, 计足周用。 集上禁其留草殿中, 封闭之;临试之时, 亟赋之。 人事因缘於是绝。 当答策者, 皆可会著一处, 高选台省之官亲监察之。 又严禁其交关出入, 毕事乃遣。 违犯有罪无赦。 如此, 属托之翼窒矣。 夫明君恃己之不可欺, 不恃人之不欺己也。 亦何耻於峻为斯制乎? 若试经法立, 则天下 可以不立学官, 而人自勤乐矣。

  案四科亦有明解法令之状, 今在职之人, 官无大小, 悉不知法令。 或有微言难晓, 而小吏多顽, 而使之决狱, 无以死生委之, 以轻百姓之命, 付无知之人也。 作官长不知法, 为下吏所欺而不知, 又决其口笔者, 愤愤不能知食法, 与不食不问, 不以付主者。 或以意断事, 蹉跌不慎法令, 亦可令廉良之吏, 皆取明律令者试之如试经, 高者随才品叙用。 如此, 天下必少弄法之吏, 失理之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