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行品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24.html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拟玄黄之覆载, 扬明并以表微;文彪日丙而备体, 独澄见以入神者, 圣人也。 禀高亮之纯粹, 抗峻标以邈俗, 虚灵机以如愚, 不贰过而谄黩者, 贤人也。 居寂寞之无为, 蹈修直而执平者, 道人也。 尽烝尝於存亡, 保发肤以扬名者, 孝人也。 垂恻隐於有生, 恒恕己以接物者, 仁人也。 端身命以徇国, 经险难而一节者, 忠人也。 觌微理於难觉, 料倚伏於将来者, 明人也。 量理

抱朴子:- 外篇·行品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35:10   

导读: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拟玄黄之覆载, 扬明并以表微;文彪日丙而备体, 独澄见以入神者, 圣人也。 禀高亮之纯粹, 抗峻标以邈俗, 虚灵机以如愚, 不贰过而谄黩者, 贤人也。 居寂寞之无为, 蹈修直而执平者, 道人也。 尽烝尝於存亡, 保发肤以扬名者, 孝人也。 垂恻隐於有生, 恒恕己以接物者, 仁人也。 端身命以徇国, 经险难而一节者, 忠人也。 觌微理於难觉, 料倚伏於将来者, 明人也。 量理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拟玄黄之覆载, 扬明并以表微;文彪日丙而备体, 独澄见以入神者, 圣人也。 禀高亮之纯粹, 抗峻标以邈俗, 虚灵机以如愚, 不贰过而谄黩者, 贤人也。 居寂寞之无为, 蹈修直而执平者, 道人也。 尽烝尝於存亡, 保发肤以扬名者, 孝人也。 垂恻隐於有生, 恒恕己以接物者, 仁人也。 端身命以徇国, 经险难而一节者, 忠人也。 觌微理於难觉, 料倚伏於将来者, 明人也。 量理乱以卷舒, 审去就以保身者, 智人也。 顺通塞而一情, 任性命而不滞者, 达人也。 不枉尺以直寻, 不降辱以苟合者, 雅人也。 据体度以动静, 每清详而无悔者, 重人也。 体冰霜之粹素, 不染洁於势利者, 清人也。 笃始终於寒暑 , 虽危亡而不猜者, 义人也。 守一言於久要, 历衰而不渝者, 信人也。 摛锐藻以立言, 辞炳蔚而清允者, 文人也。 奋果毅之壮烈, 骋干戈以静难者, 武人也。 甄《坟》《索》之渊奥, 该前言以穷理者, 儒人也。 锐乃心於精义, 吝寸阴以进德者, 益人也。 识多藏之厚亡, 临禄利而如遗者, 廉人也。 不改操於得失, 不倾志於可欲者, 贞人也。 恤急难而忘劳, 以忧人为己任者, 笃人也。 洁皎分以守终, 不逊避而苟免者, 节人也。 飞清机之英丽, 言约畅而判滞者, 辩人也。 每居卑而推功, 虽处泰而滋恭者, 谦人也。 崇敦睦於九族, 必居正以赴理者, 顺人也。 临凝结而能断, 操绳墨而无私者, 干人也。 拔朱紫於中构, 剖犹豫以允当者, 理人也。 步七曜之盈缩, 推兴亡之道度者, 术人也。 赴白刃而忘生, 格兕虎於林谷者, 勇人也。 整威容以肃众, 仗法度而无二者, 严人也。 创机巧以济用, 总音数而并精者, 艺人也。 凌强御而无惮, 虽险逼而不沮者, 黠人也。 执匪懈於夙夜, 忘劳瘁於深峻者, 勤人也。 蒙谤读言而晏如, 不慑惧於可畏者, 劲人也。 闻荣誉而不欢, 遭忧难而不变者, 审人也。 知事可而必行, 不犹豫於群疑者, 果人也。 循绳墨以进止, 不乾没於侥幸者, 谨人也。 奉礼度以战兢, 及亲属而无尤者, 良人也。 履道素而无欲, 时虽移而不变者, 朴人也。 凡此诸行, 了无一然, 而不跻善人之迹者, 下人也。

  门人请曰:“善人之行, 既闻其目矣;恶者之事, 可以戒俗者, 愿文垂诰焉。” 抱朴子曰:“不致养於所生, 损道而危身者, 悖人也。 怀邪伪以偷荣, 豫利己而忘生者, 逆人也。 背仁义之正途, 苟危人以自安者, 凶人也。 好争夺而无厌, 专丑正而害直者, 恶人也。 出绳墨以伤刻, 心好杀而安忍者, 虐人也。 饰邪说以浸润, 构谤累於忠贞者, 谗人也。 虽言巧而行违, 实履浊而假清者, 佞人也。 不原本於枉直, 苟好胜而肆怒者, 暴人也。 措细善以取信, 阴挟毒而无亲者, 奸人也。 承风指以苟容, 揆主意而扶非者, 谄人也。 言不计於反覆, 好轻诺而无实者, 虚人也。 睹利地而忘义, 弃廉耻以苟得者, 贪人也。 睹艳逸而心荡, 饰绔绮而思邪者, 淫人也。 见成事而疑惑, 动失计而多悔者, 暗人也。 背训典而自任, 耻请问於胜己者, 损人也。 知善事而不逮, 虽多为而无成者, 劣人也。 委德行而不修, 奉权势以取媚者, 弊人也。 履蹊径以侥速, 推货贿以争津者, 邪人也。 既傲很以无礼, 好凌辱乎胜己者, 悍人也。 被抑枉则自诬, 事无苦而振慑者, 怯人也。 治细辩於稠众, 非其人而尽言者, 浅人也。 暗事宜之可否, 虽企慕而不及者, 顽人也。 知事非而不改, 闻良规而增剧者, 惑人也。 无济恤之仁心, 轻告绝於亲旧者, 薄人也。 既疾其所不逮, 喜他人之有灾者, 妒人也。 专财谷而轻义, 观困匮而不振者, 吝人也。 冒至危以侥幸, 植祸败而不悔者, 愚人也。 情局碎而偏党, 志唯务於盈利者, 小人也。 骋鹰犬於原兽, 好博戏而无已者, 迷人也。 忘等威之异数, 快饰玩之夸丽者, 奢人也。 耽声色於饮宴, 废庆吊於人理者, 荒人也。 既无心於修尚, 又怠惰於家业者, 懒人也。 无抑断之威仪, 每脱易而不思者, 轻人也。 观道义而如醉, 闻货殖而波扰者, 秽人也。 杖浅短而多谬, 暗趋舍之臧否者, 笨人也。 憎贤者而不贵, 闻高言而如聋者,嚣人也。 睹朱紫而不分, 虽提耳而不悟者, 蔽人也。 违道义以趑趄, 冒礼刑而罔顾者, 乱人也。 每动作而受嗤, 言发口而违理者, 拙人也。 事酋豪如仆虏, 值衰微而背惠者, 慝人也。 捐贫贱之故旧, 轻人士而踞傲者, 骄人也。 弃衰色而广欲, 非宦学而远游者, 荡人也。 无忠信之纯固, 背恩养而趋利者, 叛人也。 当交颜而面从, 至析离而背毁者, 伪人也。 习强梁而专己, 距忠告而不纳者, 刺人也。”

  抱朴子曰:人技未易知, 真伪或相似。 士有颜貌修丽, 风表闲雅, 望之溢目, 接之适意, 威仪如龙虎, 盘旋成规矩。 然心蔽神否, 才无所堪, 心中所有, 尽附皮肤。 口不能吐片奇, 笔不能属半句;入不能宰民, 出不能用兵;治事则事废, 衔命则命辱。 动静无宜, 出处莫可。 盖难分之一也。

  士有貌望朴悴, 容观矬陋, 声气雌弱, 进止质涩。 然而含英怀宝, 经明行高, 榦过元凯, 文蔚春林。 官则庶绩康用, 武则克全独胜。 盖难分之二也。

  士有谋猷渊邃, 术略入神, 智周成败, 思洞幽玄, 才兼能事, 神器无宜;而口不传心, 笔不尽意, 造次之接, 不异凡庸。 盖难分之三也。

  士有机变清锐, 巧言绮粲, 擥引譬喻, 渊涌风厉;然而口之所谈, 身不能行;长於识古, 短於理今, 为政政乱, 牧民民怨。 盖难分之四也。

  士有外形足恭, 容虔言恪, 而神疏心慢, 中怀散放, 受任不忧, 居局不治, 盖难分之五也。

  士有控弦命中, 空拳入白, 倒乘立骑, 五兵毕习;而体轻虑浅, 手剿心怯, 虚试无对, 而实用无验。 望尘奔北, 闻敌失魄。 盖难分之六也。

  士有梗概简缓, 言希貌朴, 细行阙漏, 不为小勇, 口止局口止脊拘检, 犯而不校, 握爪垂翅, 名为弱愿。 然而胆劲心方, 不畏强御, 义正所在, 视死犹归, 支解寸断, 不易所守。 盖难分之七也。

  士有孝友温淑, 恂恂平雅, 履信思顺, 非礼不蹈, 安困洁志, 操清冰霜;而疏迟迂阔, 不达事要, 见机不作, 所为无成, 居己梁倡, 受任不举。 盖难分之八也。

  士有行己高简, 风格峻峭, 啸傲偃蹇, 凌侪慢俗, 不肃检括, 不护小失, 适情率意, 旁若无人, 朋党排谴, 谈者同败, 士友不附, 品藻所遗。 而立朝正色, 知无不为, 忠於奉上, 明以摄下。 盖难分之九也。

  士有含弘旷济, 虚己受物, 藏疾匿瑕, 温恭廉洁, 劳谦冲退, 救危全信, 寄命不疑, 托孤可保;而纯良暗权, 仁而不断, 善不能赏, 恶不忍罚, 忠贞有余, 而榦用不足, 操柯犹豫, 废法效非, 枉直混错, 终於负败。 盖难分之十也。

  夫物有似而实非, 若然而不然。 料之无惑, 望形得神, 圣者其将病诸, 况乎常人? 故用才取士, 推昵结友, 不可以不精择, 不可以不详试也。 若乃性行之惑变, 始正而终邪, 若王莽初则美於伊霍, 晚则剧於赵高, 又非中才所能逆尽也。

  若令士之易别, 如鹪鹩之与鸿鹄, 狐兔之与龙麟者, 则四凶不得官於尧朝, 管蔡不得几危宗周, 仲尼无澹台之失, 延陵无捐金之恨, 伊尹无七十之劳, 项羽无嫌范之悔矣。 所患於其如石武石夫之乱瑾瑜, 鹪螟之似凤皇, 凝冰之类水精, 烟熏之疑云气, 故令不谬者鲜也。 惟帝难之, 矧乎近人哉!

  夫惟大明, 玄鉴幽微, 灵铨揣物, 思灼沈昧, 瞻山识璞, 临川知珠。 士於难分之中, 而无取舍之恨者, 使臧否区分, 抑扬咸允。 武丁姬文不独治, 而傅说吕尚不永弃, 高莽宰嚭不得成其恶, 弘恭石显无所容其伪矣。 其盖取士之较略, 选择之大都耳。 精微以求, 存乎其人, 固非毫翰之所备缕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