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省烦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35.html 作者:葛洪  抱扑子曰:安上治民, 莫善於礼, 弥纶人理, 诚为曲备。 然冠婚饮射, 何烦碎之甚邪! 人伦虽以有礼为贵, 但当令足以叙等威而表情敬, 何在乎升降揖让之繁重, 拜起俯伏之无已邪! 往者天下乂安, 四方无事, 好古官长, 时或修之, 至乃讲试累月, 督以楚挞, 昼夜修习, 废寝与食。 经时学之, 一日试之, 执卷从事, 案文举动, 黜谪之罚, 又在其间, 犹有过误, 不得其意。 而欲以

抱朴子:- 外篇·省烦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43:07   

导读:作者:葛洪  抱扑子曰:安上治民, 莫善於礼, 弥纶人理, 诚为曲备。 然冠婚饮射, 何烦碎之甚邪! 人伦虽以有礼为贵, 但当令足以叙等威而表情敬, 何在乎升降揖让之繁重, 拜起俯伏之无已邪! 往者天下乂安, 四方无事, 好古官长, 时或修之, 至乃讲试累月, 督以楚挞, 昼夜修习, 废寝与食。 经时学之, 一日试之, 执卷从事, 案文举动, 黜谪之罚, 又在其间, 犹有过误, 不得其意。 而欲以

作者:葛洪

  抱扑子曰:安上治民, 莫善於礼, 弥纶人理, 诚为曲备。 然冠婚饮射, 何烦碎之甚邪! 人伦虽以有礼为贵, 但当令足以叙等威而表情敬, 何在乎升降揖让之繁重, 拜起俯伏之无已邪! 往者天下乂安, 四方无事, 好古官长, 时或修之, 至乃讲试累月, 督以楚挞, 昼夜修习, 废寝与食。 经时学之, 一日试之, 执卷从事, 案文举动, 黜谪之罚, 又在其间, 犹有过误, 不得其意。 而欲以为以此为生民之常事, 至难行也。 此墨子所谓累世不能尽其学, 当年不能究其事者也。

  古人询於草刍荛, 博辨童谣, 狂夫之言, 犹在择焉。 至於墨子之论, 不能非也。 但其张刑网, 开途径, 浃人事, 备王道, 不能曲述耳。 至於讥葬厚, 刺礼烦, 未可弃也。

  自建安之後, 魏之武文, 送终之制, 务在俭薄, 此则墨子之道, 有可行矣。 余以为丧乱既平, 朝野无为, 王者所制, 自君作古。 可命精学洽闻之士, 才任损益, 免於拘愚者, 使删定三礼, 割弃不要, 次其源流, 总合其事, 类集以相从。 其烦重游说, 辞异而义同者存之, 不可常行除之。 无所伤损, 卒可断约而举之, 勿令沈隐, 复有凝滞。 其吉凶器用之物, 俎豆觚觯之属, 衣冠车服之制, 旗章辨色之美, 宫室尊卑之品, 朝飨宾主之仪, 祭奠殡葬之变, 郊祀禘祫之法, 社稷山川之礼, 皆可减省, 务令约俭。 夫约则易从, 俭则用少;易从则不烦, 用少则费薄;不烦则涖事者无过矣, 费薄则调求者无苛矣。 拜休揖让之节, 升降盘旋之容, 使足叙事, 无令小碎。 条牒各别, 令易案用。

  今五礼混挠, 杂饰纷错, 枝分叶散, 重出互见, 更相贯涉。 旧儒寻案, 犹多所滞, 驳难渐广异同无已, 殊理兼说, 岁增月长, 自非至精, 莫不惑闷。 踌躇岐路之衢, 悉劳群疑之薮, 煎神沥思, 考校判例, 尝有穷年, 竟不豁了。 治之勤苦, 决嫌无地, 呻吟寻析, 憔悴决角, 修之华首不立, 妨费日月, 废弃他业, 悉困後生, 真未央矣。 长致章句, 多於本书。 今若契合杂俗, 次比种稷, 删削不急, 抗其纲, 校其令, 炳若日月之著明, 灼若五色之有定, 息学者万倍之役, 弭诸儒争讼之烦, 将来达者观之, 当美於今之视周矣。 此亦改烧石去血食之比, 无所惮难, 而恨恨於惜怀, 推车迟於去巢居也。

  然守常之徒, 而卒闻此义, 必将愕然创见, 谓之狂生矣。 夫三王不相沿乐, 五帝不相袭礼, 而其移风易俗, 安上治民一也。 或革或因, 损益怀善, 何必当乘船以登山, 策马以涉川, 被甲以升庙堂, 重裘以当隆暑乎! 若谓古事终不可变, 则棺椁不当代薪埋, 衣裳不宜改裸袒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