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汉过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37.html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历览前载, 逮乎近代, 道微俗弊, 莫剧汉末也。 当途端右阉官之徒, 操弄神器, 秉国之钧, 废正兴邪, 残仁害义, 蹲踏背憎, 即聋从昧, 同恶成群, 汲引奸党。 吞财多藏, 不知纪极, 而不能散锱铢之薄物, 施振清廉之穷俭焉。 进官则非多财者不达也, 狱讼则非厚货者不直也, 官高势重, 力足拔才, 而不能发毫厘之片言, 进益时之翘俊也。 其所用也, 不越於妻妾之戚属;其

抱朴子:- 外篇·汉过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44:02   

导读: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历览前载, 逮乎近代, 道微俗弊, 莫剧汉末也。 当途端右阉官之徒, 操弄神器, 秉国之钧, 废正兴邪, 残仁害义, 蹲踏背憎, 即聋从昧, 同恶成群, 汲引奸党。 吞财多藏, 不知纪极, 而不能散锱铢之薄物, 施振清廉之穷俭焉。 进官则非多财者不达也, 狱讼则非厚货者不直也, 官高势重, 力足拔才, 而不能发毫厘之片言, 进益时之翘俊也。 其所用也, 不越於妻妾之戚属;其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历览前载, 逮乎近代, 道微俗弊, 莫剧汉末也。 当途端右阉官之徒, 操弄神器, 秉国之钧, 废正兴邪, 残仁害义, 蹲踏背憎, 即聋从昧, 同恶成群, 汲引奸党。 吞财多藏, 不知纪极, 而不能散锱铢之薄物, 施振清廉之穷俭焉。 进官则非多财者不达也, 狱讼则非厚货者不直也, 官高势重, 力足拔才, 而不能发毫厘之片言, 进益时之翘俊也。 其所用也, 不越於妻妾之戚属;其惠泽也, 不出乎近习之庸琐。 莫戒臧文窃位之讥, 靡追解狐忘私之义, 分禄以拟王林, 致事以由方回。 故列子比屋, 而门无郑阳之恤;高概成群, 而不遭暴生之荐。 抑挫独立, 推进附己, 此樊姬所以掩口, 冯唐所以永慨也。

  干时率皆素餐俞容, 掩德蔽贤, 忌有功而危之, 疾清白而排之, 讳忠谠而陷之, 恶特立而摈之, 柔媚者受崇饰之佑, 方稜者蒙讪弃之患。 养豺狼而歼驎虞, 殖枳棘而翦椒桂。 於是傲兀不检丸转萍流者谓之弘伟大量;苛碎峭崄怀螫挟毒者, 谓之公方正直;令色警慧有貌无心者, 谓之机神朗彻;利口小辩希指巧言者, 谓之标领清妍;猝突萍鸴骄矜轻侻者, 谓之巍峨瑰杰;嗜酒好色阘茸无疑者, 谓之率任不矫;求取不廉好夺无足者, 谓之淹旷远节;蓬发亵服游集非类者, 谓之通美泛爱;反经诡圣顺非而博者, 谓之庄老之客;嘲弄嗤妍凌尚侮慢者, 谓之萧豁雅韵;毁方投圆面从响应者, 谓之绝伦之秀;凭倚权豪推货履径者, 谓之知变炎奇;懒看文书望空下名者, 谓之业大志高;仰赖强亲位过其才者, 谓之四豪之匹;输货势门以市名爵者, 谓之轻财贵义;结党合誉行与口违者, 谓之以文会友;左道邪术假托鬼怪者, 谓之通灵神人;卜占小数诳饰祸福者, 谓之知来之妙, (般马)弄矟一夫之勇者, 谓之上将之元;合离道听偶俗而言者, 谓之英才硕儒。

  若夫体亮行高, 神清量远, 不谄笑以取悦, 不曲言以负心, 含霜履雪, 义不苟合, 据道推方, 嶷然不群, 风虽疾而枝不挠, 身虽困而操不改, 进则切辞正论, 攻过箴阙, 退则端诚杜私, 知无不为者, 谓之门音騃徒苦。 夙兴夜寐, 退食自公, 忧劳损益, 毕力为政者, 谓之小器俗吏。 於是明哲色斯而幽遁, 高俊括囊而佯愚, 疏贱者奋飞以择木, 絷制者曲从而朝隐, 知者不肯吐其秘算, 勇者不为致其果毅, 忠謇离退, 奸凶得志, 邪流溢而不可遏也, 伪途辟而不可杜也。 以臻乎凌上替下, 盗贼多有, 宦者夺人主之威, 三九死庸竖之手。 忠贤望士, 谓之党人, 囚捕诛锄, 天下嗟嗷, 无罪无辜, 闭门遇祸。 微烟起於萧墙, 而飚焚遍於宇宙;浅隙发於肤寸, 而波涛漂乎四极。 金城屠於庶寇, 汤池航於一苇, 劲锐望尘而冰泮, 征人倒戈而奔北, 飞锋荐於户衣闼, 左衽掠於禁省, 禾黍生於庙堂, 榛莠秀乎玉阶, 云观变为狐兔之薮, 象魏化为虎豹之蹊, 东序烟烬於委灰, 生民火焦沦於渊火, 凶家害国, 得罪竹帛, 良史无褒言, 金石无德音。 夫何哉? 夫人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