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守塉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39.html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余友人有潜居先生者, 慕寝丘之莫争, 简塉土以葺宇, 锐精艺文, 意忽学稼, 屡失有年, 饥色在颜。 或人难曰:“天知礼在廪实, 施博由乎货丰, 高出於有余, 俭生乎不足。 故十千美於诗人, 食货首乎八政。 躬稼基克配之业, 耦耕有不改之乐。 奇士之居也, 进则侣鸿鸾以振翮, 退则叁陶白之理生, 仕必霸王, 居必千金, 是以昔人必科膏壤以分利, 勤四体以稼穑, 播原菽之与与

抱朴子:- 外篇·守塉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44:58   

导读: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余友人有潜居先生者, 慕寝丘之莫争, 简塉土以葺宇, 锐精艺文, 意忽学稼, 屡失有年, 饥色在颜。 或人难曰:“天知礼在廪实, 施博由乎货丰, 高出於有余, 俭生乎不足。 故十千美於诗人, 食货首乎八政。 躬稼基克配之业, 耦耕有不改之乐。 奇士之居也, 进则侣鸿鸾以振翮, 退则叁陶白之理生, 仕必霸王, 居必千金, 是以昔人必科膏壤以分利, 勤四体以稼穑, 播原菽之与与

作者:葛洪

  抱朴子曰:余友人有潜居先生者, 慕寝丘之莫争, 简塉土以葺宇, 锐精艺文, 意忽学稼, 屡失有年, 饥色在颜。 或人难曰:“天知礼在廪实, 施博由乎货丰, 高出於有余, 俭生乎不足。 故十千美於诗人, 食货首乎八政。 躬稼基克配之业, 耦耕有不改之乐。 奇士之居也, 进则侣鸿鸾以振翮, 退则叁陶白之理生, 仕必霸王, 居必千金, 是以昔人必科膏壤以分利, 勤四体以稼穑, 播原菽之与与, 茂嘉蔬之翼翼, 收麰秬之千仓, 积我庾之惟亿, 出连骑以游畋, 入侯服而玉食。 而先王之宅此也, 亢阳则出谷飏尘, 重阴则滔天凌丘, 陆无含秀之苗, 水无吐穗之株, 稗粝旷於圌廪, 薪爨废於庖厨。 怡尔执待兔之志, 坦然无去就之谟。 吾恐首阳之事, 必见於今;丹山之困, 可立而须。 人为子寒心, 子何晏然而弗忧也? 夫睹机而不作, 不可以言明, 安土而不移, 众庶之常事, 岂玩鲍者忘兰, 而大迷者易性乎! 何先生未寤之久也? 鄙人惑焉, 不识所谓。 夫兖冕非御锋镝之服, 典诰非救饥寒之具也。 胡不眎沃衍於四郊, 躬田畯之良业, 舍六艺之迂阔, 收万箱以赈乏乎? ”

  潜居先生曰:“夫聩者不可督之以分雅郑, 瞽者不可责之以别丹漆, 井蛙不可语以沧海, 庸俗不可说以经术。 吾子苟知老农之小功, 未喻面墙之巨拙, 何异拾琐沙而捐隋和, 向炯烛而背白日也。 夫好尚不可以一概杚, 趋舍不可以彼我易也。 夫欲隮阆风陟嵩华者, 必不留行於丘垤;意在乎游南溟, 泛沧沧海者, 岂暇逍遥於潢洿。 是以注清听於九韶者, 巴人之声不能悦其耳;烹大牢飨方丈者, 荼蓼之味不能甘其口。 鹍鹏戾赤霄以高翔, 鹡鸰傲蓬林以鼓翼, 洿隆殊途, 亦飞之极。 晦朔甚促, 朝菌不识。 蜉蝣忽忽於寸阴, 野马六月而後息, 鯈鲋泛滥以暴鳞, 灵虬勿用乎不测, 行业乖舛, 意何可得。 余虽草梨餐之不充, 而足於鼎食矣。

  故列子不以其乏, 而贪郑阳之禄, 曾叁不以其贫, 而易晋楚之富。 “夫收微言於将坠者, 周孔之遐武也, 情孳孳以为利者, 孟叟之罪人也。 造远者莫能兼通於岐路, 有为者莫能并举於耕学, 体瘁而神豫, 亦何病於居约? 且又处塉则劳, 劳则不学清而清至矣。 居沃则逸, 逸则不学奢而奢来矣。 清者, 福之所集也;奢者, 祸之所赴也。 福集, 则虽微可著, 虽衰可兴焉;祸赴, 则虽强可弱, 虽存可亡焉。 此不期而必会, 不招而自来者也。 故君子欲正其末, 必端其本;欲辍其流, 则遏其源。 故道德之功建, 而侈靡之门闭矣。 姜望至德而佃不复种, 重华大圣而渔不偿网, 然後玉璜表营丘之祚, 大功有二十之高, 何必讥之以惰懒, 而察才以相士乎! 夫二人分财, 取少为廉, 余今让天下之丰沃, 处兹邦之偏埆, 舍安昌之膏腴, 取北郭之无欲, 诚万物之可细, 亦何往而不足哉! 北辰以不改为众星之尊, 五岳以不迁为群望之宗。 蟋蟀屡移而不贵, 禽鱼餍深则逢患。 方将垦九典之芜草岁, 播六德之嘉谷, 厥田邈於上士之科, 其收盈乎天地之间。 何必耕耘为务哉! 昔被衣以弃财止盗, 庚氏以推譬厉贪, 琉广散金以除子孙之祸, 叔敖取塉以弭可欲之忧, 牛缺以载珍致寇, 陶谷以多藏召殃。 得失较然, 可无鉴乎! ”

  於是问者抑然, 良久口张而不能嗑, 首俯而不能仰。 慨而嗟乎, 始悟立不朽之言者, 不以产业汨和, 追下帷之绩者, 不以窥园涓目。 子以臭雏之甘呼鸳凤, 擗蟹之计要猛虎, 岂不陋乎! 鄙哉 , 子之不夙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