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辞义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guoxueku/2017-02/150144.html 作者:葛洪  或曰:“乾坤方圆, 非规定之功, 三辰摛景, 非莹磨之力;春华粲焕, 非渐染之辨;茝蕙芬馥, 非容气所假。 知夫至真, 贵乎天然也。 义以罕觌为异, 辞以不常为美, 而历观古今属文之家, 鲜能挺逸丽於毫端, 多斟酌於前言。 何也? ”  抱朴子曰:“清音贵於雅韵克谐, 著作珍乎判微析理。 故八音形器异而锺律同, 黼黻文物殊而五色均。 徒闲涩有主宾, 妍媸有步骤。 是则总章无常曲, 大

抱朴子:- 外篇·辞义

本站发布    |      |   时间: 2017-02-10 18:49:14   

导读:作者:葛洪  或曰:“乾坤方圆, 非规定之功, 三辰摛景, 非莹磨之力;春华粲焕, 非渐染之辨;茝蕙芬馥, 非容气所假。 知夫至真, 贵乎天然也。 义以罕觌为异, 辞以不常为美, 而历观古今属文之家, 鲜能挺逸丽於毫端, 多斟酌於前言。 何也? ”  抱朴子曰:“清音贵於雅韵克谐, 著作珍乎判微析理。 故八音形器异而锺律同, 黼黻文物殊而五色均。 徒闲涩有主宾, 妍媸有步骤。 是则总章无常曲, 大

作者:葛洪

  或曰:“乾坤方圆, 非规定之功, 三辰摛景, 非莹磨之力;春华粲焕, 非渐染之辨;茝蕙芬馥, 非容气所假。 知夫至真, 贵乎天然也。 义以罕觌为异, 辞以不常为美, 而历观古今属文之家, 鲜能挺逸丽於毫端, 多斟酌於前言。 何也? ”

  抱朴子曰:“清音贵於雅韵克谐, 著作珍乎判微析理。 故八音形器异而锺律同, 黼黻文物殊而五色均。 徒闲涩有主宾, 妍媸有步骤。 是则总章无常曲, 大庖无定味。 夫梓豫山积, 非班匠不能成机巧;众书无限, 非英才不能收膏腴。 何必寻木千里, 乃构大厦;鬼神之言, 乃著篇章乎! ”

  抱朴子曰:夫才有清浊, 思有修短, 虽并属文, 叁差万品, 或浩瀁而不渊浑, 或事情而辞钝, 违物理而文工, 盖偏长之一致, 非兼通之才也。 暗於自料, 强欲兼之, 违才易务, 故不免嗤也。

  抱朴子曰:五味舛而并甘, 众色乖而皆丽。 近人之情, 爱同憎异, 贵乎合己, 贱於殊途。 夫文章之体, 尤难详赏, 苟以入耳为佳, 适心为快, 鲜知忘味之九成, 雅颂之风流也。 所谓考盐梅之咸酸, 不知大羹之不致, 明飘摇之细巧, 蔽於沈深之弘邃也。 其英异宏逸者, 则网罗乎玄黄之表;其拘束龌龊者, 则羁绁於笼罩之内。 振翅有利钝, 则翔集有高卑;骋迹有迟迅, 则进趋有远近。 驽锐(疑下有脱文)不可胶柱调也。 文贵丰赡, 何必称善如一口乎! 不能拯风俗之流遁, 世途之凌夷, 通疑者之路, 赈贫者之乏, 何异春华不为肴粮之用, 茝蕙不救冰寒之急。 古诗刺过失, 故有益而贵;今诗纯虚誉, 故有损而贱也。

  抱朴子曰:属笔之家, 亦各有病, 其深者则患乎譬烦言冗, 申诫广喻, 欲弃而惜, 不觉成烦也。 其浅者则患乎妍而无据, 证援不给, 皮肤鲜泽而骨鲠迥弱也。 繁华日韦晔, 则并七曜以高丽;沈微沦妙, 则侪玄渊之无测。 人事靡细而不浃, 王道无微而不惫, 故能身贱而言贵, 千载弥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