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反家暴庇护所吗亳州有一家,基本没人去(图)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rnews/2018-03/510772.html 今年4月26日,亳州市家庭暴力受害妇女庇护所正式挂牌成立,庇护所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木兰驿站”。7月10日,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从亳州市妇联了解到,当地家庭暴力投诉有上升趋势,而庇护所成立2个多月,至今没有一名受害妇女主动申请庇护。  探访  庇护所条件不错无人入住  在亳州市救助站里,正对着大门的一个房间,门口挂着一块标牌,“木兰驿站”四个红字格外显眼,下面一行小字写着“亳州市反家暴庇护

听说过反家暴庇护所吗亳州有一家,基本没人去(图)


  • 时间:2018-03-14 00:12:41
  • 来源:网易
听说过反家暴庇护所吗亳州有一家,基本没人去(图)

  今年4月26日,亳州市家庭暴力受害妇女庇护所正式挂牌成立,庇护所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木兰驿站”。7月10日,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从亳州市妇联了解到,当地家庭暴力投诉有上升趋势,而庇护所成立2个多月,至今没有一名受害妇女主动申请庇护。

  探访

  庇护所条件不错无人入住

  在亳州市救助站里,正对着大门的一个房间,门口挂着一块标牌,“木兰驿站”四个红字格外显眼,下面一行小字写着“亳州市反家暴庇护所”。

  记者掀开门上的防蚊虫纱帘,对门的墙角放着一块近一人高的《庇护所庇护人员守则》,房间里摆有两张单人床,床上的席子是新的,枕头和薄被也是新的。在两床中间的床头柜上,一盆五颜六色的装饰花,让人感受到一种家庭的气息。对门的窗户上方挂有空调,靠门的窗户边,放了一个梳妆台,旁边是一个绿色布质沙发。“因为是女性住在这里,所以我们放了梳妆台,沙发颜色也有意选为绿色,使这里有家的感觉。”亳州市妇联副主席邢军说,之所以把庇护所设在救助站,是为了利用这里现有的房屋资源等条件,方便受庇护的妇女吃住,下一步还准备在房间里装一台电视机。“庇护所取名‘木兰驿站’,是因为亳州是巾帼英雄花木兰的故里,希望受家暴的妇女都能像花木兰一样坚强。”邢军介绍,庇护所由亳州市公安、民政、司法、妇联四单位联合设立。

  记者从亳州市妇联统计数字看到,在婚姻家庭权益类投诉中, 年共接到家庭暴力投诉31起,2014 但今年上半年已接到26起,有明显上升趋势。然而,张站长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名受家暴的妇女主动申请到庇护所里庇护。

  解读

  庇护时间一般不超过7天

  《亳州市家庭暴力受害妇女庇护所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申请庇护的条件是“遭受家庭暴力,无法回家,本人请求临时庇护的妇女”,庇护所免费提供住宿,协调相关部门依法依职调处家庭暴力问题,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和法律援助。

  申请庇护的程序为:直接到市妇联反映家庭暴力,并请求庇护,受害妇女要提供身份证明,身份确认后,本人还需要填写《家暴受害妇女庇护申请审批表》,签一份《申请庇护妇女承诺书》,经市妇联同意,方可进行庇护。

  “直接到庇护所请求庇护的,由庇护所引导至妇联后,按照上述程序进行处理。”亳州市救助站张站长说,在紧急情况下,或市妇联日常工作时间以外的,庇护所电话联系市妇联相关人员后,再向该妇女出示《申请庇护妇女承诺书》,经该名妇女表示同意承诺内容并签字后,庇护所方可直接提供庇护。

  张站长说,考虑到受庇护妇女的身份特殊性,庇护所在进行接收时,要对受庇护妇女进行必要的安全检查,防止其携带有毒有害或其他危险物品造成意外,庇护时间原则在7天以内,特殊情况经市妇联和民政局同意可适当延长。

  调查

  反家暴庇护所缘何受冷落

  家庭暴力投诉明显增加,反家暴庇护所却无人问津,庇护所缘何受冷落,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宣传力度不够

  “庇护所在今年4月26日正式挂牌后,没有认真宣传是一个原因。”邢军说,在庇护所刚建一周的时候,她的一位朋友半夜里遭到酗酒老公的殴打,跑出来给她打电话,她建议朋友到新建立的庇护所住下来。她给救助站打了个电话,准备让朋友第二天补办庇护手续,结果朋友第二天就回了家。之后也没有受家暴的妇女主动来妇联要求庇护。

  救助站张站长也认为庇护所的宣传力度不够,没有做到家喻户晓,庇护所挂牌成立后,民警曾送过来五六位因遭受家暴离家的妇女,她们都不知道救助站有庇护所,只是到救助站临时暂住一晚,第二天便离开,也都没有补办庇护手续。

  不愿家丑外扬

  在谈到受暴妇女为何不去庇护所时,亳州的孙女士表示,她认为最主要的还是中国传统“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所致,孙女士告诉记者,她的母亲经常遭受父亲家暴,母亲基本上都是自己默默忍受,实在无法忍受,就到亲友家躲避一段时间,从来没有向妇联和派出所寻求过庇护。“进入庇护所,需要进行申请、登记,这就等于把‘家丑’给宣扬了出去,并且有一种与施暴者划清界线的感觉。”孙女士认为,有些受家暴的妇女不愿意进这个“门”,是对老公还抱有幻想,顾忌到父母、孩子,希望还能维系这个家庭;而进了这个“门”之后,有妇联、司法人员来为她撑腰,就会与老公形成一个对立面,如果处理不好,或许会让施暴者更加恼羞成怒,自己将来回到家,可能会遭到变本加厉的施暴。


  选址不够隐蔽

  “庇护所的选址,可能也是受家暴妇女不愿去的一个原因。”安徽省心理卫生协会理事张翾认为,亳州的庇护所设在民政部门的救助站里,让受庇护妇女与其他受救助人员住在一个院子里,从心理上让受庇护妇女产生失落感与排斥情绪。

  张翾表示,从受家暴妇女的心理需求和安全考虑,建议庇护所建立在较为隐蔽的地方,便于保护受庇护人的隐私,像丹麦、泰国、香港的庇护所,都没有挂牌,地址和住宅均保密。

  位于亳州市救助站的庇护所已空置许久。本报记者张安浩摄影报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