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州歌头》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shiciku/389409.html 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
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
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
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
笳鼓悲呜,遣人惊。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
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
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
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
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
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六州歌头》 宋朝 _ 张孝祥


  • 时间:2018-01-19 12:18:14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张孝祥
标签:《六州歌头》张孝祥忧国针砭时弊 张孝祥|

《六州歌头》 宋朝 张孝祥


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
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
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
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
笳鼓悲呜,遣人惊。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
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
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
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
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
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作品赏析:
注释:
【长淮】长淮:即淮河。宋金“绍兴和议”后,双方以淮水中流为界。
【莽然】莽然:草木繁盛的样子。
【边声】边声:指边境上羌管、胡笳、画角等声音。
【黯销凝】销凝:销魂凝神。黯销凝:黯然神伤。
【当年事】当年事:指靖康之难,北宋靖康二年(1127)四月金军攻破京城东京(今河南开封),除烧杀抢掠外,更俘掳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以及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东京城中公私积蓄为之一空。
【殆天数】殆天数:或许是天意。
【洙泗】洙泗:洙水、泗水,流经孔子讲学的山东曲阜,此代指礼仪之邦。
【弦歌】弦歌:依琴瑟而咏歌,代指礼乐教化。《史记·孔子世家》谓《诗》“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
【膻腥】膻腥:牛羊的膻臊气味,此处代指金人蹂躏中原。
【毡乡】毡乡:北方游牧民族住毡制帐篷,故以此代指其居住地。
【区脱】区(ōu)脱:匈奴语,指汉时在与匈奴连界的边塞所立的土堡哨所。《史记·匈奴列传》:“与匈奴间,中有弃地,莫居,千余里,各居其边为瓯脱。”
【名王宵猎】名王:匈奴诸王中名位尊贵者。《汉书·宣帝纪》:“匈奴单于遣名王奉献。”颜师古注:“名王者,谓有大名,以别诸小王也。”此处指金兵的将领。宵猎:夜间打猎,此处指军事行动。
【骑火】骑火:骑兵所持的火把。
【遣】遣:使,令。
【埃蠹】埃蠹(dù):尘封,虫蛀,指箭、剑弃置无以为用。
【岁将零】岁将零:岁月流逝将尽,有时不我待之意。
【渺神京】渺:邈远的样子。神京:指北宋京城汴梁(今河南开封)。
【干羽方怀远】干羽:盾和雉尾,为舞者的道具,化用《尚书·大禹谟》“舞干羽于两阶”故事。据说舜大修礼乐,曾使远方的有苗族前来归顺。词人借以辛辣地讽刺朝廷放弃失地,安于现状。此句的大意是说:用礼乐怀柔远方,使之归顺。主旨乃讽刺朝廷屈辱求和,不事抗战。
【烽燧】烽燧:报警的烽火,黑夜举火曰烽,白日燃烟曰燧。
【冠盖使】冠:冠服。盖:车盖。冠盖使:指朝廷派出的求和的使者。
【纷驰骛】纷驰骛:四处奔驰。
【若为情】若为情:岂不难为情。
【翠葆霓旌】翠葆霓旌:皇帝的车驾仪仗,此指南宋的北伐军。

诗词赏析

张孝祥所生活的年代正是南宋朝廷国运衰微之时。此词描写了沦陷区的荒凉景象和敌人的骄横残暴,抒发了反对议和、忠君爱国的激昂情绪。上阕以举目长淮的悲怆心情起笔,描写了一幅故土家园沦陷后的凄楚景象:山河易帜,物是人非,触目惊心。“长淮”二字,指出当时的国境线,含无限感慨——国境收缩至此,只剩下半壁江山,更增战后的荒凉。“黯销凝”一语,揭示出词人黯然神伤,追想当年靖康之变,二帝被掳,朝廷南渡。洙、泗二水经流的山东,是孔子当年设教讲学的地方,如今也为金人所占。昔日耕稼之地,此时已变为游牧之乡,帐幕遍野,日夕吆喝着成群的牛羊回栏,凄厉的笳鼓可闻,几千年文化之邦沦为犬羊窟穴,更令人惊心动魄。下阕词情更加悲壮激烈,写中原父老渴望光复,可朝廷苟且偷安,边境上冠盖往来,使节纷驰,一片妥协求和的气氛,使作者为之痛心疾首。全词声情激壮,句句锥心泣血,节奏铿锵,为南宋初期爱国词作中的名篇。(杨贵全 整理)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