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shiciku/618757.html 国初已来画鞍马,神妙独数江都王。
将军得名三十载,人间又见真乘黄。
曾貌先帝照夜白,龙池十日飞霹雳。
内府殷红玛瑙盘,婕妤传诏才人索。
盘赐将军拜舞归,轻纨细绮相追飞。
贵戚权门得笔迹,始觉屏障生光辉。
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时郭家狮子花。
今之新图有二马,复令识者久叹嗟。
此皆骑战一敌万,缟素漠漠开风沙。
其余七匹亦殊绝,迥若寒空动烟雪。
霜蹄蹴踏长楸间,马官厮养森成列。
可怜九马争神骏,顾视清高气

《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 唐 _ 杜甫


  • 时间:2018-05-21 18:29:33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杜甫
标签: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杜甫描写马唐诗三百首 杜甫|

《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 唐 杜甫


国初已来画鞍马,神妙独数江都王。
将军得名三十载,人间又见真乘黄。
曾貌先帝照夜白,龙池十日飞霹雳。
内府殷红玛瑙盘,婕妤传诏才人索。
盘赐将军拜舞归,轻纨细绮相追飞。
贵戚权门得笔迹,始觉屏障生光辉。
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时郭家狮子花。
今之新图有二马,复令识者久叹嗟。
此皆骑战一敌万,缟素漠漠开风沙。
其余七匹亦殊绝,迥若寒空动烟雪。
霜蹄蹴踏长楸间,马官厮养森成列。
可怜九马争神骏,顾视清高气深稳。
借问苦心爱者谁,后有韦讽前支遁。
忆昔巡幸新丰宫,翠华拂天来向东。
腾骧磊落三万匹,皆与此图筋骨同。
自从献宝朝河宗,无复射蛟江水中。
君不见金粟堆前松柏里,龙媒去尽鸟呼风。

作品赏析:
【注释】:
照夜白:马名。龙池:在唐宫内。支遁:东晋名僧,养马数匹,有人说道人养马不清高,答:“贫道爱其神骏。”此处比喻韦讽极爱曹霸的画马。“自从献宝朝河宗”:此句意指玄帝已经去世。金粟堆:玄宗的陵墓,在今陕西省蒲城县东。

【简析】:
此诗是在代宗广德二年作于成都。时诗人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三朝,自有人世沧桑,浮生若梦之感。因而在诗中明以写马,暗以写人。写马重在筋骨气概,写人寄托情感抱负。赞九马图之妙,生今昔之感,字里行间流露作者对先帝忠诚之意。

??在章法上错综绝妙。第一段四句先赞曹氏画技之高超。第二段八句追叙曹氏应诏画马时所得到荣誉和宠幸。第三段十句,写九马图之神妙及各马之姿态。第四段八句是照应第二段“先帝”的伏笔,从而产生今昔迥异之感。

??诗以奇妙高远开首,中间翻腾跌宕,又以突兀含蓄收尾。写骏马极为传神,写情感神游题外,感人至深,兴味隽永。浦起龙《读杜心解》说:“身历兴衰,感时抚事,惟其胸中有泪,是以言中有物。”此言极是。

译诗:



开国以来善画鞍马的画家中,画技最精妙传神只数江都王。

曹将军画马出名已有三十载,人间又见古代真正神马“乘黄”。

他曾描绘玄宗先帝的“照夜白”,画得象池龙腾飞十日声如雷。

皇宫内库珍藏的殷红玛瑙盘,婕妤传下御旨才人将它取来。

将军接受赐盘叩拜皇恩回归,轻纨细绮相继赐来快速如飞。

贵戚们谁得到曹将军亲笔迹,谁就觉得府第屏障增加光辉。

当年唐太宗著名宝马“拳毛?”。近代郭子仪家中好驹“狮子花”。

而今新画之中就有这两匹马,使得识马的人久久感慨赞夸。

这都是战骑以一胜万的好马,展开画绢如见奔马扬起风沙。

其余七匹也都是特殊而奇绝,远远看去象寒空中飘动烟雪。

霜蹄骏马蹴踏在长楸大道间,专职马倌和役卒肃立排成列。

可爱的九匹马神姿争俊竞雄,昂首阔视显得高雅深沉稳重。

请问有谁真心喜爱神姿骏马?后世韦讽前代支遁名传天下。

想当年玄宗皇上巡幸新丰宫,车驾上羽旗拂天浩荡朝向东。

腾飞跳跃精良好马有三万匹,匹匹与画图中马的筋骨雷同。

譬如河宗献宝之后穆王归天,唐玄宗再也不能去射蛟江中。

你没看见金粟堆前松柏林里,良马去尽徒见林鸟啼雨呼风。
----------------------------------------------
  【鹤注】诗云“金粟堆”、“龙媒去”,当是葬明皇后作,必广德二年公再到成都时也。韦讽为阆州录事,讽之居在成都。《名画记》:曹霸,魏曹髦之后,髦书称于后代,霸在开元中已得名,天宝末每诏写御马及功臣,官至左武卫将军。【朱注】曹将军《九马图》,后藏长安薛绍彭家,苏子瞻有赞。《明皇杂录》:陈义、曹霸等,善绘画,时称神妙。

  国初已来画鞍马,神妙独数江都王①。将军得名三十载,人间又见真乘黄②。

  (首叙曹将军,借江都王作陪。《杜臆》:江都王后,曹霸齐名,是唐朝百五十年间第二手也。赞画之妙,至于夺真,此云真乘黄,妙无可加,七字直括全篇矣。)

  ①孔臧《柳赋》:“固神妙之不如。”《名画记》:江都王绪,霍王元轨之子,太宗皇帝犹子也,多才艺,善书画,鞍马擅名。②《竹书纪年》:帝舜元年,出乘黄之马。《瑞应图》:王者舆服有度,则出乘黄。董逌画跋:乘黄,状如狐,背有角。霸所画马来尝如此,特论其神骏耳。

  曾貌先帝照夜白①,龙池十日飞霹雳②。内府殷红玛瑙盘③,婕妤传诏才人索④。盘赐将军拜舞归⑤,轻纨细绮相追飞⑥。贵戚权门得笔迹⑦,始觉屏障生光辉⑧。

  (此见画之贵重,意在题前。飞霹雳,言画之灵奇,能感动神物,若随风雨而至也。《杜臆》:赐盘诏索,正索其貌照夜白也。下言纨绮追飞,乃权戚求画者,此亦用倒插法。)

  ①《明皇杂录》:上所乘马有玉花骢、照夜白。画监曹霸人马图,红衣美髯奚官牵玉面骍,绿衣阉官牵照夜白。②《长安志》:龙池,在南内南薰殿北、跃龙门南,本是平地,垂拱后因雨水流潦成小池,后又引龙首支渠分溉之,日以滋广,弥亘数顷深至数丈,常有云气,或见黄龙出其中,谓之龙池。《雍录》:明皇为诸王时故宅,在京城东南角隆庆坊,宅有井,井溢成池。《公羊传》:“急雷为霹雳。”注:“雷疾而甚者为震,震与霆皆谓之霹雳。”③《史记·淮阴侯传》:粮食竭于内府。《唐书·裴行俭传》:平都支遮匐,获玛瑙盘,广二尺,文彩灿然。④《唐·百官志》:内官有婕妤九人,正三品。才人七人,正四品。《汉书·外戚传》:武帝制婕妤。颜师古注:婕,言接幸于上。妤,美称也。婕音接,妤音余。⑤《吴越春秋》:采葛妇作诗曰:“群臣拜舞天颜舒。”⑥刘铄诗:“坐见轻纨缁。”⑦《汉·息夫躬传》:“躬交游贵戚,趋权门为名。”陆机表:“事踪笔迹,皆可推校。”⑧古乐府:“万物生光辉。”

  昔日太宗拳毛①,近时郭家狮子花②。今之新图有二马,复令识者久叹嗟。此皆战骑一敌万③,缟素漠漠开风沙④。其余七匹亦殊绝,迥若寒空杂霞雪⑤。霜蹄蹴踏长楸间⑥,马官厮养森成列⑦。

  (此记九马之图,正写本题。《杜臆》:拳毛,狮子花,特借名马以形容新图之神骏,非谓摩状二物也。缟素,指画绢。开风沙,言势可万里。杂霞雪,言色兼赤白。长楸、厮养,画中所列者。二马七马,用错综叙法。)

  ①【钱笺】《长安志》:太宗六骏,刻石于昭陵北阙之下。五曰拳毛,..平刘黑闼时所乘,有石真容自拔箭处,尝中九箭也。《金石录》:太宗六马,其一曰拳花,黄马黑喙。②《杜阳杂编》:代宗自陕还命,以御马九花虬并紫玉鞭辔赐郭子仪。九花虬,即范阳节度使李怀仙所贡,额高九寸,拳毛如麟。亦有狮子骢,皆其类。③《六韬》:以车与骑战,一车当几骑。④《史记·留侯世家》:“缟素为质。”⑤唐太宗诗:“寒空碧雾轻。”⑥《庄子》:“马蹄可以践霜雪。”《南部赋》:“蹴踏咸阳。”曹植诗:“走马长楸间。”注:“古人种楸于道,故曰长楸。”⑦《汉书·路温舒传》:“愿给厮养。”韦昭曰:“析薪为厮,炊烹为养。”《左传》:“不鼓不成列。”

  可怜九马争神骏①,顾视清高气深稳②。借问苦心爱者谁③,后有韦讽前支遁。

  (《杜臆》:遁读上声,与稳相叶。此叙韦录事,又借支遁作陪。视清高,言昂首。气深稳,言德良。)

  ①《世说》:支道林尝养数匹马,或言道人畜马不韵,支曰:“贫道重其神骏耳。”②《高士传》:郑朴修道静默,世服其清高。③古诗:“晨风怀苦心。”

  忆昔巡幸新丰宫①,翠华拂天来向东②。腾骧磊落三万匹③,皆与此图筋骨同④。自从献宝朝河宗⑤,无复射蛟江水中⑥。君不见金粟堆前松柏里⑦龙媒去尽鸟呼风⑧。

  (此从先帝感慨,意在题外。《杜臆》:就马之盛衰,(,) 想国之盛衰,不胜其痛,而与画马相关在“筋骨同”一句。翠华向东,谓帝东游。河神朝献,谓帝西幸。江不射蛟,时已晏驾也。此章,四句者两段,八句者两段,十句者一段,凡八转韵。)

  ①《唐书》:京兆府昭应县,本新丰,有宫在骊山下。天宝二年分新丰、万年,置会昌县。七载,省新丰,改会昌为昭应,治温泉宫之西北。又:王毛仲从帝东封,取牧马数万疋,每色为一队,相间若锦绣。②《南都赋》:“望翠华之葳蕤。”《东都赋》:“旌旗拂天。”③《西京赋》:“乃奋翅而腾骧。”注:“腾,超也。骧,驰也。”《闲居赋》:“磊落蔓衍乎其侧。”注:“磊落,众多貌。”萧子显诗:“汉马三万匹。”④《列子》:伯乐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⑤《穆天子传》:天子西征至阳纡之山,河伯冯夷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天子沉璧礼焉。河伯乃与天子披图视典,用观天子之宝器,曰天子之宝。《玉海》引《水经注》云:玉果、璿玑、烛、银、金膏等物,皆河图所载,河伯所献,穆王视图,乃导以西迈矣。【旧注】周穆王自此归而上升,盖以比玄宗之升遐也。【赵次公注】朝河宗者,谓河宗朝而献宝也。⑥《汉武帝纪》:元封五年,自浔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⑦《旧唐书》:明皇尝至睿宗桥陵,见金粟山冈有龙盘虎踞之势,谓侍臣曰:“吾千秋万岁后,葬此。”暨升遐,群臣遵先旨葬焉。《新书》:明皇泰陵,在奉先县东北二十里金粟山,广德元年三月葬泰陵。⑧《汉·礼乐志》:天马来,龙之媒。《楚辞》:“尊野莽以呼风。”陆时雍曰:咏画者多咏真,咏真易而咏画难。画中见真,真中带画,尤难。此诗亦可称画笔矣。“可怜九马”二句,妙得神趣。胡夏客曰:此歌先言其宠遇,篇中则追述巡幸,俯仰感慨,照应有情,而沉著可味。张溍曰:杜诗咏一物,必及时事,故能淋漓顿挫。今人不过就事填写,宜其兴致索然耳。
-----------仇兆鳌 《杜诗详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