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歌招孙祖训俞国宝饮》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shiciku/677034.html 儿时望春春不来,春衣隔年催翦裁。
平明出游薄暮回,惟恐云气兴风雷。
岂知乐极还悲哀,十年黄尘涴青鞋。
管领莺花已无意,感时念旧时伤怀。
去年寒食丹徒县,家寄毗陵不相见。
今年寒食江陵府,妻子相看泪如雨。
迂儒忧国更忧家,枉杀清明不见花。
无端柳絮搅愁思,一径漫漫春日斜。
主人知我坐憔悴,故遣斗酒来相慰。
呼妻安稳置床头,个是贫家一祥瑞。
床头三日未开尝,秋秋忧心自如醉。
朝来忽觉体中佳,吻角流涎已难制。
细君平日但濡唇,瓦盆对酌可无人

《放歌招孙祖训俞国宝饮》 宋 _ 章甫


  • 时间:2018-07-06 07:35:50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章甫
标签:放歌招孙祖训俞国宝饮章甫 章甫|

《放歌招孙祖训俞国宝饮》 宋 章甫


儿时望春春不来,春衣隔年催翦裁。
平明出游薄暮回,惟恐云气兴风雷。
岂知乐极还悲哀,十年黄尘涴青鞋。
管领莺花已无意,感时念旧时伤怀。
去年寒食丹徒县,家寄毗陵不相见。
今年寒食江陵府,妻子相看泪如雨。
迂儒忧国更忧家,枉杀清明不见花。
无端柳絮搅愁思,一径漫漫春日斜。
主人知我坐憔悴,故遣斗酒来相慰。
呼妻安稳置床头,个是贫家一祥瑞。
床头三日未开尝,秋秋忧心自如醉。
朝来忽觉体中佳,吻角流涎已难制。
细君平日但濡唇,瓦盆对酌可无人。
招朋一饮舒清兴,要须脱畧任天真。
高邮孙夫子,相逢不作鬲上语。
临川俞先生,客里伤春作诗苦。
二公问学该今古,胸吞云梦轻阿堵。
我酒虽不多,酒行诗可歌。
杖藜乘兴速来过,不来吟醉奈春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