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啄行》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shiciku/799598.html 到门剥啄过客谁,遽集於此何从来。
具陈薄海苦锋镝,大力者为苍生哀。
旧邦更始得新命,如龙虎起风云随。
因馀梁益独隅负,恃天险敢天心违。
张铭谯论都勿省,却夸正统依边陲。
当年蛙怒螳螂勇,堪嗤无济尤堪悲。
私门出政贿为国,武都惜命文贪财。
行诸不义自当败,冰山倒塌非人推。
迂疏如子执应悟,太平兴国须英才。
我闻谢客蹶然起,罕譬而喻申吾怀。
东还昔岁道交趾,馀皇衔尾沧波湄。
楼船穹窿极西海,疏棂增槛高崔巍。
毳旄毡盖傅蜡板,颇笏窗翳流苏帷

《剥啄行》 当代 _ 钱钟书


  • 时间:2018-10-11 07:47:23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钱钟书
标签:剥啄行钱钟书 钱钟书|

《剥啄行》 当代 钱钟书


到门剥啄过客谁,遽集於此何从来。
具陈薄海苦锋镝,大力者为苍生哀。
旧邦更始得新命,如龙虎起风云随。
因馀梁益独隅负,恃天险敢天心违。
张铭谯论都勿省,却夸正统依边陲。
当年蛙怒螳螂勇,堪嗤无济尤堪悲。
私门出政贿为国,武都惜命文贪财。
行诸不义自当败,冰山倒塌非人推。
迂疏如子执应悟,太平兴国须英才。
我闻谢客蹶然起,罕譬而喻申吾怀。
东还昔岁道交趾,馀皇衔尾沧波湄。
楼船穹窿极西海,疏棂增槛高崔巍。
毳旄毡盖傅蜡板,颇笏窗翳流苏帷。
金渠玉鉴月烂挂,翠被锦裀云暖堆。
大庖珍错靡勿有,鼋胹鲸脍调龙醢。
临深载稳如浮宅,海童效命波蹊开。
吾舟逼仄不千斛,侍侧齐大殊非侪。
一舱压梦新妇闭,小孔通气天才窥。
海风吹臭杂人畜,有豕彭亨马虺隤。
每餐箸举下无处,饥犹喂虱嗟身羸。
船轻浪大一颠荡,六腑五脏相互回。
邻舫吕屠笔难状,以彼易此吾宁为。
彼舟鹢首方西指,而我激箭心东归。
择具代步乃其次,出门定向先无乖。
如登彼岸惟有筏,中流敢舍求他材。
要能达愿始身托,去取初非视安危。
颠沛造次依无失,细故薄物何嫌猜。
岂小不忍而忘大,吾言止此君其裁。
客闻作色拂袖去,如子诚亦冥顽哉。
闭门下帷记应对,彼利锥遇吾钝椎。
此身自断终不悔,七命七启徒相规。

作品赏析:
张载剑阁铭、谯周仇国论、吕星垣铁舰行、屠寄火轮船赋

以上一九四二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