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并序)》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shiciku/855542.html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
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
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
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
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
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府吏得闻之,堂上启阿母:“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
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
共事二三年,始尔未为久。
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阿母

《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并序)》 先秦两汉 _ 汉无名氏


  • 时间:2018-11-26 12:38:37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汉无名氏
标签:《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并序)》汉无名氏悲伤性情 汉无名氏|

《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并序)》 先秦两汉 汉无名氏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
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
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
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
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
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府吏得闻之,堂上启阿母:“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
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
共事二三年,始尔未为久。
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阿母谓府吏:“何乃太区区!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
吾意久怀忿,汝岂得自由!东家有贤女,自名秦罗敷。
可怜体无比,阿母为汝求。
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府吏长跪告,伏惟启阿母:“今若遣此妇,终老不复取!”阿母得闻之,槌床便大怒:“小子无所畏,何敢助妇语!吾已失恩义,会不从相许!”

作品赏析:
注释: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孔雀”二句说:孔雀向东南方向飞去,隔五里就要回头盼顾徘徊留恋。按:此为全诗起兴之词。汉乐府中写夫妻离别,多用双鸟飞翔起兴。余冠英《乐府诗选》谓:“《艳歌何尝行》‘飞来双白鹄,乃从西北来……五里一返顾,六里一徘徊’是本篇起头两句的来源。”
【织素】织素:织白色的丝绢。
【箜篌】箜篌(kōnɡ hóu 空侯):又称“坎侯”或“空侯”,古代一种传自西域,体曲而长,似瑟而小,有二十三弦的乐器名。
【《诗》、《书》】《诗》:《诗经》。《书》:《书经》。这里泛指书籍。
【为君妇】为君妇:做您的妻子。
【守节情不移】守节:忠于您府吏的职守。情不移:对我深厚的感情不变。一说,您忠于府吏的职守,并不因为我们的感情而有所改变。
【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贱妾”二句:此二句为宋本《乐府诗集》所无,此据《玉台新咏》本。意谓焦仲卿忠于府吏职守,常留兰芝一人在家守空房,相见之日甚稀。
【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三日”二句:断:割截。把织成匹的布从织机上割下来。匹:同“疋”,据《汉书·食货志》记载:当时以长四丈、宽二尺二寸为一匹。大人:指焦仲卿的母亲。故:故意。这二句说,我三天织成五匹布,但你妈妈仍说我织得慢。
【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非为”二句说:不是我布织得慢,是你家的媳妇难当。
【徒留无所施】徒:白白地。施:用处。这句说,白白地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
【白公姥】白:告诉。公姥(mǔ母):即公婆。但诗中未出现焦仲卿的父亲,此处当是偏义复词,指婆婆焦母。
【及时相遣归】及时:趁早。相遣归:把我休回去。以上是第一段。刘兰芝因不堪忍受婆婆焦母的挑剔和驱使,向丈夫焦仲卿倾诉心中悲苦,自请还家。
【启】启:禀告。
【儿已薄禄相】薄禄相:即穷相。古人迷信相貌能决定一个人的富贵贫贱。王符《潜夫论·相列》谓“骨法为禄相表”。这句焦仲卿说自己生来穷相,已没有福禄的前途。
【幸复得此妇】幸复得此妇:幸运地能娶到像兰芝这样的妻子。
【结发】结发:结为夫妻。古代男女成婚之夕,男子在左,女子在右,共挽髻束发,表示此生结为夫妻。
【黄泉】黄泉:指人死后埋葬的地穴,亦指阴间。古代以白、青、黑、赤、黄五色分属金、木、水、火、土五行,故黄即土地。
【共事二三年,始尔未为久】“共事”二句:共事:共同生活。始尔:刚开始。尔,是语助词,无实义。这二句说,我们在一起共同生活才二三年,刚开始还不多久。
【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女行”二句:女:指自己的妻子兰芝。行:品行规范。致:招致。不厚:不喜欢。这二句说,兰芝的行为没有不正当的地方,没想到您对她这么不喜欢?
【何乃太区区】何乃:为什么这样。区区:狭窄貌。这句说,你为什么这样死心眼。
【自专由】自专由:自作主张,由着性子。
【东家】东家:东邻。
【秦罗敷】秦罗敷:古代美丽坚贞女子的代称。古诗《陌上桑》:“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可怜体】可怜:可爱。体:形态;体态之美。
【长跪】长跪:古人席地而坐,将上身挺直作长跪状是为了表示恭敬。
【伏惟】伏惟:下对上说话时的敬词。
【终老不复取】终老:一辈子;终身。取:同“娶”。
【槌床】槌床:敲打着床。槌:同“捶”。床:是古代置于席上的坐具。
【小子无所畏,何敢助妇语】“小子”二句说:小子你好大胆,竟敢帮着你老婆说话。
【吾已失恩义,会不从相许】“吾已”二句:会:必定;一定。这二句说,我对她已断绝恩义,一定不会依从你们。以上是第二段。叙述焦仲卿向母亲陈词,恳求不要驱逐兰芝,遭到母亲痛骂拒绝,遂转与兰芝商议。

诗词赏析

本篇为汉乐府古辞;最早被《玉台新咏》选录,未署作者名,题为《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乐府诗集》收入《杂曲歌辞》,题作《焦仲卿妻》。后世人因取首句,称为《孔雀东南飞》。对于作者和写作年代,有不同的说法。或谓六朝人所作,多数学者以为是汉末的作品,流传时经文人的加工润色。此诗长达三百五十多句,一千七百八十多字,不仅在汉乐府中是最长的,且在中国汉文诗歌史上也甚为罕见。从小序看,是诗人目睹耳闻,当是在真人真事和生活原型的基础上写成的,是一首抒情意味很浓的叙事诗,或者可以说是一首叙事意味很浓的抒情诗,更是一部有人物,有场景,有过程,有事件,有剧情发展高潮的诗歌悲剧。通过汉代末年庐江郡小吏焦仲卿和妻子刘兰芝恋爱婚姻的不幸,描述了一个哀艳动人的故事;是社会的悲剧,也是性格的悲剧,成了以死捍卫爱情,反抗封建家长制的典型。在艺术上,此诗具备叙事诗和诗歌剧的各种要素,有序的交待,整个故事通过焦母驱逐——兰芝请归——夫妻生别——刘兄母逼嫁——最后双双殉情,不仅结构完整,首尾衔接,前后呼应,且详略剪裁得当。如沈德潜《古诗源》所说:“入手若叙两家家势,末段若叙两家如何悲恸,岂不冗慢拖沓?故竟以一二语了之。极长诗中具有剪裁也。”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说:“凡长篇不可不频频照应,否则散漫。篇中如‘十三织素’云云,‘磐石蒲苇’云云,及前后‘默无声’,皆是照应法。然用之浑然,初无痕迹,此乃神于法度者。”特别是善于在尖锐的矛盾冲突中塑造、刻画人物,刘兰芝、焦仲卿、焦母、刘兄、刘母,以及并未登场的太守、县令等人,无不口吻逼肖,性格鲜明,栩栩如生。贺贻孙《诗筏》说:其“阿母之虐,阿兄之横,亲母之依违,太守之强暴,丞吏、主簿一班媒人张皇趋势,无不绝倒,所以入情”。其中根据剧情的发展变换场景描写,笔触细腻,色彩鲜明,历历如画;性格语言,朴素自然,情节起伏跌宕,真化工之笔。不仅具有汉乐府传统的比兴手法和浪漫色彩,同时以长篇结构和人物刻画,把汉乐府中的叙事成分发展成完美绝伦的叙事诗,演绎出流传千古的爱情悲剧,赢得历代痴男怨女的眼泪。汉乐府是可以歌唱的,此诗也可以入乐歌唱;当时的唱法,至今已经失传。但五四以后,此诗不断被搬上戏剧、话剧舞台,成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对封建礼教的生动教材,人称“长篇之圣”。爱情的主题是永恒的,用生命升华爱情的《孔雀东南飞》更是永恒的经典。钟嵘《诗品》不品叙事诗,但其评曹植的“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的二十四字,可以移评《孔雀东南飞》。中国叙事诗不发达,恨唐诗未能在叙事诗中创造更多的辉煌。晚清诗人王闿运学汉魏六朝诗,有《拟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也是根据他听说的爱情故事写成的,写得伤心凄婉,令人动情,整个结构和语言都是对此诗的模仿;姚燮的长篇爱情诗《双鸩篇》,同样可以看出《孔雀东南飞》在体制、风格、悲剧诗史方面对后世的影响。(杨贵全 整理)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