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154886.html   天色随夜一起黑暗下来了,他混淆了昼夜与黑白,弄不清时光的起点,此时,雨丝缠绕,抹杀了黎明的亮光。他挣脱时光留在身上的枷锁,在被扭曲的灵魂中掩饰住肉身上的无念,并在雨声中,分辨昨夜遗留的天籁,以及在梦的边缘聆听一只蚂蚱攀爬入窗户的声音。  雨越来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他看不见大地的边疆,也看不清明天的出口,这样的天色,令他心情抑郁,头颅虚空,四肢庸懒。在凌厉的雨声中,他无法思考出

天色_629字


  天色随夜一起黑暗下来了,他混淆了昼夜与黑白,弄不清时光的起点,此时,雨丝缠绕,抹杀了黎明的亮光。他挣脱时光留在身上的枷锁,在被扭曲的灵魂中掩饰住肉身上的无念,并在雨声中,分辨昨夜遗留的天籁,以及在梦的边缘聆听一只蚂蚱攀爬入窗户的声音。

  雨越来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他看不见大地的边疆,也看不清明天的出口,这样的天色,令他心情抑郁,头颅虚空,四肢庸懒。在凌厉的雨声中,他无法思考出一篇文章的主题,他只能在黯淡的窗口下,描摹和欣赏一朵朵雪花的飘动。此时,雨仿佛已经抽出岁月的滕条,在门外筑起了栅栏,此时,他也仿佛变成了囚徒,只有双眼可以透过栅栏,极力寻觅削掉树叶的风的踪影。在这样的天色下,他实在是无法看清,风那锋利的刀刃,在何时何刻开始狂飙乱舞的。他背对窗口,翻开不宜远行的日脚,祈望在五行中择出吉时,以拧干这旺盛的雨水,等待事物的阴阳已经平衡,海面风平浪静(fēng píng làng jìng)之后,他就会在无主题的文章中,播下明年的青莲。

  事实上,天色一旦晴朗,天空上的雨,就会被宣告死亡,在转动时光的经筒中,这令人心情抑郁的雨,就会尸骨渐寒,并随之完成了转世,变成被望穿的秋水,然后就会很自然地降落在前世的湖畔里。他也祈望在即将来临的无限广阔的雪原中,拉住风的魂魄,然而,此时的风已经自南向北,万物开始复苏,世界开始变得无比安宁与祥和。

    高三:植振华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