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你”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191958.html 在复习期中,令我烦恼的作文退休了,随之而来的一张张练习纸把我埋在了题海中。 每天放学,“老宗”手持语文书,翘着二郎腿,锐利的双眼扫视着一行行富有感情的文字,眉头紧皱,或许是想起我们这几天的作业态度吧!她突然大喝一声:“这次作业太不认真,罚你们不可以写作文。”我一听可乐了,日益烦恼的作文终于不用写了,但“老宗”又会另行布置什么作业给我们呢?“这次我们从邮箱里找田字格里的词打印下来做第三单元。”

我想念“你”_819字


在复习期中,令我烦恼的作文退休了,随之而来的一张张练习纸把我埋在了题海中。

每天放学,“老宗”手持语文书,翘着二郎腿,锐利的双眼扫视着一行行富有感情的文字,眉头紧皱,或许是想起我们这几天的作业态度吧!她突然大喝一声:“这次作业太不认真,罚你们不可以写作文。”我一听可乐了,日益烦恼的作文终于不用写了,但“老宗”又会另行布置什么作业给我们呢?“这次我们从邮箱里找田字格里的词打印下来做第三单元。”我纳闷了,只有这么点儿作业吗?不管了,还是认真做吧!我像往常一样,复印好第三单元,打开语文书,想作弊一下,“xialuodi”我嘴里念叨着,眼睛迅即在语文书上寻找着“xialuodi”这个词,“在这儿”我惊喜地叫道,接着一笔一划的描下来。

第二天,“老宗”揣着包,踏着高跟鞋,清脆的响声由远及近朝我们班级走过来。她耸耸肩膀往讲台一站,喝令沈冰洁把第三单元练习纸拿出来,我一听懵了,“啊!我还没准备好呢!”我急的抓耳挠腮(zhuā ěr náo sāi),“我应该记得点儿吧?”我忐忑的想着。一张张印满拼音的试卷出现在我的眼帘,散发着油墨香味。我咬着牙努力回想着那寥寥无几(liáo liáo wú jǐ)的记忆,七拼八凑(qī pīn bā còu),终于把半张试卷做完了。“这个填空我会。”我为我终于正确地想出一题而骄傲,考试终于结束了,我松了一口气。“抄词语,抄第四单元的词语。”老宗又下出了紧急号令,我埋怨的揉了揉发酸的手,从杂乱的书包中翻出语文书、抄写本,面对三天都抄不完的词语,我只好低头叹气。

这次老宗又布置了练习纸的作业,这次我可不能掉以轻心(diào yǐ qīng xīn),我读了三遍词语,边读边记,一切准备就绪,我合好语文书,开始“考试”面对着一个个易错词语,我过五关斩六将(guò wǔ guān zhǎn liù jiàng),轻而易举(qīng ér yì jǔ)拿下这张练习卷。我抽出语文书,打开到第四单元,跟上面一个一个的对照,“哦耶”只错了两个,我订正好,完工。

果然不出我所料,老宗又开始了“魔鬼式复习”,我轻轻松松搞定了,好想念有作文的日子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