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悯农》 http://www.chnlib.com http://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210098.html 改写《悯农》 一个烈日当空,赤日炎炎的中午,火辣辣的太阳高高挂在空中,仿佛要把大地烤焦。空中的鸟儿也早跑的无影无踪,不知了去向。一望无际的田野,原本生机勃勃。可肥沃的土地因为长期的干旱早就已经裂出了深深的,长长的缝隙。原本郁郁葱葱的禾苗现在都耷拉着头,像一个个生病的孩子。 这时,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伯伯正在田野里辛勤地除草。 他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衣衫,头上戴着缝了很多补丁的破草帽,赤着脚,一

改写《悯农》_393字


改写《悯农》

一个烈日当空,赤日炎炎的中午,火辣辣的太阳高高挂在空中,仿佛要把大地烤焦。空中的鸟儿也早跑的无影无踪(wú yǐng wú zōng),不知了去向。一望无际(yī wàng wú jì)的田野,原本生机勃勃。可肥沃的土地因为长期的干旱早就已经裂出了深深的,长长的缝隙。原本郁郁葱葱(yù yù cōng cōng)的禾苗现在都耷拉着头,像一个个生病的孩子。

这时,一位骨瘦如柴(gǔ shòu rú chái)的老伯伯正在田野里辛勤地除草。

他穿着一件破烂不堪(pò làn bù kān)的衣衫,头上戴着缝了很多补丁的破草帽,赤着脚,一张面如土色(miàn rú tǔ sè)的脸上挂满了一颗颗汗珠,手里还拿着一个破旧的锄头,正在艰难的除着草。老人望着一望无垠(yī wàng wú yín)的田野心想:老天爷,您就给我们下点雨吧!俺们农民的日子实在是太苦了!

他又拿着锄头给长长的田垄除草。看到农民伯伯辛勤的劳动,诗人不禁感慨万千(gǎn kǎi wàn qiān),挥毫写了这首千古名篇《悯农》:锄禾日当午,汉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结辛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