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无止境,外借无上限”外借服务探析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2533.html 贺雪平 (中山大学图书馆,广东广州510275) [摘要]2014年4月23日中山大学图书馆实施新的“外借无上限”制度。介绍“外借无上限”制度的实施背景,着重探讨该制度的实施情况,并对实施效果进行客观评价。 [关键词]外借无上限 人本理念 借阅制度 中山大学 [分类号]G252 1 “外借无上限”服务实施的背景 1.1 外借量逐年下降是“外借无上限”实施的动因 中山大学南校区图书馆流通阅览部主要负责中文书库、理科书库、外文书库和新书库共140余万册图书资料的外借服

“阅读无止境,外借无上限”外借服务探析 ------——以中山大学图书馆为例


  • 时间:2017-02-04 17:00:13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贺雪平

贺雪平

(中山大学图书馆,广东广州510275)

[摘要]2014年4月23日中山大学图书馆实施新的“外借无上限”制度。介绍“外借无上限”制度的实施背景,着重探讨该制度的实施情况,并对实施效果进行客观评价。

[关键词]外借无上限 人本理念 借阅制度 中山大学

[分类号]G252

1 “外借无上限”服务实施的背景

1.1 外借量逐年下降是“外借无上限”实施的动因

中山大学南校区图书馆流通阅览部主要负责中文书库、理科书库、外文书库和新书库共140余万册图书资料的外借服务,而近3年来的图书外借量并不理想,图书外借量逐年下降,2012和2013年借书率呈现负增长。表1列出的是2011~2013年南校区图书馆图书借还情况。互联网的兴起,先进的技术、丰富的信息获取渠道让读者更易于以借阅图书以外的途径获取各类知识,这无疑是在挤压图书馆的阅读空间。

2.1 中山大学图书馆的人本理念是“外借无上限”的依托

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认为,中国图书馆界目前缺乏的既不是经费也不是人才,更不是技术设备,而是精神[1]。他很认同林语堂说的一句话:“一个学校的好坏,取决于图书馆的大小。”“一个大学校长的好坏,看看其图书馆就一目了然。”[2]他认为,没有一流的图书馆,就培养不出一流的学生,甚至连优秀的教师也留不住,因为没有好的环境做研究。因此,他担任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亲自为中山大学图书馆制定了新馆训——智慧与服务,并围绕着新馆训开始重建中山大学图书馆的精神文化

除了“智慧与服务”,程馆长还进一步概括了中山大学图书馆的人本理念,那就是“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程馆长在“信息资源共享”理论中提出了4个定理:定理一,一切信息资源都是有用的;定理二,一切信息资源都是为了用;定理三,人人享有自由平等地利用信息资源的权利;定理四,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3]。这4个定理中“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是图书馆服务的核心理念,因为它告诫图书馆从业者——服务读者是图书馆神圣的使命,图书馆的工作重心就应该是为读者提供简便、快捷和满意的服务。为了改变图书借阅量逐年下降的趋势,2014年3月初,该馆制定了“外借无上限、预约无上限”的借阅制度。

2 “外借无上限”服务的实施

2.1 “外借无上限”的前期准备

对于这个新实施的政策,图书馆主要通过微博、微信、海报张贴、主页公布等方式进行广泛宣传,并配套修订图书馆借阅制度、修改系统读者权限、补充读者邮箱信息和进行系统测试。在各项前期工作都完成后,于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正式实施该借阅办法。

2.2 “外借无上限”的具体规定

自2014年4月23日起,持校园卡借书的读者外借册数无上限、预约册数无上限;借期30天,可续借一次,续借期不得超过30天。为鼓励读者多借书、多读书,在4月23日至25日这3天中,图书馆对一次性借书超过10册的读者,当场赠送中山大学图书馆特制环保袋一个,各校区限量300个。

2.3 读者对“外借无上限”的反馈

在宣传“外借无上限”服务期间,有很多读者对此表现出极大兴趣,图书馆陆续收到读者的反馈。合起来有以下3个方面:

①“学霸”对外借册数无上限、预约册数无上限非常欢迎。有位读者在4月23当天就借了20多册书,他说在图书馆读书几年,终于盼到了“外借无上限”服务,感觉非常激动。还有位读者说以前预约只能是两册,现在就方便多了,他一次性就预约了23册图书外借。

②不少读者希望图书馆加快图书流通效率。我们咨询了部分学生,当中大部分人还是比较理性的,表示不会囤积图书。借阅期改为30天,很多读者都支持这个做法。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敦促他们把所借图书及时读完,保障图书馆的图书资源及时流通。

③有读者对囤积图书、部分书籍短缺的情况表示忧虑。他们表示如果是为了科研或者是复习考试需要,30天的借阅期太短了。其所借图书被他人预约后,则不能再续借,只能维持30天的借阅期,图书的复本量不够,容易造成图书被人囤积。面对读者反映外借量太多容易导致图书被囤积、书籍短缺的问题,程焕文馆长对此并不认同。他直言:“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图书馆有五六百万册的馆藏,推行新规没问题。”[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