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0年图书馆学研究的主题词分布状态分析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4106.html 杨 柳(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黑龙江 哈尔滨150081)[摘 要]对文献主题词的统计分析,是判断学术研究态势的一个重要手段,对《中国图书馆学报》过去10年间的文献主题词词频统计,可以认清我国图书馆学研究的脉络,其中高频词代表了我国图书馆学术研究的主流,对预测未来学术研究的走向有着重大意义。[关键词]图书馆 学术研究 主题词 统计分析[分类号]G250文献主题词是反映文献主题思想内容最直接的词语表达。研究某一学科专业期刊在一定时间段内的主题分布,是总览该学科在这一时期内发展态势,预测其发展走向的最好方

近10年图书馆学研究的主题词分布状态分析 ------——以《中国图书馆学报》为例


  • 时间:2017-02-05 13:01:05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杨柳

杨 柳

(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黑龙江 哈尔滨150081)

[摘 要]对文献主题词的统计分析,是判断学术研究态势的一个重要手段,对《中国图书馆学报》过去10年间的文献主题词词频统计,可以认清我国图书馆学研究的脉络,其中高频词代表了我国图书馆学术研究的主流,对预测未来学术研究的走向有着重大意义。

[关键词]图书馆 学术研究 主题词 统计分析

[分类号]G250

文献主题词是反映文献主题思想内容最直接的词语表达。研究某一学科专业期刊在一定时间段内的主题分布,是总览该学科在这一时期内发展态势,预测其发展走向的最好方法。《中国图书馆学报》是我国图书馆学研究领域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也是图书馆学研究走向的风向标与晴雨表,通过对该刊在近10年内的主题词分布状态的分析,可以清晰得到中国图书馆学在这一时期的发展脉络,从而指导我们的研究和工作。

1 图书馆学研究的主题词处理

论文表述主题项的关键词必须经过规范化处理才能合理有效地表达文献的主题思想。按照主题词标引的选择原则,作者对文章所给出的关键词进行如下处理:

①符合主题词的直观性、专指性、单义性、网罗性、规范性、组配性原则的转化为备用主题词;

②参照《汉语主题词表》,将与《词表》一致的备用主题词转换为正式主题词;

③将与《词表》中的代用词及其同义近义词转换为用词(如“版权”转换为“著作权”,“虚拟图书馆”转换为“数字图书馆”,“互联网、互联网络、符、因特网”转换为“网络”,“电子资源、网络资源、数字资源”、“文献资源”转换为“信息资源”);

④对《词表》中未收录或出现频率低的采取上位词(如“电子期刊”靠“电子出版物”);

⑤删除无实质意义的高频词和副主题词(如:主题词:图书馆,副主题词:方法、策略、研究等);

⑥合并有实在意义的副主题词(如“发展、趋势、预测、展望”等合并为“发展研究”,“知识共享、知识交流、知识扩散”等合并为“知识交流”);

⑦每期按出现频率由高到低选取前10个主题词,按第一样本(2003年第1期)列出表格。

2 近10年图书馆学研究主题词分布状态

笔者对2003~2012年10年间《中国图书馆学报》共10卷60期1346篇载文进行统计分析,得出了各年度有效载文数、关键词数、有效主题词数、篇均主题词数,并筛选出排行在前10位的高频主题词(见表1)。

表1显示,在期刊信息容量有增无减的情况下,每年有效载文数呈逐年下降趋势,单篇信息容量的增加,表明了研究深度的加深,高频主题词的交替变化,表明了研究热点的变化,高频主题词所占比例的波动则表明了研究焦点的聚合与分散。

3 代表性主题词的分布

从10年间出现的高频主题词中抽取相同主题词,可发现研究焦点的变化。

3.1 网络技术

网络技术是过去10年间图书馆学领域中引入的一个最热门的话题,2003年推出的Web2.0技术,为网络技术在图书馆中的应用提供了新的研究视域。这一话题从2003年起成为图书馆学的研究热点,2005年达到高峰,此后,随着图书馆从技术向人文理念的回归,图书馆学者对网络技术的研究逐步走向平淡(如图1所示),但其仍然是过去10年间研究的主要问题。

3.2 数字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是网络信息技术的衍生物,是图书馆数字化革命的产物,是信息技术在图书馆中最成功的应用。对比两大主题词出现的频率与频数可知,图书馆界对数字图书馆的研究与网络技术的兴起密不可分,并在网络技术兴起的第二三年间进入研究的井喷期,随后进入低谷(如图2所示),这也预示着图书馆从对泛技术化思想的追捧转向对人文精神的探寻。

3.3 检索技术

检索技术在过去10年间随着网络技术与数字图书馆技术的兴起而兴起,同时也随着其冷却而冷却。作为情报学的核心研究对象,检索技术受图书馆界的过度关注表现了图书馆学自身理论研究的空泛性,而随后的逐渐冷却则表明了图书馆人对图书馆学核心学术体系认识的清醒(如图3所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