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智慧图书馆的三大特点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4109.html 张振玉(河南省体育运动学校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44)[摘 要]智慧图书馆是物联网技术跨越式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数字图书馆的未来模式和智慧集合。当前,全球对智慧图书馆的研究仍处于初级阶段,很多成果还不成熟,但是其发展前景是无比广阔的。简要阐述了智慧图书馆产生的背景,重点介绍了智慧图书馆的三大主要特征,旨在为智慧图书馆的发展研究清除障碍、铺平道路。[关键词]智慧图书馆 物联网 特点 前景[分类号]G250当前,在全球范围内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已经获得长足的发展,与此同时,物联网也迅速壮大起来,这就为智慧图

简述智慧图书馆的三大特点


  • 时间:2017-02-05 13:02:30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张振玉

张振玉

(河南省体育运动学校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44)

[摘 要]智慧图书馆是物联网技术跨越式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数字图书馆的未来模式和智慧集合。当前,全球对智慧图书馆的研究仍处于初级阶段,很多成果还不成熟,但是其发展前景是无比广阔的。简要阐述了智慧图书馆产生的背景,重点介绍了智慧图书馆的三大主要特征,旨在为智慧图书馆的发展研究清除障碍、铺平道路。

[关键词]智慧图书馆 物联网 特点 前景

[分类号]G250

当前,在全球范围内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已经获得长足的发展,与此同时,物联网也迅速壮大起来,这就为智慧图书馆的提出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物联网环境下,智慧图书馆已然成为数字图书馆的未来发展模式。因此,加强对智慧图书馆的探索是十分必要的。在此笔者仅就智慧图书馆的内涵、特点进行阐释,并展望智慧图书馆的发展前景。

1 智慧图书馆的产生及其定义

1.1 智慧图书馆的产生

智慧图书馆是在物联网的环境下产生的。物联网的概念早在1999年就已经被正式提出,并迅速发展壮大、波及全球。“智慧图书馆”概念的提出和具体实践最早出现在欧美国家的图书馆和博物馆中,尤其是大学图书馆。例如芬兰奥卢大学图书馆、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加拿大渥太华的一些图书馆和博物馆等。直到2005年,我国逐步开始注意并重视智慧图书馆的研究和实践。例如,上海图书馆、台北图书馆都是国内智慧图书馆研究的先驱。2010年,严栋在《基于物联网的智慧图书馆》[1]一文中明确提出:在当前的信息技术时代,图书馆的管理和服务将会以一种更智慧的方式出现在社会中。2011年以来,董晓霞、王世伟等人也相继发表文章,开始大规模地对智慧图书馆加以研究。

纵观全世界智慧图书馆的理论和实践成果,不难发现,全世界的智慧图书馆研究仍然处于初始阶段,多数研究成果还不成熟,仍需要进一步的深化和完善。目前,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等并没有对“智慧图书馆”这一词条的权威解释,这也间接表明了这一研究的成熟度和影响力仍有欠缺。

1.2 智慧图书馆的定义

从上文的论述中可以看出,对智慧图书馆的研究仍处于起步时期,因此图书馆界并没有对“智慧图书馆”做出科学、明确、统一的界定。只在一些学者的论文中,能够看到对“智慧图书馆”的不同角度、不同侧重的描述。例如,从智能建筑的角度上看:智慧图书馆能够采用高科技智能技术把图书馆建设成现代化的智能建筑。从智能计算的角度上看:把物联网、云计算、图书馆、智慧化设备并列组合起来就是智慧图书馆,能够实现图书馆的智慧化管理以及服务。从数字图书馆的角度上看:智慧图书馆是一种能够提供更加富有智慧性、更富人性化服务的数字图书馆。从感知的角度上看:部分学者认为,智慧化的感知与智慧化的数字图书馆服务综合起来就组成了智慧图书馆[2]。

笔者结合国内外的经验和自己的思考、实践,认为智慧图书馆是比数字图书馆更加高级的一种图书馆服务及管理模式,它能够借助物联网技术为用户提供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智慧化的便捷服务;它以绿色发展、惠及万民为宗旨,以高效、互联、便捷为特征,既重视高新科技的应用又重视用户的根本需求,既重视对文献资源的智能化管理又重视用户的互动参与,以此来实现图书馆的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

2 智慧图书馆的特点

揭开数字化、智能化等表面特征,能够挖掘到智慧图书馆的内在特质,即互联、高效和便捷。这三大特点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其中,互联是智慧图书馆的基石,为高效和便捷提供先进的技术支持,这也是它区别于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型图书馆的关键所在;高效是智慧图书馆的精髓,是确保智慧图书馆健康长远发展的重要保障;便捷是智慧图书馆的根本追求,也是智慧图书馆人性化服务的完美体现。

2.1 互联性

进入21世纪以来,互联网的发展已经今非昔比。而智慧图书馆的建设必然要以互联性为依托和基础。其具体表现在3个方面。

2.1.1 对图书馆中人、物的全面感知。所谓全面感知就是在数字化、智能化等基础上实现感知信息的全面覆盖,即把各种文献信息和读者、馆员的信息互联在一起。例如,挪威的汽车图书馆利用全面感知技术,实现了馆员和读者的互动,提供文献资料借阅、音乐欣赏等多姿多彩的服务。2012年5月,在图书馆服务宣传周上,上海图书馆与盛大文学合作,借助互联网把“网络文学”引入公共图书馆中,方便了广大读者的数字化阅读[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