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院校图书馆数字资源共建共享中平等利益关系的构建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4532.html 李晓年(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图书馆,广东 广州 510075) [摘 要]高职院校图书馆联盟,实现文献资源共建共享是解决资源匮乏的有效途径之一。但是,文献资源共建共享所涉及主体的法律地位、利用追求不同,各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也较难得到平衡。拟对高职院校图书馆数字文献资源共建共享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共建共享过程中著作权人、资源供应商和图书馆等不同主体的法律地位、相互利益关系以及平等利益关系的构建略作分析。 [关键词]高职院校图书馆 数字文献资源 共建共享 平等利益关系 [分类号]G253 图书馆联盟实现

高职院校图书馆数字资源共建共享中平等利益关系的构建


  • 时间:2017-02-05 18:56:58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 李晓年

李晓年

(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图书馆,广东 广州 510075)

[摘 要]高职院校图书馆联盟,实现文献资源共建共享是解决资源匮乏的有效途径之一。但是,文献资源共建共享所涉及主体的法律地位、利用追求不同,各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也较难得到平衡。拟对高职院校图书馆数字文献资源共建共享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共建共享过程中著作权人、资源供应商和图书馆等不同主体的法律地位、相互利益关系以及平等利益关系的构建略作分析。

[关键词]高职院校图书馆 数字文献资源 共建共享 平等利益关系

[分类号]G253

图书馆联盟实现的途径主要基于图书馆之间文献资源的共建共享。数字文献资源本身具有的特征可以为图书馆联盟合作、实现文献资源的共建共享提供最为便利的条件。我国高职院校整体规模快速发展的趋势与其附属图书馆建设速度的滞后性促使高职院校图书馆必须走区域联合实现文献资源共建共享之路。但是,馆与馆之间条件的较大差距,图书馆与资源供应商、原著作权人以及读者利益驱动的差异及其法律地位的不同等诸多因素可能使得不同主体之间较难形成平等的利益关系,由此也可能成为图书馆之间追求共建共享目标的屏障。所以,在研究高职院校图书馆文献资源共建共享时,首先应当研究各个主体在共建共享过程中所处的法律地位,从而寻找平衡相互之间利益关系的对策。

1 联盟构建的可行性分析

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极大地冲击着高职院校图书馆的文献信息服务模式,表现在:一是图书馆纸本文献利用率大大降低。据调查,从2008年开始,广东省内大多数高职院校图书馆在“评建促建”的形势下,纸本图书的馆藏量每年以20%以上的速度增加,但是几乎各馆的图书借阅率都呈下降趋势,平均每年下降百分比超过10%。以笔者所在图书馆为例,2008年与2011年相比,纸质图书馆藏量增加了80%以上,馆藏质量也有所提高,但是图书借阅量降低了40%以上。①二是读者对数字文献信息的需求与日俱增,而且对其质量要求愈来愈高。读者阅读行为习惯逐渐从纸本文献向数字文献转移则要求图书馆在数字文献信息建设与发展速度方面必须保持与读者的需求同步。然而,高职院校图书馆发展中固有的缺陷,即普遍存在的文献建设经费不足、图书馆场地狭小、技术力量薄弱、网络环境较差、校区分散、领导不太重视等问题,又制约着其与学院同步发展,从而滞后于本校师生在教学、科研与学习中对文献信息的量与质方面的需求。为此,建立图书馆区域联盟,实行文献信息资源共建共享成为高职院校图书馆建设与发展的必然趋势。

利用现代科技对文献信息进行数字化处理后,借助计算机网络,文献信息的加工、维护与储存越来越容易,制作成本越来越低,其储存空间与对环境的要求更是远远低于纸类文献,文献信息的传递与检索也变得既简单又快捷,这就使得高职院校图书馆建立联盟网,实现文献信息资源共建共享,尤其是数字化文献信息资源的共建共享成为极大的可能。

2 各方利益主体法律地位分析

文献资源共建共享不仅能够解决不少经费不足的高职院校图书馆对文献信息量的需求,也可以避免因在文献信息方面的重复建设而造成的浪费。然而,文献资源共建共享不仅仅是几家图书馆之间的事情,它还涉及资源出版商、原著作权人及图书馆读者等多方主体。由于在共建共享中各个主体追求的利益不同,透过文献信息资源这个客体的价值取向不同,所以各主体在共建共享过程中所处的法律地位也存在较大差别。

2.1 供应商在共建共享中具有双重身份

数字文献资源出版商是文献信息资源的提供者,它主要通过对他人的纸本文献、音频、视频文献等经过数字化加工后制作成数字文献,也可以自行开发各类数字化文献。但是,无论是将他人的文献数字化还是自行开发数字化文献数据库,文献资源出版商都应当对原文献进行二次处理,在不改变其内容的条件下,将这些文献进行系统化整理,汇编成数据库,并使之适合一定的软件平台,以方便读者检索利用,为读者学习、研究提供便利。如果出版商仅仅将其收集到的文献资源简单地转化成电子形式而无序地堆积在一起,则无任何利用价值。我国著作权法规定,“汇编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对其内容的选择或者编排体现独创性的作品,为汇编作品,其著作权由汇编人享有,但在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数字文献资源出版商对原作品进行二次处理(即数字化处理),汇编成数据库时,凝结了自己的劳动,如果对作品或作品内容的选择、编排具有独特性,则应当对该数据库享有著作权;同时,根据我国《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三条规定,计算机软件是指“为了得到某种结果而可以由计算机等具有信息处理能力的装置执行的代码化指令序列,或者可以被自动转换成代码化指令序列的符号化指令序列或者符号化语句序列”。因为资源供应商自行开发的文献资源数据库所依托的软件平台本身具有计算机软件的特征,所以供应商对其软件平台也应当享有著作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