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乐天送客游岭南二十韵##次用本韵**》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388319.html 我自离乡久,君那度岭频。
一杯魂惨澹,万里路艰辛。
江馆连沙市,泷船泊水滨。
骑田回北顾,铜柱指南邻。
大壑浮三岛,周天过五均。
波心涌楼阁,规外布星辰。
##交广间南极浸高,北极浸低,圆规度外,星辰至众,大如五曜者数十,皆不在《星经》。
**狒狒穿筒格,猩猩置屐驯。
##郭璞云:狒狒,交广山谷间有之。
南人俗法,尝用竹筒穿臂以受之。
狒狒执臂辄笑,笑则唇蔽两目。
人因自筒中出手,以钉钉之于树。
猩猩嗜酒,好屐,南人尝以美酒置于其所,

《和乐天送客游岭南二十韵##次用本韵**》 隋唐 _ 元稹


  • 时间:2018-01-19 11:30:27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元稹
标签:《和乐天送客游岭南二十韵##次用本韵**》元稹送别人际交往 元稹|

《和乐天送客游岭南二十韵##次用本韵**》 隋唐 元稹


我自离乡久,君那度岭频。
一杯魂惨澹,万里路艰辛。
江馆连沙市,泷船泊水滨。
骑田回北顾,铜柱指南邻。
大壑浮三岛,周天过五均。
波心涌楼阁,规外布星辰。
##交广间南极浸高,北极浸低,圆规度外,星辰至众,大如五曜者数十,皆不在《星经》。
**狒狒穿筒格,猩猩置屐驯。
##郭璞云:狒狒,交广山谷间有之。
南人俗法,尝用竹筒穿臂以受之。
狒狒执臂辄笑,笑则唇蔽两目。
人因自筒中出手,以钉钉之于树。
猩猩嗜酒,好屐,南人尝以美酒置于其所,且排十数屐。
猩猩见之,骤相谓曰:吾既就擒矣。
然而渐饮至醉,醉则穿破屐而行,既不能去,相与泣而见获。
故《吴都赋》曰:猩猩啼而就擒,狒狒笑而被格。
盖为此。
**贡兼蛟女绢,俗重语儿巾。
##南方去京华绝远,冠冕不到,唯海路稍通。
吴中商肆多榜云:此有语儿巾子。
**舶主腰藏宝,##南方呼波斯为舶主。
胡人异宝,多自怀藏,以避强丐。
**黄家砦##柴去声。
南夷之区落**起尘。
歌钟排象背,炊爨上鱼身。
##夷民大陈设,则巨象背上作乐。
大鱼出浮,身若洲岛,海人泊舟于旁,因而炊爨其上,鱼不之觉。
**电白雷山接,旗红贼舰新。
岛夷徐市种,庙觋赵佗神。
鸢跕方知瘴,蛇苏不待春。
曙潮云斩斩,夜海火磷磷。
##海水夜击之,则尽如火。
盖阴火潜然之谓也。
**冠冕中华客,梯航异域臣。
果然皮胜锦,吉了舌如人。
风黖##一作黕**秋茅叶,烟埋晓月轮。
定应玄发变,焉用翠毛珍。
句漏沙须买,贪泉货莫亲。
能传稚川术,何患隐之贫。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