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支行》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389622.html 汉家天将才且雄,来时谒帝明光宫。
万乘亲推双阙下,千官出饯五陵东。
誓辞甲第金门里,身作长城玉塞中。
卫霍才堪一骑将,朝廷不数贰师功。
赵魏燕韩多劲卒,关西侠少何咆勃!报仇只是闻尝胆,饮酒不曾妨刮骨。
画戟雕戈白日寒,连旗大旆黄尘没。
叠鼓遥翻瀚海波,鸣笳乱动天山月。
麒麟锦带佩吴钩,飒沓青骊跃紫骝。
拔剑已断天骄臂,归鞍共饮月支头。
汉兵大呼一当百,虏骑相看哭且愁。
教战须令赴汤火,终知上将先伐谋!

《燕支行》 隋唐 _ 王维


  • 时间:2018-01-19 12:27:03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王维
标签:《燕支行》王维豪放性情 王维|

《燕支行》 隋唐 王维


汉家天将才且雄,来时谒帝明光宫。
万乘亲推双阙下,千官出饯五陵东。
誓辞甲第金门里,身作长城玉塞中。
卫霍才堪一骑将,朝廷不数贰师功。
赵魏燕韩多劲卒,关西侠少何咆勃!报仇只是闻尝胆,饮酒不曾妨刮骨。
画戟雕戈白日寒,连旗大旆黄尘没。
叠鼓遥翻瀚海波,鸣笳乱动天山月。
麒麟锦带佩吴钩,飒沓青骊跃紫骝。
拔剑已断天骄臂,归鞍共饮月支头。
汉兵大呼一当百,虏骑相看哭且愁。
教战须令赴汤火,终知上将先伐谋!

作品赏析:
注释:
【明光宫】明光宫:汉宫名,位于长乐宫北,汉武帝太初四年(101年)秋建。
【万乘亲推双阙】万乘(shèng):周制天子地方千里,出兵车万乘,后代指天子。乘,四匹马拉的车,一辆即一乘。亲推:古时帝王亲自为出征将帅推车的一种礼节。双阙:古时宫门外常置二台,作楼于其上,称为双阙。
【五陵】五陵:汉高祖长陵、汉惠帝安陵、汉景帝阳陵、汉武帝茂陵、汉昭帝平陵,合称五陵。其在陕西咸阳北,西起兴平,东到高陵,北接泾阳,南至渭水北岸。
【甲第金门】甲第:古时贵族宅第。汉武帝欲为战功显赫的霍去病修建宅第,霍去病辞谢:“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也!”这里用霍去病典。金门:即金马门,因门旁有铜马而得名。
【玉塞】玉塞:指玉门关,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
【卫霍才堪一骑将】卫霍:西汉大将卫青、霍去病,二人为舅甥。卫青官大将军,霍去病官骠骑将军,皆多次大破匈奴,立下战功。骑将:即骑将军,汉杂号将军之一,地位较低。
【贰师】贰师:指西汉贰师将军李广利。贰师,本为西域大宛国地名,在今吉尔吉斯斯坦西南。汉武帝时,派李广利出征大宛,夺取良马。
【赵魏燕韩】赵魏燕韩:战国时期的四国,疆域主要在今河南、河北、山西一带。
【关西侠少何咆勃】关西:函谷关以西地区。咆勃(páobó):形容愤怒的样子。
【尝胆】尝胆:卧薪尝胆,用越王勾践故事。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所败,置胆于其座,动辄品尝,以示不忘复仇之事。
【刮骨】刮骨:刮骨疗伤,用三国时关羽故事。关羽左臂中箭,箭毒入骨,须破臂刮骨。恰逢关羽与诸将饮食相对,虽鲜血淋漓,关羽仍谈笑自若。
【画戟雕戈】画戟雕戈:雕饰花纹的戟和戈。戟、戈,皆古时兵器。
【旆】旆(pèi):杂色镶边的旗子。
【叠鼓遥翻瀚海】叠鼓:急击鼓,小击鼓。瀚海:指沙漠。
【笳乱动天山】笳(jiā):指胡笳,我国古时西北少数民族的一种乐器,类似笛子。天山:在今新疆境内,古时又称北祁连山、白山。
【麒麟锦带佩吴钩】麒麟:传说中的一种神物,与凤、龟、龙合称为“四灵”。吴钩:兵器名,似剑而曲,因产于吴地而得名。
【飒沓青骊跃紫骝】飒(sà)沓:形容迅疾的样子。青骊:毛色青黑相间的骏马。紫骝:赤色骏马,又称枣骝。
【天骄】天骄:汉时匈奴人自称为“天之骄子”,后泛指边疆强盛少数民族或其君主。
【月支】月支:即月氏(ròuzhī),古时西域少数民族名。匈奴曾大破月氏王,用其头颅作饮酒之器。
【虏骑】虏骑:这里指匈奴。
【上将先伐谋】上将:指英明的将帅。伐谋:用谋略去击败敌人。

诗词赏析

此诗为王维二十一岁所作。诗中塑造了一个汉家天将的光辉形象,武艺高强,勇略过人,满篇通过铺陈的手法,从各种角度极力描绘天将的勇武,飞扬着壮志和激情。此人可令帝王屈尊、百官迎送,古今大将,都只能出其麾下;其率兵而出,整肃庄严,可搅翻海波、耸动山月;其驰骋沙场,必然“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诗人多用烘托手法,从不同侧面落笔,化用典故,多方赞颂却不觉繁复。诗凡三韵,八句一转,一转即一幕,三幕场景,天将形象便已刻画淋漓、高大无匹了。然而,全篇铺排都是为了转出最后二句“教战须令赴汤火,终知上将先伐谋”,颇似赋体的曲终奏雅。这二句议论点明此诗主旨,识见卓绝,雄浑老劲,堪称以赋为诗的典范之作。(张驰 整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