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389646.html 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浣溪沙》 五代十国 _ 张泌


  • 时间:2018-01-19 12:28:05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张泌
标签:《浣溪沙》张泌美人人物 张泌|

《浣溪沙》 五代十国 张泌


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作品赏析:
注释:
【凤城】凤城:京城。
【东风斜揭】东风斜揭:东风将车上的绣帘揭开。
【消息未通】消息未通:此指对车中女子的心意无由传达。
【佯醉】佯醉:假装喝醉了酒。
【太狂生】太狂生:太狂妄了。生,语助词。

诗词赏析

词写一次当街追女的经历,刻画出少年的自信与轻狂。首句前两字交代了时间和事件。晚,傍晚。逐,追逐,直入主题。香车,女子所坐之车。入凤城,说明男子为了车中女子,已经追随了很长的路,一直从郊外追入了京城内,可见执著。二三句写追逐过程中的惊艳。东风斜揭绣帘,得以一睹女子芳颜。东风有意,绣帘轻,也似乎女子有意。车窗是两人唯一的沟通渠道,男子通过此得睹女子真容,暗生爱恋;女子借此得睹男子的执著尾随,漫不经心地回眸,含笑含羞。下片首句即言消息未通,不知有何办法进一步接近,显出男子的急切。“便须”句是男子情急中的下策,厚着脸皮,假装醉酒,为一路追随找来借口。结句十分形象,它用男子耳朵,听到女子娇嗔的话语:“太狂了!”似怒实喜,似骂实爱,生动地活画出女子害羞、懊恼、喜悦、微怒的复杂微妙心理。《栩庄漫记》评此词曰:“子澄笔下无难达之情,无不尽之境,信手描写,情状如生,所谓冰雪聪明者也。如此词活画出一个狂少年举动来。”真是善写幽微细节也。(温瑞 整理)

相关信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