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神子》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391113.html 翠蛾羞黛怯人看。
掩霜纨。
泪偷弹。
且尽一尊,收泪唱阳关。
漫道帝城天样远。
天易见,见君难。
  画堂新构近孤山。
曲栏干。
为谁安?飞絮落花,春色属明年。
欲棹小舟寻旧事,无处问,水连天。

《江神子》 宋朝 _ 苏轼


  • 时间:2018-01-19 13:24:14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苏轼
标签:《江神子》苏轼羞怯性情 苏轼|

《江神子》 宋朝 苏轼


翠蛾羞黛怯人看。
掩霜纨。
泪偷弹。
且尽一尊,收泪唱阳关。
漫道帝城天样远。
天易见,见君难。
  画堂新构近孤山。
曲栏干。
为谁安?飞絮落花,春色属明年。
欲棹小舟寻旧事,无处问,水连天。

作品赏析:
注释:
【翠蛾】翠蛾:美人的眉毛。
【霜纨】霜纨:白色绢扇。
【阳关】阳关:即《阳关曲》,又名《渭城曲》,属琴曲。王维《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后入乐府,为送别曲。
【漫道帝城天样远。天易见,见君难】“帝城”句:《世说新语·夙慧》:“晋明帝数岁,坐元帝膝上,有人从长安来,元帝问洛下消息,潸然流涕。明帝问何以致泣,具以东渡意告之。因问明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更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答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此即所谓”天易见,见君难”。

诗词赏析

宋制,出于政绩考核的需要,地方官每三年一轮转。这年春天,杭州市的政界辞旧迎新,行政长官由陈述古换成了杨元素,这两个人都是苏轼的好朋友。这首词是送别陈述古的,完全是女子口吻。上片描述一位羞怯、感伤、颇有难言之隐的歌女情态,下片悬想别后的相思相忆和惆怅无奈。显然,这是一首一时兴起,即席创作,而后交由官妓来弹唱的小词。在苏轼乃至古代诗人的送别词中,常有哭哭啼啼的成分,如果是理解为作者写来送朋友,就会觉得很别扭,两个大男人,怎么会搞得如此缠绵像个“好基友”呢?只要理解这是“歌词”,是作者与官妓、歌女的相互“代言”,那就可迎刃而解了。苏轼曾有小诗赠述古:“小桃破萼未胜春,罗绮丛中第一人。闻道使君归去后,舞衫歌扇总生尘。”后注:“陈有小妓,述古称之。”此小妓就是“掩霜纨。泪偷弹”也说不定。如是写来直接赠寄朋友,则口吻不同。试举一例:“携手江村,梅雪飘裙。情何限、处处销魂。故人不见,旧曲重闻。向望湖楼,孤山寺,涌金门。  寻常行处,题诗千首,绣罗衫、与拂红尘。别来相忆,知是何人?有湖中月,江边柳,陇头云。”这首《行香子·丹阳寄述古》亦是为陈述古所作,对比可知差异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