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荣一篇五章》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754189.html 采采者菊,芬其荣斯。紫英黄萼,照灼丹墀。恺悌君子,
佩服攸宜。王国是维,大君是毗。贻尔子孙,百禄萃之。
采采者菊,于邑之城。旧根新茎,布叶垂英。彼美淑人,
应家之祯。有弦既鸣,我政则平。宜尔栋崇,必复其庆。
采采者菊,于邦之府。阴槐翳柳,迩楹近宇。彼劳者子,
喧卑是处。慨其莫知,蕴结谁语。企彼高人,色斯遐举。
采采者菊,于宾之馆。既低其枝,又弱其干。有斐君子,
是焉披玩。良辰旨酒,宴饮无算。怆其仳别,终然永叹。
岁方晏矣,霜露残促。谁其荣斯,有英者菊。岂微春

《菊荣一篇五章》 唐 _ 萧颖士


  • 时间:2018-09-05 07:33:28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萧颖士
标签:菊荣一篇五章萧颖士 萧颖士|

《菊荣一篇五章》 唐 萧颖士


采采者菊,芬其荣斯。紫英黄萼,照灼丹墀。恺悌君子,
佩服攸宜。王国是维,大君是毗。贻尔子孙,百禄萃之。
采采者菊,于邑之城。旧根新茎,布叶垂英。彼美淑人,
应家之祯。有弦既鸣,我政则平。宜尔栋崇,必复其庆。
采采者菊,于邦之府。阴槐翳柳,迩楹近宇。彼劳者子,
喧卑是处。慨其莫知,蕴结谁语。企彼高人,色斯遐举。
采采者菊,于宾之馆。既低其枝,又弱其干。有斐君子,
是焉披玩。良辰旨酒,宴饮无算。怆其仳别,终然永叹。
岁方晏矣,霜露残促。谁其荣斯,有英者菊。岂微春华,
懿此贞色。人之侮我,混于薪棘。诗人有言,好是正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