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760658.html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
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
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
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
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鬼神磨山崖。
子仪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祸人心开。
夏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当时张说最多机,虽生已被姚崇卖。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宋朝 _ 李清照


  • 时间:2018-09-10 14:13:12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李清照
标签:《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李清照忧国针砭时弊 李清照|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 宋朝 李清照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
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
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
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
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鬼神磨山崖。
子仪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祸人心开。
夏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当时张说最多机,虽生已被姚崇卖。

作品赏析:
注释:
【五十年功如电扫】五十年:指唐玄宗在位的时间。唐玄宗先天元年(712)登基,天宝十五年(756)退位,共在位45年。“五十年”是约略的说法,唐人已习惯这种说法。《类说》卷二十七引《逸史》:“明皇潜龙时,见僧万回曰:‘五十年天子,愿自爱。’五十年以后,果有禄山之祸。”如电扫:形容唐玄宗在位业绩辉煌,而又匆匆过去。
【华清花柳咸阳】华清:宫殿名,在陕西临潼骊山。《唐会要》卷三十:“开元十一年十月五日,置温泉宫于骊山。至天宝六载十月三日,改温泉宫为华清宫。”当时,唐玄宗与杨贵妃经常到这里作乐。咸阳:地名,秦始皇建都之地,今属陕西。刘沧《咸阳怀古》:“渭水故都秦二世,咸阳秋草汉诸陵。”
【五坊供奉斗鸡儿】五坊:唐代设置的机构,为皇帝出猎而提供服务。《新唐书·百官志·殿中省》:“闲厩使押五坊,以供时狩。一曰雕坊,二曰鹘坊,三曰鹞坊,四曰鹰坊,五曰狗坊。”供奉:官职名,在皇帝左右供职的诸多官员皆称供奉。斗鸡儿:饲养斗鸡的小孩。唐玄宗喜欢斗鸡,专门选录大量小孩饲养斗鸡。《岁时广记》卷十七引《东城老父传》:“明皇乐民间清明节斗鸡戏。及即位,治鸡坊,索长安雄鸡。金尾、铁距、高冠、昂尾千数,养于鸡坊。选六军小儿五百,使教饲之。”
【酒肉堆】酒肉堆:指生活奢侈糜烂。据说纣王穷奢极欲,有“酒池肉林”。
【胡兵忽自天上来】胡兵:指安禄山、史思明叛军。安禄山、史思明都是少数民族,所谓的“胡人”。他们的部队,亦称“胡兵”。“胡”是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蔑称。忽自天上来:形容安史叛军来势之凶猛和突然。
【逆胡亦是奸雄】逆胡:指安禄山与史思明。奸雄:奸诈而有欺世之才者。《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裴松之注:“(曹操)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太祖大笑。”
【勤政楼】勤政楼:“勤政务本之楼”的简称,唐玄宗建,是唐玄宗赐宴的处所。《唐会要》卷三十:“开元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兴庆里旧邸为兴庆宫。后于西南置楼,西面题曰‘花萼相辉之楼’,南面题曰‘勤政务本之楼’。”
【珠翠踏尽香尘埃】珠翠踏尽香尘埃:指宫殿内的珠宝翠玉尽被胡兵铁骑胡乱践踏。
【辄披靡】辄:就,总是。披靡:溃败。
【传置荔枝多马死】传置荔枝多马死:指骏马兼程急送荔枝,沿途要倒闭多匹骏马。《新唐书·杨贵妃传》:“妃嗜荔支,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苏轼《荔支叹》:“颠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支龙眼来。”
【尧功舜德本如天】尧功舜德:尧舜的丰功美德。尧舜是上古传说中的贤君。如天:像上天一样光辉浩大。
【区区】区区:不重要,渺小。
【著碑铭德真陋】著碑铭德:撰写碑文铭记功德。指唐人作《摩崖碑》一事。陋:浅陋,浅俗。
【磨山崖】磨山崖:指《摩崖碑》。
【子仪光弼不自猜】子仪:郭子仪,唐代名将。玄宗时,累迁朔方节度使。是平定“安史之乱”的主要功臣,封汾阳王。光弼:李光弼,唐代名将。是平定“安史之乱”的主要功臣,授天下兵马都元帅,封淮郡王。自猜:被自己人相互猜疑。指来自皇帝的猜疑。
【天心悔祸】天心悔祸:指上天为给人间所带来的灾祸而悔恨。古人信奉“天人合一”,人间的灾祸应该是上天所赐予的。天心同时喻指帝王之心。这句暗示皇帝为“安史之乱”而悔恨。
【夏商有鉴】夏商有鉴:以夏与商的历史为借鉴。《诗经·大雅·荡》:“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鉴:镜子。
【简策汗青】简策汗青:指史书。古代书策由竹简编成,为了便于书写和长久保存,需要将竹简放到火上烤干。烤烧的时候,竹简出水如汗,称“汗青”。
【张说】张说:字道济,一字说之,洛阳人。唐玄宗时官至宰相,颇多作为。然张说与当时的另外一位宰相姚崇不合。郑处诲《明皇杂录》卷上载:“姚崇与张说同为宰辅,颇疑阻,屡以其相侵,张衔之颇切。姚既病,诫诸子曰:‘张丞相与我不叶,衅隙甚深。然其人少怀奢侈,尤好服玩。吾身殁之后,以吾尝同寮,当来吊。汝其盛陈吾平生服玩、宝带、重器,罗列于帐前。若不顾,汝速计家事,举族无类矣。目此,吾属无所虞,便当录其玩用,致于张公,仍以神道碑为请。既获其文,登时便写进,仍先砻石以待之,便令镌刻。张丞相见事迟于我,数日之后当悔。若却征碑文,以刊削为辞,当引使视其镌刻,仍告以闻上讫。’姚既殁,张果至,目其玩服三四,姚氏诸孤悉如教诫。不数日,文成,叙述该详,时为极笔。其略曰:‘八柱成天,高明之位列;四时成岁,亭毒之功存。’后数日,张果使人取文本,以为词未周密,欲重为删改。姚氏诸子乃引使者示其碑,乃告以奏御。使者复命,悔恨拊膺,曰:‘死姚崇犹能算生张说,吾今方知才之不及也远矣。’”
【姚崇】姚崇:初名元素,又名元之,陕州(今河南陕县)人。唐玄宗时为宰相,号称“名相”。

诗词赏析

这首诗接触到大唐帝国由盛转衰的深层历史原因。首先,李清照追究了“安史之乱”之所以爆发的现实原因。唐玄宗过着“酒肉堆中不知老”、“传置荔枝多马死”的极度穷奢极欲的糜烂生活,最终导致“胡兵忽自天上来”的奇祸。其次,李清照批判了唐人的浅陋。明明是国家的一场大灾难,反而“著碑铭德”,粉饰现实。再次,李清照透过中兴的光环,看到唐王朝“子仪光弼不自猜”之类的潜伏危机。唐王朝经过这场灾乱,并没有反思“张说”与“姚崇”之类勾心斗角而逐渐积蓄起来的政治危机所导致的严重后果。张说、姚崇,向来被认为是唐玄宗在位期间难得的贤相,李清照却把灾难的根源一直追溯到他们身上。李清照目光之独特与深刻,远远在其他诗人之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