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加急:如何拯救百年越剧?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wenhuadongtai/2016-09-28/72085.html 受到多种文化娱乐方式的冲击,戏曲的日渐式微和观众流失成为戏曲人面临的最大困境,即使是有“中国第二大剧种”之称的越剧也不例外。有数据显示,目前正式在编的专业越剧团全国只剩20个,其中17个都在浙江,剧团解散或者消亡的数量在全国各类剧种中排列第五。而在年轻群众中,越剧更是备受冷遇。  越剧是否能改变目前萎靡衰退的现况?在当今这个文化事业迅速发展、新陈代谢加速的世道越剧如何求生?今后越剧该如何转型创新重创辉煌?  对此,日前,近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戏剧理论界和越剧界专家齐聚宁波鄞州,参加由省文化厅主办,省文化艺术

八百里加急:如何拯救百年越剧?


  

八百里加急:如何拯救百年越剧?

  受到多种文化娱乐方式的冲击,戏曲的日渐式微和观众流失成为戏曲人面临的最大困境,即使是有“中国第二大剧种”之称的越剧也不例外。有数据显示,目前正式在编的专业越剧团全国只剩20个,其中17个都在浙江,剧团解散或者消亡的数量在全国各类剧种中排列第五。而在年轻群众中,越剧更是备受冷遇。

  越剧是否能改变目前萎靡衰退的现况?在当今这个文化事业迅速发展、新陈代谢加速的世道越剧如何求生?今后越剧该如何转型创新重创辉煌?

  对此,日前,近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戏剧理论界和越剧界专家齐聚宁波鄞州,参加由省文化厅主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承办的纪念越剧诞辰110周年长江三角越剧研讨会,一起探寻越剧在当代生存发展的路径。

  越剧的问题出在了哪里?

  新世纪以来越剧的发展不尽如人意,还存在明显短板,这几个短板首先是越据现代感的减弱和审美样貌的涣散,越剧一直表现出相当鲜明的个性色彩和现代感,使其受到各个年代新观众们的喜爱,但是人们的观念意识还比较单一,2000年以后文化进入常态化的问题,跨界作品纷纷涌现,不断挑战业界和观众不断的审美,另一方面舞台科技高速发展,而我们戏剧的创新至少在形态样式审美新意上很难获得新的提升。各个剧组都在借鉴学习,但是越剧在这十多年里头失去了其他剧组可以借鉴的优势。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颜全毅认为,越剧制造的市场还太小,样式太单一,还存在明显不足,一方面,演出没有形成大的气侯、大的品牌,许多院团还没有把驻场作为常规性演出,无法吸引日常观众更无法固定观众看戏的习惯。

  巡演和驻场都是比较好的商业方式,目前来看越剧还比较缺乏,另外一方面,剧组巡演缺乏是社会效应。大多数乐团进入巡演,试探观众反映,但少有契合。同时,在巡演中缺乏包装手段,普通市民很难获取相应的演出信息,致使一些巡演成为圈内演出。另外,民间职业剧团力量的分散和弱化,以及民间资本在越剧市场壮大上的缺席也是比较严重的问题。

  越剧人一直在努力

  戏曲发展困难虽多,但是戏曲人并没有轻言放弃,他们利用各种机会四处演出,甚至举办公益课堂,培育观众基础。他们明白,越剧的发展不可能离开观众。研讨会上,宁波市鄞州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剑波介绍说,在鄞州越剧团的带动下,鄞州区的越剧团队得以发展,一些草根团队甚至到杭州、上海、韩国表演越剧艺术,同时还通过开展公益课堂,举办少儿成人比赛,使越剧艺术在鄞州百姓中得到了更好的普及、推广和传统。

  人才的培养很重要,越来越多的剧团经营者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福建芳华越剧团团长黄国庆表示,剧团要发展,第一还是尽可能的去发现人才;但是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留住人才,如果发现、培养了人才却留不住,这是很悲剧的一件事。“我记得前几年,留住人才有三个方面,用心、感情留人,用事业留人。在这个方面我们还应该更加努力。”黄国庆说。

  南京市越剧团有限公司书记徐建新对重视人才培养表示了赞同:“人才培养上面,一个是充分发挥年轻人的才能,给他搭建平台,充分给他们提供条件。”他同时也指出了培养人才的难点:“我们现在这一块也是存在着几个方面的不足,特别是引进招聘,缺少经费支出。现在团里面有60年的历史,从2012年改制开始以后,一直是只进不出,所谓只进不出什么概念,基本挑大梁都得靠老人,基本都在50岁。这是一个不足。这无疑对我们集团的发展是最大的瓶颈,望启动编制,因为有了编制才好进人,我们看的苗子好的,却好多都是不愿意进来的。”

  越剧应该走传承与创结合之路

  “萎缩和迷茫,是全国戏曲界普遍现象,越剧的状态在当下还是好的,现在大家的共识就是要继承和升华,尽可能把丢掉的好东西找回来,找回来后,还要推陈出新。”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龚和德说。

  回首越剧110周年的历史,其发展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1906年到1942年,以绍兴文戏为代表,涌现“三花一娟”的名角。1942年到1966年,诞生了现在大家熟悉的越剧,在上海完成了乡土小戏到都市戏曲的转型。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越剧在浙江崛起,成为继上海之后的又一个越剧中心。“浙江是越剧观众最为普及的省份,是越剧表演人才生成和输出的基地,其中‘小百花’就是个典型。”知名越剧小生史济华说,“现在越剧的发展现状就是要讲究传承与改革。在小时候我们这些流派老师跟我讲,因为我比较超前的,他们就跟我讲到这一点,你改要创新可以,首先要传承,你传承好、基础打好,才能创新,要记住你要把更好的东西来代替好的。”

  越剧的营销模式和手段,也需要进一步创新。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秘书长叶志良说:“在互联网+的时代,越剧也要做多个加法。”第一个“+”是“政策+”。国家出台了很多戏剧发展的政策,借此东风,可以在长三角地区形成以浙江为核心的中国越剧文化中心,鼓励各地打造戏剧小镇,发展越剧等代表性地方剧种,彰显政府推动的力量。第二个“+”是“旅游+”,以旅游为推手来做表演艺术的改革,明确越剧为魂、农业为根、旅游为基础的定位,打造中国越剧旅游目的地。第三个“+”是“演绎+”,可以尝试“越剧+”其他剧种元素,如话剧、音乐剧、昆曲等,成为一种非常时尚的剧种跨界的探索。

  在研讨会上,著名戏曲理论家黎继德还提出了建立越剧联盟,进行集团军作战,并且与国际剧协挂上钩,打破地区界限,也把民间剧团纳入联盟的建议。他还建议,尽可能拓宽一切宣传手段,利用互联网、影视融合等新传播手段,最好开通一个专门的电视频道,24小时传播越剧文化。

  越剧,已经走过110年的漫长岁月,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文化精髓,在当代文化产业日新月异的发展状况下,越剧若想存活乃至再创辉煌,创新与改革是必然的走势,唯有如此,越剧才能再次焕发青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