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白头,我的末路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154617.html   第一次见到这句“你的白头,我的末路”是在一本青春类书籍上,那时感触最多的便是对青春的美好向往,对纯洁爱恋的憧憬,可如今,再次咀嚼这句话,竟品出别番滋味。  我不得不说,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一个不寻常的父亲。  他在三十几岁时,迎来他生命的延续——我的出生。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如今时光早已在他的脸上刻上了深深的痕迹,粗糙的手掌也被厚厚

你的白头,我的末路_1173字


  第一次见到这句“你的白头,我的末路”是在一本青春类书籍上,那时感触最多的便是对青春的美好向往,对纯洁爱恋的憧憬,可如今,再次咀嚼这句话,竟品出别番滋味。

  我不得不说,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一个不寻常的父亲。

  他在三十几岁时,迎来他生命的延续——我的出生。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如今时光早已在他的脸上刻上了深深的痕迹,粗糙的手掌也被厚厚的茧包围,关节处也是清晰可见的“深沟”,年轻时那头乌黑的“秀发”也不复存在,代替的只有黑白相间的“杂草”,远看似放在黑幕中的满天星,黑白分明(hēi bái fēn míng)……这些刺伤我的双眼的痕迹我都恨不得一一抹掉,可惜我心有余而力不足(xīn yǒu yú ér lì bù zú)。

  我讨厌他。在小学未懂事时,就是因为他与别人的父亲不同,我从未让他开过一次家长会,所谓的虚荣心一直在支撑着这个所谓的“理由”,即使是看到他每每躲在墙角默默抽烟,那寂寞布满整张脸,我还是坚持着那荒诞的理由,现在看来,我真的是愚蠢至极,无形之中伤害了他那么深,试想一位父亲从未被自己的孩子允许参加过家长会,那孩子是有多残忍。

  年幼的不懂事已让我后悔莫及(hòu huǐ mò jí),我仍记得初一时,我支支吾吾(zhī zhī wú wú)地让他来来家长会时,他那枯黄的老脸上清晰可见的笑纹有多么刺眼,刺痛了我的心,他有生以来(yǒu shēng yǐ lái)第一次参加的家长会,让他那被伤的千疮百孔(qiān chuāng bǎi kǒng)的心有所抚慰了吧。那笑分明是对我极大的讽刺啊。我的不肖突显,当时我是有多么想掘地三尺,横卧进去。

  从前的漠不关心(mò bù guān xīn),我都想全部弥补回来。在炎热的夏季,它最繁忙的季节,我总会偷偷躲在墙角看他一箱一箱地把酒搬进面包车里,其实一次不是一箱,而是两箱,甚至三箱,那么重的啤酒和白酒,而他又是那么的年迈,那么的单薄,岁月早已抽干了他的“养分”。他就如一颗枯木,如此瘦骨嶙峋(shòu gǔ lín xún),在风中摇曳,在烈日下曝晒,我多想擦去他脸上的汗珠,多么想……可是我不能,我这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那佝偻的背,是背负整个家庭而压垮的,那缓慢的脚步,是为家奔波而蹒跚的,那枯黄如柴的脸,是为了整个家而消瘦的……

  “时光时光你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听着《父亲》,任由回忆充斥脑海,只是反复浮现“你的白头,我的末路”几个简单的字,却让我品读了十八年,才识其中味。

    高三:盛金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