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臭美的老妈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154905.html   老妈天生就不漂亮,加之后天发育期间,外婆工夫繁忙,无心打造这个朽木不雕的丑丫头。所以老妈自然出落得其貌不洋,其气质不佳,归属于歪瓜劣枣一枚。然而,老妈却不甘与命运示弱,酷爱臭美。  如今,奔四张的老妈子,却像小女人一样,总喜欢逛服装店,时不时地买回一大堆自认为时尚、洋气的服饰,实则是从国外非法走私入境的洋垃圾。对于这些洋垃圾,老妈视若珍宝。  她先用熨斗烫一烫,直至无折痕为止;

爱臭美的老妈_1104字


  老妈天生就不漂亮,加之后天发育期间,外婆工夫繁忙,无心打造这个朽木不雕(xiǔ mù bù diāo)的丑丫头。所以老妈自然出落得其貌不洋,其气质不佳,归属于歪瓜劣枣一枚。然而,老妈却不甘与命运示弱,酷爱臭美。

  如今,奔四张的老妈子,却像小女人一样,总喜欢逛服装店,时不时地买回一大堆自认为时尚、洋气的服饰,实则是从国外非法走私入境的洋垃圾。对于这些洋垃圾,老妈视若珍宝。

  她先用熨斗烫一烫,直至无折痕为止;然后一件件试穿,像时装表演那样,在镜子前踱来走去,还不停地扭动着有些肥硕笨拙的身躯,摆出各种不同的POSS,嘴角不停地地微微抽动,脸上洋溢出自信、幸福的微笑。似乎对自已的仪表非常满意。满满的一番自我欣赏(zì wǒ xīn shǎng)过后,老妈一定会拉上我和姐姐为她当评审。而这是我们俩最不乐意的事情。因为,自我们当评审以来,老妈从来就没有惊艳过。就像评委对待一连多次失败的选手,早就失去了兴致。

  每次老妈要我们亮分时,我和姐姐一唱一和(yī chàng yī hè),总喜欢用“一句半”的方式来唐塞。“好看吗?”老妈问。我一边讪笑,一边冷酷无情(lěng kù wú qíng)地回答;“粉丝炖白菜。”“什么?”老妈疑惑地问。姐干净利落(gān jìng lì luò)地回答说;“烂呗”。给妈当头就是一棒。

  老妈像一只白骨精,一棒是打不死的,得来多棒。于是,她又恢复了元气,若无其事(ruò wú qí shì)折回试衣间,一阵蟋蟋蟀蟀后闪亮登场了。“这套呢?这套可花光我的血本了,你们得好好为我评评。”强硬中带些不自信。“高压锅炖粉丝和白菜。”我来了更狠的一棒。“又是什么意思咯?”诸于此类有点脑筋急转弯的话题,笨笨的老妈是一时半活打不过弯来的。她只好向我们乞讨答案了。姐出手阔绰:“更烂呗”。这时,老妈有些生气了;“你们都是狗尿眼光!真是白养了!”,她骂道。随即又折回了试衣间……

  第二棒没打死,再来第三棒、第四棒、第五棒……呵呵,老妈还真是一只打不死的爱臭美的白骨精。但我很爱她,爱她积极向上的精神。生活原本是美好的,但只有拥有了爱美的人,才能让生活更美妙。爱臭美的老妈虽然没有圆“女大十八变(nǚ dà shí bā biàn)”的梦,但愿她能臭出个“老来俏”的夕阳红。

    高三:薏米莲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