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改写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210912.html “吱嘎。”我有气无力地把三轮车靠在落魄的门外。 “哐当”我一惊铁栅栏同时坏掉了。 “一辈子过得还真快。”我一直那么觉得。 此时,夕阳已快坠入深山了。 唉,我都快死的人了,那侄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只不过也好,免得他伤心。倒是杨女士一家待人可好了,再怎么也得去送点谢礼把。但是让人家看见我这一身僵硬不好吧?可人家待我这般好,我不去也对不起人家呀。我这样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于是我便选了件

《老王》改写_711字


“吱嘎。”我有气无力(yǒu qì wú lì)地把三轮车靠在落魄的门外。

“哐当”我一惊铁栅栏同时坏掉了。

“一辈子过得还真快。”我一直那么觉得。

此时,夕阳已快坠入深山了。

唉,我都快死的人了,那侄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只不过也好,免得他伤心。倒是杨女士一家待人可好了,再怎么也得去送点谢礼把。但是让人家看见我这一身僵硬不好吧?可人家待我这般好,我不去也对不起人家呀。我这样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于是我便选了件好点的衣服——一件补丁最少的蓝短袖。我行动缓慢的穿上,身体僵硬极了,然后手脚有些麻木了,在然后就没了知觉 。

踉踉跄跄(liàng liàng qiàng qiàng)的走进一个破小屋,把这些圆润的大鸡蛋和一瓶一直没舍得用的香油拿了出来。我在衣橱里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一张干净漂亮的蓝色格子布,用来裹这些大鸡蛋。我艰难的挪移着步子,想在天黑之前把这些东西都送去,免得让杨夫人家担心,快死的人了,不值得挂念。我举步维艰,但是赶在天黑前把鸡蛋和香油送去了。我扣了叩门,是杨夫人开的,她有些吃惊的说:“呀老王,你好些了吗?”我应和着直着脚往里走,把鸡蛋和香油递到她面前,她急忙接了过去。她还问我是不是都给她,你说我一个快死的人了留着有啥用?但总不能让她担心吧,我只说:“我不吃。”她谢过我便要去拿钱,我急忙辩解,我不要钱,她说只是免得让人捎了,我想也有道理,就等她去拿钱,不一会儿她又拿着蓝方格布同钱都给我了,她好似知道我行动诸有不便,就帮我开门,又想很不放心的样子似的看我下完楼梯。

我回家天都黑,透窗看见一颗流星,听说星星落了,就是有人要死了,我也没什么牵挂,就这么睡了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