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壕吏扩写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zuowenku/2017-02/211799.html 石壕吏扩写 风,呼呼地刮着。我打了个寒战,如果仍然见不到一个房子,我今天就得睡在外面了。 还好,前面总算出现了一个村庄,村口旁边的石碑早已经破烂不堪了。只依稀见得,上面写着“ 石壕村”这三个字。 我挨家挨户地敲着门:“有人吗?”没有人理我……这是最后一户人家了。“有人吗?”我连续敲了十多次。“吱——呀——!”破烂的木门被打开了,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年轻人,快进来吧。”我说明来意后,

石壕吏扩写_965字


石壕吏扩写

风,呼呼地刮着。我打了个寒战,如果仍然见不到一个房子,我今天就得睡在外面了。

还好,前面总算出现了一个村庄,村口旁边的石碑早已经破烂不堪(pò làn bù kān)了。只依稀见得,上面写着“ 石壕村”这三个字。

挨家挨户(āi jiā āi hù)地敲着门:“有人吗?”没有人理我……这是最后一户人家了。“有人吗?”我连续敲了十多次。“吱——呀——!”破烂的木门被打开了,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年轻人,快进来吧。”我说明来意后,老妇人给我安排了一张床,睡下了。

半夜 ,我被狗叫声惊醒了。“快!你来搜这房子!”外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哐!哐!哐……”那个人用脚踹着门,“把你家的男人交出来!”“哗——啦!”我听得出,这是老妇人在叫老人逃跑,老人跑得跌跌撞撞的,好不容易才翻过了后院那堵墙。老太太战战兢兢(zhàn zhàn jīng jīng)地来到了门边。刚一放下锁,门就被踢开了。

那官吏凶神恶煞(xiōng shén è shà)般的谩骂着老妇人,老妇人跪在地上,哭得满脸都是眼泪!差吏吼叫得多么凶狠,老人哭泣得多么凄苦。

我只听得老妇人再向差吏求情:“我的三个儿子都被抓去当兵了,正在邺城防守,一个人帮儿子带来了一封书信给我,说i另外两个儿子都被打死了。活着的人活一天是一天,死了的人便永远死了啊!”

差吏十分生气,怒吼道:“你儿子死了关我什么事!快把你家男人交出来,老子好回去交差!”说罢,便要硬闯进来。

老妇人没敢去拦他,突然想到我还在里面,便拖住官吏的裤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道:“大人,我家里真的没有别的男人了啊。只有正在吃奶的孙子。因为有孙子在,她的母亲便还没有离去,但是她进进出出连一件完整的衣服也没有,不能来见您啊!”她哽咽道,“老妇人我虽然年老力衰,但是做饭的力气还是有的。请允许我去军营,去洛阳服役,或许明天还能给士兵们做一餐早饭。”

差役迟疑了一下,踢开了老妇人的手,说道:“要去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说着,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夜更深了,说话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可还能听到老人低微的抽泣声,我听了十分揪心。

第二天,我天亮赶路的时候,我只和老人告别了,那个老妇人已经被抓走了。转身望去,那老人的身影显得是那么孤单,落寞……

回到顶部